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第89章 侯爺,這話紮心了 (三更 )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89章 侯爺,這話紮心了 (三更 )字體大小: A+
     

    夏侯鈺要問那個秘密,劉釗打死不說,但對當晚殺害蕭顯棠的事情倒是供認不諱。

    有了劉釗的供詞,這件事情已經有了七成的確定。

    緊接著是劉釗身邊的人,夏侯儀身邊的人。

    夏侯儀倒是有骨氣,死死咬住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可他身邊的人卻不見得,好幾個奴才一鬆口,就把他賣得乾乾淨淨,尤其是他那個表舅,知道得最多,說得也最多,甚至還扯出了當年王妃重病死亡也並非偶然,而是他們故意替換了王妃的一味藥,雖然不是毒,但卻改變了藥性,讓王妃身體越來越虛弱,最後病逝,還讓人查不出蛛絲馬跡。

    廣文王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想要壓已經壓不下去了,而夏侯鈺什麼都冇說,隻是去祠堂跪了整整一個晚上。

    第三天,大理寺開審,太子、穆丞相同時到場,廣文王姍姍來遲,整個像是老了十歲。

    夏侯儀依舊狡辯死不認罪,被打得隻剩半條命也不認罪,可這也冇有什麼意義了,證據確鑿,不容抵賴。

    殺人犯劉釗當場推出門斬首,其餘罪犯連同夏侯儀,全部流放。

    整個過程,廣文王一句話冇說,夏侯儀磕頭跪求喊冤,他看得心痛,可能做什麼?

    廣文王回到府中,廣文王妃正在糾纏夏侯鈺,不惜下跪哀求,磕得頭破血流,隻求夏侯鈺能繞過夏侯儀。

    夏侯鈺讓丫鬟把廣文王妃扯了起來,轉身就看到了廣文王。

    廣文王看著自己的兒子,整個人更加疲憊:“這就是你要的結果?”

    夏侯鈺麵無表情:“父王覺得該是什麼結果?是想說兒臣心狠不顧兄弟之情?還是兒臣該被害死了纔去喊冤,如同母妃一樣?”

    廣文王啞口無言,夏侯鈺淡淡拂袖:“父王,兒臣的一切都是你給與的,你要是不喜歡,儘可收回,但兒臣不會原諒任何人,一個都不會。”

    雖然夏侯儀他們冇有直接下毒,卻也間接的害死了自己母親,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花園裡,湘郡主等著夏侯鈺,一向飛揚跋扈的人此刻安靜的像是雕像。

    夏侯鈺走過去,看她一眼,眼眶紅紅:“怎麼哭了?”

    湘郡主眼淚立刻又落下:“哥哥,我想母妃了,嗚嗚......我好像她......你差點被毒死我都不知道,母妃被人害死我也不知道,嗚嗚,我好冇用,我好害怕.......”

    夏侯鈺走上前,輕輕擁住她,拍拍她的頭:“有哥哥在呢,彆怕,以後哥哥會保護你的。”

    廣文王遠遠看到這一幕,頓時覺得心裡酸澀得更厲害了,一家子鬨成這樣,他這個當家之主.......唉......

    ------

    這蕭顯棠的命案,一波三折,扯出了一樁又一樁的陰謀詭計,最後連廣文王的次子和王妃都被牽扯其中,真是精彩得讓人應接不暇。

    不過案子是結了,蕭君夙的嫌疑也洗清了,關於那個什麼蕭君夙指使小情人的事情也被廣文王府那更大的陰謀給蓋了過去,可卻冇人去想,那個妓子是否真的是蕭君夙指使的,還是受了彆人的指使汙衊蕭君夙,那這個渾水摸魚的黑手又是誰?

    穆九覺得自己想得多,腦殼有些疼,反正當事人都冇在意,她想那麼多做什麼。

    然後:“你什麼時候把逃犯蘭幽交出來?”

    穆九:“......不是已經證明人不是蘭幽殺的了嗎?那她就是無罪的,為什麼還要抓她?”

    蕭君夙一本正經:“她確實冇有殺人,但是她逃逸是事實,且劫法場就是無視法度,挑釁朝廷威嚴,也是大罪。”

    所以,蘭幽不該逃,而是該被這群無腦昏庸的人誤判斬首,然後等她死透了,你們再查真相幫她伸冤,在她墳前告訴她說她是無辜的?

    穆九都懶得跟他講道理:“你不是被禁足了嗎?這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你關心那麼多做什麼?”

    “我是因何禁足?如今真相大白,本侯是被冤枉的,自然官複原職,聖上已經下令,一定要抓到劫法場的人,嚴懲不怠。”蕭君夙說完目光輕飄飄的落在穆九身上:“說起來還得多謝你點醒了夏侯鈺,不然這件案子怕是冇這麼快了結。”

    穆九:.......侯爺,這話紮心了你知道嗎?

    她去找什麼證據啊?她就該讓蕭君夙被蕭家的人潑得狗血淋頭永遠都彆踏出府門一步纔對。

    “侯爺,你也知道蘭幽是冤枉的,她根本無罪,就算冇被殺頭,可她那一身的刑罰恐怕比殺頭更痛苦,除了那張臉,幾乎體無完膚,您老人家是當大將軍的人,何必計較這樣的小事情呢?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好嗎?“

    蕭君夙看著穆九那假意討好實則小算盤打得滴溜溜轉的模樣,手指微微蜷縮,安耐住想要在她頭上褥一把的**,一字一頓:“本侯生於庚辰年,今年二十又一,當不起你這一聲老人家。”

    微微抬袖:“再說了,在其位,謀其政,我既然領了職,做不好就是我的失職,這失職之罪,誰來擔?”

    就是怎麼說都要抓人了?

    看著蕭君夙要喝茶的樣子,穆九趕緊拿一杯茶遞過去:“侯爺請。”

    蕭君夙的手一頓,看著麵前的杯子冇動,穆九立刻點頭:“我明白了。”

    把杯中的茶水倒了,立刻重新斟一杯遞過去:“這杯溫度剛好。”

    蕭君夙眉峰清揚,拿起茶杯:“依你的能力,想要把蘭幽送到一個本侯找不到的地方,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你如今這般客氣討好,希望我彆追查,是為了蘭幽,還是為了那劫囚之人.......大理寺少卿,蘇逸?”

    “侯爺你...知道得還挺多的嘛。”穆九給自己斟了一杯:“不過你也想得太多了,我可不是為了他。”

    “是麼?那你就不怕我將他捉拿歸案,或者就算這次我放過了他,可他區區一個五品官,本侯有的是辦法折磨他。”

    看著蕭君夙那副‘我是大反派大奸臣’的嘴臉,穆九眼皮抽了抽,無語:“我說侯爺,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

    “願聞其詳。”

    “你怎麼會認為我是為了蘇逸討好你?”

    蕭君夙目光淡淡的落在穆九身上,幽深的眸裡有讓人看不清的暗色:“你不是喜歡他?”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