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番外六 最後的故事(新坑《植靈女王升級記》已開,求收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番外六 最後的故事(新坑《植靈女王升級記》已開,求收藏)字體大小: A+
     

    王府的冷戰,以玉臨陌的退步而結束。

    玉臨陌萬萬沒想到,他的王妃堅定起來勝過磐石。

    他冷著她晾著她,衛啟慧比他還冷還不在乎,甚至他唆使孩子去撒嬌使纏,衛啟慧也不為所動。

    三個孩子:現在才知道母親多博學講起古來半天不歇氣,他們...受不住。

    母親太有才,孩兒自慚形穢,父王對不住了,誰讓我們沒繼承母親的智慧太平庸呢。

    玉臨陌:...我這是被嫌棄嘍?皇室的血脈還委屈你們嘍?

    當玉臨陌蕭瑟的出現在京都,未語淚先流,皇帝嚇壞了。等終於問出怎麼回事,皇帝也甚是無語。

    自家這弟弟的姻緣,委實讓他這個皇帝都無法評說,好嘛,側妃當皇帝,正妃做宰相,看,他的治下,連女子都能出門開創盛世了。

    本著小心謹慎,他問了句:「除了你的王妃,沈彤還要帶走誰?」

    玉臨陌睜著一雙兔子紅眼睛,嘴唇哆嗦:「皇兄,她沒看上別的小妾之流,是不是說我看上的人她看不上?」

    呃...

    好吧,他就不該問。

    皇帝道:「這事她說了不算,你不讓衛氏走,她真敢走?衛家還在京城。」

    沈家不能留,留下來就是內應,他願意放行,可衛家——他們衛家沒那麼大臉。

    玉臨陌絲毫不覺得高興:「她心都不在了,人留著還有什麼用。」

    皇帝看著他冷硬的臉,知道他的自尊受不了。

    「那你說怎麼辦?」讓她病逝恐怕你也受不了吧。

    玉臨陌饒是已經做了決定,但此刻要說出來仍是內心掙扎了一番。

    「沈彤是女帝,女臣子好和她打交道,就讓衛氏——出使吧。」

    做使臣?

    皇帝問:「那你的後院——」

    後院?

    玉臨陌木著臉:「我眼光太好,再進個女子再成了皇帝宰相的,咱大央都要被四邦孤立,算了吧。」

    想想那個場景...皇帝唉一聲:「這事弄的,是不是你的命格太旺——」

    最後那個字沒敢說,他親弟弟的目光像咬著兔子的狼,算了,孩子挺不容易的,別刺激他了。

    玉臨陌道:「到底夫妻一場,我們還有三個孩子,彼此成全吧。」

    皇帝想了想:「女宰相,沈彤是要搞大動作呀。」

    玉臨陌一愣,什麼大動作?他只顧著自己的事,再沒往旁的地方想。

    「一個女皇帝,帶領的文武百官里只會有一個女臣子嗎?」

    玉臨陌一驚:「重現女朝?」

    「呵,女朝一敗塗地,沈彤那樣的人會只是復刻?小陌啊,北彤的內務你——你別管了,我讓別人盯著。」

    玉臨陌幽幽的盯著皇帝,看得皇帝不自在。

    「我是兒女情長的人嗎?我是因私廢公的人嗎?我是不識大局的人嗎?」

    皇帝乾笑:「你不是忙著建城嗎?」

    玉臨陌怒而起身:「她沈彤一國都治成,我玉臨陌能被一城拖垮?」

    皇帝:...

    玉臨陌平復情緒:「皇兄,打探北彤內情,沒人比我更有優勢,衛氏會很樂意合作。」

    合作一詞,說明這對夫妻再回不到過去了。

    皇帝心裡一嘆,算是答應。

    玉臨陌回到氿泉,帶著皇帝的聖旨,直到踏出氿泉城,衛啟慧還有些恍惚。

    就這樣放她走了?

    玉臨陌板著臉:「有時間回來看看,孩子們會想你的。」

    兼職使臣,她還是王妃。

    衛啟慧心裡複雜,孩子她不是不想帶,而是真帶不走,他們是郡王郡主,不會被別國接受。

    她道:「你身邊需要人打理,不然——」

    玉臨陌抬手止住她的話,公事公辦:「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

    衛啟慧心中輕嘆,鄭重點頭:「好。」

    八卦看完,雲不飄收拾包袱就要換個地方看熱鬧,於心心那裡出了事。

    喜事。

    懷上了。

    孟償比孟維更高興,一收到雲不飄的消息立即從北彤回來,凡人千里之遙於他不過個把時辰,假如事情緊急,他還能更快。

    圍著於心心轉圈圈,搓著手。

    幸好於心心早先跟他熟,不然他這幅眼冒綠光的樣子不得嚇出什麼後果來。

    孟償高興啊:「咱老孟家有希望了啊,這肚子,好。」

    於心心白眼一翻,兩手往平坦的小腹上一擋:「你注意些,男女有別。」

    嘿,小丫頭片子。

    他與孟維道:「老天補償咱孟家,該咱的,早晚是咱的。」

    這便是在說腹中孩兒必有大好前程。

    孟維頭次做爹,喜悅的種子埋在心底尚未發芽,看上去有些反應不來的木獃獃,他想了想,道:「我要做個好爹,不會讓他像我那樣。」

    像他成長得那般艱辛被忽視。

    孟維連連拍他,心道,有我在,你做不做爹的無所謂。

    又去盯著於心心的肚子瞧,於心心無奈極了:「你不是有正事要做,你快走吧,這是你家子孫難道不是我親孩兒?你盯著他看不怕把他嚇著。你再這樣小心我告訴飄飄。」

    孟償看出異樣來:「哎喲,還是兩個。」

    什麼?

    孟維伸出手豎著兩根手指頭:「雙胞胎?」

    孟償肯定的點頭:「兩個,絕對的,方才沒看清,這會兒我看得真真的。好,太好了,兩個都是好孩子。」

    這青里透紫的,皆是人中龍鳳啊。

    老懷欣慰。

    於心心卻是白了臉,立馬起身去找雲不飄,按下她哭嚎:「你不能走,你不能走,我要生孩子了,兩個,我我我——我做不到。」

    雲不飄訝異,低頭去看,還上手摸了摸,果然是兩個。

    笑著恭喜:「你家還請不來最好的接生婆?不是有榮歸的太醫在城裡?讓你爹請。」

    「這怎麼一樣。」於心心劈了嗓子:「兩個啊,都要我自己生出來——飄飄你若是不在,我連懷的勇氣都沒有。」

    太嚇人了,一想到她小肚皮里揣兩個娃——蒼天吶,現在悔婚還來得及嗎?

    一旁孟維聽她如此說伸著兩手干著急。

    雲不飄瞪眼孟償,嘴窟窿。

    孟償訕訕,這是好消息呀,生孩子而已——有他在能讓她出事?

    可於心心只信任雲不飄。

    便先不走了,等到生的前幾天,雲不飄住到於心心家,孟償也回了來守著,於心心宮縮才覺著疼,雲不飄一道金光打了上去。

    「咦?不疼了?啊,還是有些疼的。」於心心驚奇的看著自己的超大肚子道,能忍受範圍內。

    雲不飄道:「原本可以讓你一絲痛感也無,但這並非什麼好事,疼就疼點吧,跟孩子互動,以後好讓你理直氣壯訓孩子的時候說為了生他們吃了多少多少苦。」

    於心心連連點頭:「對,就要這樣。飄飄,你保證我生完了就能恢復身材的吧?」

    「保證保證,讓肚子平復得沒生過一樣。不過,你自己吃上來的肥肉你自己減。」

    於心心苦了臉,摸把自己沒棱沒角的臉。

    於太太又氣又笑:「都做娘的人了要什麼臭美,集中精神,跟我說的做,呼——吸——呼——吸——」

    雲不飄保駕護航,於心心生得非常順利,兩個不胖不瘦的小子。

    於太太一左一右抱著,看清長相,大大鬆了口氣。

    她家老於給她分析過,人孟家,肯定要孩子走仕途的,有大才子爹,還有那樣的長輩,中狀元做宰相不是不可能,可一人之下的大人物有個一模一樣的兄弟——要知道皇家和貴族都忌諱這個。

    提著心吊著膽總算放下了,這兩個孩子貼心呢,知道大人心裡擔憂,長了兩幅模樣,一看就是兄弟,但明眼人絕不會弄混。

    一個像爹,一個像娘。

    圓滿了。

    喜滋滋抱出去,老於一個,孟償一個,笑成倆傻子。

    孟維趁人不注意偷溜進去看於心心。

    老於肥胖的肉眼皮都飛起來:「哎喲我的大孫子,長得可真俊,一看就是連中六元的好苗子。」

    一院子的哥哥們聽得臉皮直抽,我的爹,你曾孫子都好幾個了弄得跟才抱上長孫似的,也不怕人家親家介懷。

    孟償一點兒不介懷,哈哈笑:「好眼力,你抱著的可不是小六元,我這個,更厲害。」

    老於一激靈,眼睛瞪大:「親家,別開我玩笑。」

    孟償頭一抬:「當然不玩笑。」

    老於便瞪眼看另一個大孫子,比六元還厲害?啥?

    孟償得意:「保密。你好好活,總有你看到那一天。」

    老於哎喲一聲,也哈哈哈笑起來,眼風掃過一眾兒子兒媳。

    眾人一哆嗦:懂,啥都沒聽見。

    雲不飄大展神通一下將於心心養好,嫌棄道:「我才不給你看孩子,我要去玩了。」

    好吵,偏孟償說倆小崽子哭聲都靈氣逼人,逼人瘋。

    她要走。

    於心心撇著嘴:「那說好了,等我以後生孩子你一定來。」

    經歷這一遭,再也不要自己生孩子。

    雲不飄點頭,回去略收拾了下約玉臨陌和苗之遠來。以後應該不會長居氿泉了,一些東西得交待出去。

    兩人如約前來,帶來一位神秘的客人。

    雲不飄驚訝不已:「伯伯?說來咱們神交已久還從未見過。我還以為伯伯你不出京城呢。」

    沒錯,讓雲不飄喊伯伯的,玉臨陌的親哥皇帝陛下無疑。

    皇帝心道,不是夜不能寐朕真出不來,但朝廷如今人心思浮動,他委婉透露一句,竟沒人攔他。

    哼哼,果然人都是自私的。

    皇帝親切的送上一堆禮物,才步入正題:「北彤發生的事,飄飄可知曉?」

    這幾年,玉臨陌早對雲不飄沒了防備直呼飄飄,幾分當親侄女的意思,皇帝便隨了他一起叫,且比他叫得還親切自然,彷彿這就是他膝下長起來的小輩似的。

    雲不飄也沒覺得突兀和冒犯,她點點頭,她當然知道,有孟償實時轉播呢,一大家子看得可樂呵了。

    只能說,不能修仙的凡人折騰起來神仙都不如。

    而作為一國皇帝,相信他知道的只差親眼看了。

    「我出了一份力,那些帶著記憶的轉世之人,算是我做的手腳。」

    叮,石錘了。

    皇帝舔了舔唇:「真的假的?」

    雲不飄不明所以。

    「真是上輩子那個身份?」

    雲不飄點頭:「是啊,區區小事,沒必要作假。」

    區區小事...

    皇帝沉默了下。

    而玉臨陌斜著眼睛:「我就知道這裡頭有你的事。」

    雲不飄一抬下巴:「當然了,我說是區區小事,別人那裡可不是區區小事,只有我,關係夠硬,冥府才給這個方便。不信你去問哪個神仙妖魔的,他們才沒這個本事。」

    玉臨陌哼了聲:「帶著前世記憶,這天下豈不是亂了套。」

    北彤就亂了,讓沈彤收盡便宜。

    雲不飄:「所以我說只有我有這個臉面唄。」

    皇帝看眼玉臨陌,原來自家弟弟和仙子關係這麼好,那麼,他就好意思開口了。

    「飄飄呀,人下輩子轉生是男是女果然不能自己定嗎?」

    「當然了,你以為冥府是自家開的啊。」雲不飄頓了頓,忙囑咐:「雖然咱關係硬,但我可不能安排這個啊,你們下輩子做男做女,都要樂天知命,原則錯誤是不能犯的。」

    三人無語,那麼讓人覺醒前世記憶還稱不上原則問題?

    皇帝偷偷來這裡,並不是為自己下輩子還做男人來努力的,他想確認的是——

    「飄飄啊,你看,伯伯有重要的事想走個後門,你看,伯伯能不能看幾個人的今生今世啊。」

    玉臨陌看皇帝:你想看父皇吧?

    只是看看,雲不飄不待多想便答應了,皇帝的來意,她大概明白了。

    起身往後跑,找墨傾城要鏡鑒。

    墨傾城無語:「你揮揮爪子空中投影一樣的。」

    雲不飄:「顯得我多不當回事呢。」

    鏡鑒給她。

    坐在前頭的三個男人眼看著她跑進後院縹緲仙霧中,又跑了回來,捧著一面一眼看去便有無數年頭老而不朽的古鏡。

    皇帝說出先帝名諱。

    雲不飄本想裝模作樣的這樣那樣,眼角一斜看到苗之遠瞭然的小鄙夷,果斷放棄,抬起一根手指頭往旁邊一戳,只見虛無的空氣中被她戳出一個洞,深邃的黑,彷彿通向活人不可踏足的神秘國度。

    「咳,幫我查下這個人現在如何。」

    雲不飄手指寫字,字跡如香飄了進去。

    皇帝眼一抖,仙子的字...仙里仙氣啊。

    苗之遠:您客氣了,您直接說狗爬都不如吧。

    三人緊張的瞪著鏡面,先帝他現今如何了?話說,先帝沒有多英明神武但也不是昏君,天子身份加持,應該投生個不錯的身份吧?或許也是個皇子呢?或者公主?

    絲絲縷縷的青氣從黑洞中瀰漫出,雲不飄手指划圈點在鏡面上,青氣附著鏡面變成水紋盪開,漸漸有了景象和色彩。

    皇帝和玉臨陌同時抬手揉眼,父皇?哪兒呢哪兒呢?哪個是?

    苗之遠下意識的向後仰了仰頭,先帝哎,活的。

    誒,哪個?

    畫面里一屋子的人呢,男的女的,老的少,都有。

    皇帝和玉臨陌在心裡掰手指頭,玉臨陌是他哥養大的,先帝駕崩的時候,他不到兩歲,如今他三十都冒兩三歲了,也就是說,滿打滿算,先帝最大三十左右,三十左右...

    排除老的,有那麼兩對夫妻看著年紀差不多,可還有一地的大小孩子...

    苗之遠不敢提醒,屋角還立著幾個一看就是妾的人物呢。

    裡頭無聲的熱鬧,看著是在辦家宴,好在已經尾聲,眾人說了會兒話各自領著孩子散去。

    畫面隨著一對夫妻走,後頭跟著三五個孩子。

    皇帝和玉臨陌的目光在夫妻二人身上來回的轉,間或掃眼孩子。

    哪個是呢?看著都像,又都不像。

    苗之遠還是不敢出聲,最後還有兩個妾呢。

    鏡里人站住腳,兩個妾行禮退出畫面,苗之遠鬆了口氣,若是先帝投生成妾,目睹真相的自己不會被滅口吧?

    然後丫鬟帶著孩子也退出畫面。

    這下,兄弟兩個只盯著那老爺看了。

    苗之遠又遠了遠,總覺得兩人不會如願呢。

    人進了屋子,豁然沒了人前的和睦都落下臉,沒有聲音,但看得出兩人在互相指責,最後老爺一拍桌子離開了畫面,婦人獨自落淚。

    兩兄弟懵了,他們的父皇,成了一個婦人?

    不止呢,突然畫面有聲音了。

    「姑娘,你別傷心,不過一個外室罷了,就算生了孩子又怎樣,進府?進府更好。之前的胡姨娘,還有那個金姨娘,怎麼沒的?要奴說,便是老爺不提這茬你也該主動說,母子都弄進來。你看那幾個庶子,姑娘不是養得很好?」

    一個眾人都忽視的人物突然有了聲音,還是說出這樣歹毒的話——

    皇帝玉臨陌跳起來,指著鏡面說不出話,這、這是什麼意思?

    雲不飄:「啊——就是這個人呀。」

    其貌不揚普普通通看著木訥實則陰毒——這個婆子是他們的父皇?

    苗之遠:果然皇家的熱鬧不能湊,他的腦袋可還長得牢?

    「年紀、年紀——不對啊。」玉臨陌道。

    雲不飄看眼鏡里,道:「顯老相。」

    顯老也不是這麼顯的,這明明四十多近五十吧。

    「我看看啊,」雲不飄手探進黑洞里,似在什麼上摸來摸去。

    盲文嗎?

    「二十八。」

    什麼?二十八?這太太太——

    「陪嫁,十八嫁人,嫁給府里的馬夫,生了兩個孩子,都夭折了,男人打罵喝花酒,某一天栽到河裡死了。」

    兄弟倆齊齊一個激靈,想起方才那個人陰嗖嗖的語氣,該不是...

    苗之遠:不愧是先帝吶。

    雲不飄猶豫了下,還是如實道:「她手上沾了好幾條人命,將來回冥府,要還的。」

    「不可能,這、這,父皇他可是天子,是真龍,怎麼會、變成一個婆子?」玉臨陌表示不理解:「父皇有守成之功,享太廟皇陵供奉,不應——」

    「安啦安啦,那些不作數冥府不承認的,不過是你們凡族拿來安慰自己的。」雲不飄笑靨如花:「除了行的善做的惡,別的冥府一概不承認的。」

    玉臨陌:「...」

    皇帝:「...」

    苗之遠:...前天,我還在街上扶老婆婆呢,我是好人啊。

    雲不飄看著兩人安慰道:「你們不要太——接受不了,要知道,他——上輩子手上不少殺孽,呃,不是合法的那種,被不少幽魂告狀呢,你們祖上功德算不少,給他抵了些,這輩子還是人,可他不知悔改,又害人性命,呃——反正他這輩子跟你們沒關係了嘛,哈,啊哈哈哈。」

    苗之遠:...雲安慰。

    皇帝和玉臨陌心情都低沉下來,他們的老子,下下輩子連個人都做不了了?

    皇帝艱難咽下情緒:「那我們——」

    父皇已經這樣了,不如關心關心自己吧。

    雲不飄哦一聲:「總體是好人,不然我也不會跟你們打交道不是。」

    皇帝:「...」

    玉臨陌:「我謝謝你。」

    皇帝長長嘆了口氣,想起心腹大臣們的所託,又問了幾個人名,雲不飄都給找了,這幾個人里最好的已經做了高官,卻不是在大央,最差的...龜公。

    雲不飄指著那個最差的:「他年紀大了后磋磨死不少小女孩,人家組團告狀,冥府罰他一世賠一命,世世為娼。」

    玉臨陌不可置信:「皇兄,這位老大人不是清名一世嗎?」

    皇帝咬著牙:「真能藏。他家小兒子,傳出過虐待妾室的名聲,後來捂下了,竟是世傳。呵,我這個皇帝不知道,他們自家人能不知道?有臉托我打聽,朕就如實告知!擼官!罷免!」

    苗之遠:我家往上數三代可都是安安分分的良民,絕對沒這些陰暗污垢。

    皇帝興沖衝來,氣沖沖回,回去便發了好大一頓脾氣,第二天在朝堂上宣布:效仿北彤,全面提升女子地位。

    文武百官嘩然,皆跳出來反對,只是聰明人發現,所有人都反對,但皇帝的心腹重臣都保持緘默,更在後頭被皇帝提出來舌戰群儒。

    這裡頭的門道,想想北彤傳來的各種精彩故事,有門道的人再打聽到皇帝去過氿泉,而氿泉可是住著一位疑似登了仙門的縣主——

    各級政令頒發下去,盡有頑石擋路,仍勢不可擋的浩蕩推及。

    雲不飄終於出了氿泉,一行人留她和苗之遠玉臨陌做最後的告別。

    玉臨陌給她敬酒,連敬三杯,雲不飄一飲而盡。

    「你也要走了。」玉臨陌感慨中有些寂寥。

    他的側妃、他的正妃、他的...禍頭子。

    這個氿泉除了工作還有什麼吸引他。

    空城一座。

    雲不飄笑道:「叔你別傷感,我們還會再見的。」

    聞言,玉臨陌只能笑笑,直到現在他也說不準這輩子還想不想再見到雲不飄。

    沈彤能猜到女子力氣變大與雲不飄有關,玉臨陌就不能了?不是女子力氣變大沈彤就不會走,沈彤不走就不會有後來挖走王妃,細細算來,他這一生所有的不順都是拜她所賜。

    但他卻厭惡不起恨不起來,哪怕曾經敵視提防。

    只能一笑了之。

    苗之遠真切的傷感,他將雲不飄當知己的。

    拱手道:「此去山高路遠,你多保重,願你此後再無憂。」

    傷感極了,鼻子嗓子有些堵。

    雲不飄頓了頓,遲疑著問:「我沒跟你說?」

    苗之遠愣:「說什麼?」

    雲不飄看看他,再看看玉臨陌:「我沒跟你們說?」

    兩人:「說什麼?」

    難道臨走臨走又遺留了什麼禍端不成?

    雲不飄眨眨眼:「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散了一席再起一席便是。」

    什、什麼意思?

    「我沒跟你們說嗎?等你們死了,直接去我在幽冥的家,幫我建城啊。」

    什麼?!

    兩人頭髮昏眼發直:「不是、不是去輪迴?」

    「不用啊,我是幽冥公主,我要個人不用誰批准,我早跟冥府說過,你們前腳一死後腳他們就送你們到無端殿。哦,無端殿就是我的公主殿。」

    雲不飄好煩惱:「荒廢了幾百年了,我又不會打理,就等著你們去了。」

    轟——

    所以說,活著建城死了搬磚?

    「啊,我想起來了——叔,嬸子也會去的,你們還能再相見,你別太傷心。」

    玉臨陌:...突然不知道喜還是悲、怒還是羞。

    一天不搞事你就骨頭輕嗎?

    雲不飄笑眯眯:「有沒有很意外?有沒有很驚喜?」

    兩人對視一眼,苗之遠艱難擠了個笑,玉臨陌實在笑不出來。

    雲不飄小手搖搖:「以後見哦。」

    再見?呵——再也不見罷。

    魅無端抱怨:「重情重義的,凡人區區壽元以後多的時候敘舊,耽擱來耽擱去,若是認識人多你一輩子都走不了。」

    「走不了就不走唄,氿泉挺好的。」雲不飄笑嘻嘻。

    魅無端搖頭:「氿泉哪都好唯有一點不好。」

    恩?哪點不好?

    「沒有你看得上的男人啊,我什麼時候才能抱上孫子啊——」魅無端唏噓。

    卿未衍心裡點贊,對,趕緊找個男人嫁了去,耽誤自己不算什麼耽誤別人算什麼事兒啊。

    唰,雲不飄扭頭去看橙七和暗妖。

    兩人一背冷汗,好朋友,沒的說,命給你都不待猶豫的,但,生孩子——

    雲不飄已然搖頭自己否定:「雖然他倆長得好看,但沒生孩子的想法。」

    她按著心口仔細感受,再次搖頭:「拉拉小手感覺還挺美好,但進一步的醬醬釀釀嘛...並不想。」

    兩人同時鬆口氣。

    卿未衍面無表情:丫的到底喜歡什麼樣兒的?這樣的品質,還入不了你的幕?

    墨傾城笑著道:「你還小,沒開竅呢,我們慢慢來。」

    幽怨的目光注視她,給我個名分,我這個姐夫理所應當給她拉郎配,憑什麼非得先著她?

    魅無端嘆氣:「行吧,我等得起,說不定,下一個我們遇到的人就是你的良緣。」

    話落,商未明忽然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一身火,見到他們大呼:「快,快帶我進幽冥躲一躲。」

    魅無端呼吸一滯,這老東西,出現的忒不是時候!

    商未明抓住他:「快,老子被一個狼崽子纏上了,趕緊帶我躲一躲。」

    狼崽子?

    魅無端心頭一動,崽子,歲數小,想怎麼——先看看長得什麼樣。

    「哪裡哪裡?快讓我看看!」

    哎喲,商未明見他不動,急得不行,轉頭去拉雲不飄:「快讓我進去,快呀。」

    急得眼珠子都噴火,雲不飄急忙開了口子讓他跳進去,商未明身影才消失在裡頭,一道青澀的聲音帶著火炎衝過來。

    「小偷!休想逃!」

    天上掉下個火人來,憤怒的少年渾身燒著一層火,身後一條可愛的長尾巴。

    看臉——

    冰靈冰靈冰靈,是雲不飄快速眨眼的節奏。

    這該死的心跳喲。

    緊密關注閨女反應的魅無端哈哈一笑:「小朋友,那老混蛋如何得罪了你,來,伯伯給你做主。」

    這小臉長得,絕對是他家閨女的路子,嘖嘖,天上掉下個小郎君。

    天道,總算長眼一回。

    卿未衍也掛起微笑,心底止不住的雀躍,他的幸福,成敗就在此一舉了。

    咵咵咵走過去,並扯過雲不飄,用最真誠最懇切的笑容,蠱惑。

    「不管任何事,找她。你追的那人最怕她了,找她准沒錯。」

    雲不飄臉蛋紅紅,吭吭哧哧,說不出一句話。

    卿未衍又恨又喜,關鍵時刻掉鏈子,不過,這個反應,沒錯了吧。

    少年狐疑看向女孩,女孩紅撲撲臉蛋上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倒映著他的臉。

    忽然也紅了臉。

    「那個、那個——我不是有意這麼凶,那個人,偷了我的衣裳——」

    啥?

    雲不飄目光落在他衣襟上。

    嘖,這該死的青碧橙黃啊,她怎麼就這麼該死的喜歡!

    「那個、不是這件,是我用我的鱗片和本命火煉製的貼身衣物。」

    「什麼?太過分了!連貼身衣物都偷,那應該是我——管束不當啊。」雲不飄及時剎住嘴瓢,一臉肅殺的保證:「我這就帶你把人逮回來。小哥,我叫雲不飄,你叫什麼呀?」

    少年驚奇:「你叫雲不飄?好巧呀,我叫雲飄。」

    眾:...

    魅無端樂開花,這會兒的功夫他看出來了,這少年,是瑞獸啊,還是才出世不久不懂世事的那種,不然不會讓商未明連貼身衣物都偷走。

    好,才出世好,好,不懂事好,好,長得好,好,姓雲好。

    「姓雲好啊姓雲妙,走,小雲飄,我們這就帶你捉壞人。」

    少年雲飄懵懵懂懂:「這、這個——」

    卿未衍親密拍拍他的肩:「你覺得我們是壞人?」

    好和壞,他天生能感應。

    誠實的搖頭:「不是。」他不由又看向雲不飄,聳動鼻子,傻乎乎道:「好親切。」

    騰——雲不飄捂住臉,內心尖叫——天定良緣天定良緣吶吶吶——

    「可是,之前那個人我也沒覺得他是壞人,可他偷了我的衣裳。」少年驟逢欺騙不得不生起警惕心:「你們不會也要騙我的衣裳吧?」

    眾:...咳,用得著騙嘛,早晚你得脫——

    手裡一涼,少女的手握了上來,目光炯炯與他保證:「不會,你相信我,你想要多少衣裳我都給買,我還會染布呢,你看,他的衣裳就是我染的,好看吧。」

    所有人都去看橙七。

    橙七微笑拍手:「是呀是呀,飄飄染的布可好看了。」

    為了你能嫁出去,良心,丟了去。

    少年雲飄不由點頭:「好看,飄飄你真能幹。」

    雲不飄樂淘淘:「以後,我只給你染衣裳。」

    眾:...儘管迫不及待,但我們還是要呸。

    少年不覺初次見面便說這樣的話有什麼不對,他另一隻手撓撓頭,憨厚一笑:「好吧,正好我會用水織布,我織你染。」

    雲不飄:「就這樣說定了哦,走,我帶你回家。」

    牽起的手沒放開,升級后的天元大陸誕生的第一隻瑞獸就這樣踏上了黑洞洞的不歸路。



    上一頁 ←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