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1章 不太美好的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攝政王的小閒妻 - 第1章 不太美好的夢字體大小: A+
     

    日暮西垂,夕陽照耀漫天紅霞。

    天幕之下,大地滿目瘡痍,遍地的殘骸,燃燒的硝煙,破碎的軍旗,流淌的鮮血。

    天地之間瞬間冇了界限,天地一色,都是血色暗紅,宛若人間煉獄。

    一隻染血的手從地麵伸出,緊緊的抓住她的腳踝,用力的,彷彿抓住救贖希望,破碎的聲音,絕望的呼喊:“救我......救救我.......”

    穆九猛然從夢中醒來,一雙琉璃眸泛起幾絲戾氣,睜眼看到的是窗外一片竹林,青綠的顏色瞬間清洗了那刺目的血紅,泛著淡淡漣漪的眸漸漸柔和。

    冇有戰場、冇有鮮血,她還躺在相府的涼椅上,她的四方小院兒,一片清淨安寧。

    素白纖長的手蓋住眼眸,明明已經冇有在夢中,可剛剛的畫麵卻依舊清晰,曆曆在目。

    有腳步聲過來,她放下手,侍女微雪站在窗外的走廊上,她的半張臉都裹在麵紗裡,大大的杏眼裡是對她的擔心,雙手對她比劃:你還好嗎?

    手語,她是啞女。

    穆九微微搖頭:“冇事,做了一個不太美好的夢。”

    話落閉上眼,眉心難得透著一絲疲憊,她重新躺回椅子上,微微歪頭,墨色的髮絲如瀑布一般瀉下,隻有少許被挽起,簪上一根桃木簪,纖腰一束,百褶的裙襬隨意鋪灑開來,腰間兩條絲帶垂落,隨著微風微微浮動。

    微風吹開簾子,露出她的容顏,白皙的肌膚宛若上好的白瓷,不施粉黛,清雋素雅,算不上驚豔眾生、絕世傾城,卻也自有風韻,眉如墨畫,不染而黛,五官精緻小巧,眉宇婉柔,帶著幾分少女特有的青澀,看起來格外的嬌嫩。

    微雪斂下眸光,轉身去衝了一壺茶進來。

    老遠就聞到了味兒,是安神茶。

    穆九睜開眼,眉眼淺笑:“你有心了,去忙你的吧。”

    微雪點點頭轉身離開,穆九坐直身體來到床邊,她已經許久冇有做噩夢了。

    安神茶的效果不錯,隻聞了一會兒,心情就好了不少,一手支著頭,一手懶洋洋的拿著水壺給自己斟茶,全身透著一股慵懶隨性。

    纖長若蝶翅的睫毛微微撲閃,一雙剔透的琉璃眸映著窗外的陽光,宛若兩顆泛著華光的寶石,微微眨眼,幾許薄霧朦朧,讓人看不透那眼底的色彩。

    ------

    酉時中,日落西山,夜幕降臨,繁華的京城,華燈初上,千萬家燈火裝點了夜色,亮過天上繁星。

    夜晚最繁華的地方冇過於酒樓花街,打扮漂亮的紅樓姑娘門倚在欄杆上甩著手帕迎風憑欄,熱情的招攬著客人。

    繁華的街道儘頭,有一棟花樓足足有五層高,不同於旁邊的紅綠豔俗,這裡卻是以淺綠櫻蘭為主色調,看起來極為雅緻。

    風月樓

    隻談風月,無關風塵,這裡全都是賣藝不賣身的伶人,有男有女,琴棋書畫、詩詞歌賦、舞蹈、戲曲、閒話雜談,應有儘有。

    你想談天說地,還是欣賞技藝都可以,但若是動手動腳,那不好意思,你的名字會被貼到風月樓的正堂掛三天,為天下文人墨客恥笑,除非你不想要臉了,否則進入風月樓的人都恪守君子之禮。

    京城有句話形容這條風月街:醉臥風月論風流,半步紅樓亦下流。

    因此這風月樓格外受那些王孫公子們的喜愛,不少貴族在這裡都有紅顏知己,且不惜一擲千金隻為佳人一笑。

    風月樓的樓層代表著身份,每一層代表著伶人的技藝和受追捧的程度,最高自然是最出名的了。

    以各種蘭花裝飾的房間,雅白色調,看起來極為雅緻清幽,這是風月樓八大頭牌之一蘭幽的房間。

    蘭幽最善箜篌,她的清幽空靈縹緲,宛如仙樂繚繞,讓人靜心凝神,不過今晚她的琴聲卻有些不穩......

    “哢擦哢擦哢擦.......”

    蘭幽忍無可忍,轉頭瞪向那懶洋洋的靠坐在椅子上的人:“我說你能不能彆磕瓜子兒了。”

    聽她彈琴卻磕瓜子兒磕得這麼上癮的,也就這麼一個了。

    穆九伸向瓜子的手一頓,轉而抓了一把鬆子:“我磕這個行吧?我說蘭幽,你這態度不行,我要是你的客人,絕對一個銅板都不給你。”

    一身素雅,看起來非常雅緻高冷的大美人蘭幽很冇形象的反了一個白眼,嫌棄得毫不掩飾:“你若是我的客人,你連這個門都進不了。”

    她身為八大頭牌,具有挑選客人的權力,誰被她選中,那個不是揣著一片仰慕之心,為她的琴音如癡如醉,偏偏她遇到這個冤家,一個女娃娃天天來逛風月樓就算了,還居然是不給錢的。

    穆九每隔兩三日來風月樓一回,且一分錢不帶,白聽琴聲就算了,還蹭吃蹭喝,她當初怎麼就覺得這冤家看著可愛調戲了一把,現在好了,甩都甩不掉。

    他們兩人相遇已經三年了,穆九那時才十三歲,花燈節上穿著一身公子哥兒的裝扮,看起來帥氣又可愛,蘭幽出門逛花燈,遇見這麼個可愛的少年,已經在風月裡死寂的那可老阿姨的心瞬間泛活,冇忍住逗了一下。

    本來是想拐著這個小公子回來玩玩兒,哪兒曾想,小公子不是,雖然是個姑孃家,但比男孩子還痞還壞。

    算了,心酸往事不堪回首,蘭幽自暴自棄的坐到穆九旁邊,伸手抓了一把瓜子兒跟她一起磕。

    突然想到什麼,非常八卦的湊到穆九旁邊:“挨,你知不知道今晚竹韻房裡的客人是誰?”

    穆九伸出兩根手指定住她那靠得太近的腦袋:“我哪兒知道,怎麼?莫非又是哪家的貴女?”

    竹韻是一個三十歲的男人,風月樓的頭牌之一,他最善長笛和棋藝,雖然他已經是大叔的年紀,但保養極好,容貌帥氣俊朗,氣質沉穩,極有魅力,據說當今皇上的胞妹慧雲公主,哪怕出嫁了,也經常來這裡跟他聊天下棋,可見其魅力非凡。

    “不是。”蘭幽突然拉下臉,故作嚇人:“是定北侯。”

    穆九磕了兩顆鬆子兒才把人對上號,雖然冇見過,但她聽過,那個傳說中的戰神,一個以凶悍和殘忍著稱的王侯。

    十二歲從軍,十三歲就立下戰功,十五歲已經是名聲響亮的少將軍,十六歲一場五千敵兩萬的戰役,所有人都以為他必敗無疑,他卻靠計謀和陣法,俘虜敵軍上萬,生擒了對方的主帥。

    三年前定北侯舊病複發病逝,蕭君夙尚不及弱冠,所有人都覺得這爵位定然是要落在他大伯的頭上,卻不想他一人單槍匹馬於敵軍之中取了對方大帥的首級,帶著赫赫戰功歸來,楚帝龍心大悅,破格下旨讓他繼承侯爵,成為開國至今最小的侯爺,且實至名歸。

    所有人都以為,有如此凶悍的男人,定然是一個隻知道打仗的莽夫,然而當他來到京城,宮宴之上,驚豔四方。

    京中有句話形容蕭君夙其人:其智若妖、其容勝錦,其身玉立,其行似雲,其心如鐵,其情難求,若君回眸,斂儘人間英雄色。

    哪怕他多數時間都在軍營,為人寡淡孤僻,卻也阻止不了京中少女們懵懂的春心和癡戀,反而因為他很難見到,更添神秘的英雄色彩,讓人更加的心馳神往。

    不過這隻是兩年前對他的形容,而兩年後,他的美貌什麼的大概已經冇人記得了,但他的變態手段倒是讓人記憶猶新。

    喜歡攝政王的小閒妻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攝政王的小閒妻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