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番外五(魚給大家拜年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番外五(魚給大家拜年嘍~)字體大小: A+
     

    家宴不歡而散。

    玉臨陌病了,住在了外院。

    沒請大夫,衛啟慧沒去看他,兩人連讓下人傳個話的都沒有,王府氣氛冷結如冰。

    當日雲不飄和苗之遠是惦著腳尖走的。

    苗之遠神情心情皆複雜:「王妃她——果真有丞相之才?」

    雲不飄奇怪看他眼:「很難接受?」

    「不、不是,只是——」他最終道一句:「太突然了。」

    雲不飄:「別糾結這個了,你去勸勸我叔,我看他臉色可不太好。」

    苗之遠心道,那哪裡是不太好,簡直是見到了大限。

    這個時候他可不敢去,以後也不敢去,他永遠都不會提這事。

    雲不飄回家跟眾人說起這八卦,家裡都沒當回事,男女之見,本不存在他們的圈子。

    倒是墨傾城問她:「你要去沈彤那裡?」

    雲不飄摸著臉:「不然呢,趁著大家都是熟人,好混,等她們都老去沒了,我們只能回幽冥了。」

    墨傾城道:「你喜歡人間我們便多走走,人間這麼大,不是非得有熟人,不熟也可以變熟。」

    立時卿未衍幽怨得不行,你陪她...不過轉念一想,或許轉著轉著雲不飄就能嫁人呢?歡欣鼓舞起來。

    魅無端鄙夷,他閨女能看上凡人?想老婆想瘋了吧。

    沈彤來拜會雲不飄。

    雲不飄奇怪:「不用你挖,我也會去。」

    沈彤笑笑,看過不遠處各有閑情或釣魚或看書或做什麼的人們,道:「其實是有事相求。」

    雲不飄好奇:「你來氿泉為了我嬸還是我?」

    聽她人後也是稱呼衛啟慧為「嬸」,沈彤忍不住笑,又覺得她溫暖如故:「都有。」

    嘖,還真是不走空。

    雲不飄示意她有話直說。

    「我想問,氿泉女子力氣突然增大之事,是與你有關吧。」

    說是問,其實很肯定。

    這並不是什麼秘密,凡人蔘不透,但若是有仙人的門道,多打聽打聽並不難。

    沈彤已是一國之君,有資格結識仙人,打聽到這些,並不難。

    尤其天地劫難已去,雲不飄更加名滿五族,寫她的小話本,比比皆是。

    雲不飄乾脆點頭。

    沈彤便道:「能不能請你在大彤也展現同樣的神跡?」

    雲不飄道:「王妃不是幫你改變了很多女子?」

    「遠遠不夠。」沈彤搖搖頭:「我想讓全大彤的女子皆沾染福澤。能實現嗎?需要我付出什麼代價?」

    並不難,也不需要什麼代價,錢都不用,只是——

    「你要消除男女地位鴻溝實現男女平等?」雲不飄道:「怕是沒這麼簡單,你看,氿泉改變已經好些年,雖女子爭取了些權利,但地位提升——很難的。」

    比如,女戶,儘管民間有呼聲,但傳入朝廷便石沉大海。

    千百年的規矩,沒那麼容易改變。用鐵和血嗎?代價太大,誰敢輕易煽動?

    沈彤點點頭:「我是這個想法。你說的這些,我也看到了,用鮮血和性命來推翻,不說她們能不能願,我也不捨得的。人命可貴,自當珍惜。」

    「所以,我想另闢蹊徑,便是求你的第二件事了。」

    嗯?我來?再降個天雷示警神仙顯跡什麼的?

    沈彤是這樣的思路,但無關天雷和神仙。

    「人有下輩子對吧。」

    雲不飄點頭,這個不是秘密,凡人都信,也是事實。

    「人下輩子做男做女不是自己說了算的吧?」

    這個呀——

    雲不飄想了想:「冥府沒規定,一半一半吧。除了個別有上輩子的糾纏需要特事特辦的,大多數都是有胎兒便投胎,性別不會讓其挑選的,冥府的官差也不會特意排這些。」

    當他們很閑嗎?管你活著是男是女,死回來還是那個魂魄。

    沈彤便呼出口氣,放鬆的樣子。

    「你不知道,原北戎的女子地位尤其低下,她們是被當做牛羊一般買賣的。在大央,庶民人家的女兒不得隨意買賣,但北戎,他們的女子卻是能被隨意搶掠的。便是貴族家的女孩子,也是父兄手裡的貨品罷了。」

    她眯了眯眼,面帶回憶:「我小時候在邊城,有個北戎的好朋友,她熱情又大方,我們關係很好。有一日,她被家裡送給一個軍漢,給我送信,我去救她——」

    說到此處,沈彤深吸一口氣:「我太小,太自大,我以為我可以救她,可那些北戎人怎麼會賣我的面子,我又回頭找父親,等父親帶著我找到人時——」

    「她被折磨得只剩最後一口氣了,被七八個大漢——」

    「她最後一句話說的是,下輩子想做人。」

    雲不飄摸摸眼睛。

    往事久遠,沈彤語氣平靜:「我抱著她大哭,旁邊軍漢們卻哈哈大笑,品評他們嘗到的滋味。」

    她對雲不飄一笑:「我真想讓他們嘗一嘗死亡的滋味。」

    雲不飄嗯嗯嗯:「該殺。」

    「那個時候,我在心裡發誓,我要為她報仇,殺光那些可惡的男人。我要踏平北戎的疆土,再不讓有人如她一樣的遭遇。等她轉世回來,她會快快樂樂生活在北戎的疆土上。」

    「哦,如今不是北戎了,是大彤。」

    沈彤笑得略有幾分不好意思:「那個時候,不知天高地厚。」

    雲不飄默默伸出大拇指,可是您實現了天高地厚。

    為友誼天長地久乾杯!

    人家沈彤做小姑娘的時候豎立了皇帝夢,她一般大的時候——好吧,有間自己的實驗室也是很大的夢想呢。

    沈彤接著道:「踏平北戎疆土我已經實現。改變女子地位——」她頓了頓,身體前傾,認真盯著她的臉:「男人不想改變,無非是權利在他們手裡,不想損害自己的利益。」

    「權利,我奪了,我可以賦予女人一樣的權利。當然,他們不會接受。所以,我想,假如他們固守的利益不是他們認知的那樣呢?或者說,他們固守的,會損及他們的利益呢?」

    什麼意思?

    沈彤:「所以飄飄,能不能這樣,幫我弄一批帶著上輩子記憶的人?」

    嗯?

    「上輩子作威作福的,這輩子投生成女孩受盡欺凌的。」

    啊!

    「我要讓他們知道,他們搬起的石頭砸的是自己的腳。」沈彤嘴角勾起狡猾而薄涼的笑。

    雲不飄再次給她豎大拇指,何止啊,這砸的不止是腳更是心肝肺管子呀。

    這若是來上這麼一批覺醒前世記憶的人...嘖嘖,得亂。

    或者,沈彤也需要這亂,畢竟她是新帝,還是外邦人,便是底層百姓也有非議吧,遑論高層。而權力結構分崩離析,是沈彤建立自己政權的絕好機會。

    這裡頭,又會是多少腥風血雨。

    皇權,果然是建立在鮮血與生命之上。

    雲不飄不能當場給答案,她道:「這事要經過冥府的同意,我要請示他們。」

    「應當的。」沈彤笑道:「飄飄與輪迴之地都有熟人,於我意外驚喜了。」

    雲不飄便手指指她:「你詐我。」

    沈彤哈哈大笑。

    雲不飄做賊似的去了冥府,為何做賊?因為她的公主城建成了永泰城主三催四請,魅無端醋得不行就不讓她去,至今她還沒看過她的城。

    一看之下,那個端莊大氣又婉約精緻喲,還有裡頭魚貫穿梭的美娘子。

    口水掉下來。

    不忘正事,與永泰城主商議。

    「別人來自是不行,你可是幽冥公主,小事一樁罷了。」

    雲不飄說出自己的擔憂:「肯定會死很多人。」

    永泰城主全不在意:「他們在陽界是死了,在陰界才是活過來,以後還會去投胎,有什麼大不了。」

    雲不飄:...好吧,是我格局小目光短淺。

    永泰城主翻著冊子,指給她看:「喏,這便是你說的那地方的生死簿,那裡每年每季死於非命的人本就不少,嘖嘖,不開化呀。若是按照你的那位女帝朋友的想法,她真能做成的話,開始一兩年是會死很多人,但她一旦成功,這一項,將會飛速下降,時日一長,活著的人更多。」

    雲不飄看永泰城主手指底下,那是一個月的數據,不知多大面積的地域,記載的死於非命的人數,女子是男子的近十倍,幼兒孩童少年青年中老年。

    沉默。

    永泰城主又翻了翻,空白的紙頁上浮現出沈彤的樣貌,玄衣高冠,紫氣衝天。

    拇指在四指指節掐來掐去,眉尾一揚:「幫她吧。」

    雲不飄:「嗯?」

    「此女有大毅力。便是你不幫她,她也會用自己的法子達成所願,不過是時間長久,死的人更多。」

    聞言,雲不飄不免酸了下:「是,幼年的小朋友被害,人家立的宏願是推翻一國給朋友報仇,一般人,可沒這麼大的志氣。」

    永泰城主哈哈大笑,拍打她的肩:「她遠不如你,你為個墨傾城,可是把天道都干倒了。」

    六神物齊心協力,偷偷在神界邊緣開了條裂縫,不會讓神發現的那種,既能滋養天元大陸,又不至於神界氣息來的太猛荼毒萬靈。而缺失的天道也在慢慢補足,如今修真的人比以前容易卻也更難了。

    天綱森嚴,審善罰惡,但凡一點歪門邪道心不正,都會被嚴厲懲罰。

    某種意義上,舊天道死去新天道誕生。

    雲不飄功不可沒。

    雲不飄不好意思:「趕鴨子上架,我不是多出息的人。」

    永泰城主笑笑:「可貴的是心。」

    所以善種就是不搬家,他們冥府也有心善的人好不好!

    雲不飄回復沈彤:「你說,我配合你。」

    那大方的模樣,沈彤受寵若驚呢。

    驚喜:「你跟我一起走?」

    畢竟是一國帝王,她不能離開太久。

    雲不飄詫異:「你說動嬸了,她要跟你走?」

    沈彤哈哈笑起來:「沒,他們兩口子還杠著呢。」

    雲不飄無語,曾經你也是好多口子之一呢,這麼幸災樂禍合適嗎?

    「不用我等,我只是在衛啟慧野心的種子上灑了一把肥,她會來的。」

    論對衛啟慧的了解,她可比玉臨陌多得多。

    她們才是英雄相惜,玉臨陌,好吧,感謝他給兩人了解的機會。

    雲不飄心裡為她叔默哀:「農家肥嗎?」

    沈彤:「...」

    沈彤走了,從氿泉直接回大彤,雲不飄讓孟償帶上藥劑跟著去配合,做這種事,孟償比她合適多了,讀書人心眼子又多又壞,那才是他施為的海洋。她得留在氿泉看熱鬧,看熱鬧才適合她。

    墨傾城跟著一起看得津津有味。

    卿未衍面對雲不飄總是無名邪火:「呵,拆散別人夫妻是你唯一的樂趣。」

    狗男人,每天不找不自在就覺得不存在是吧。

    她認真的告訴他:「沈彤和衛啟慧才是真愛,玉臨陌就是個紐帶。」

    卿未衍想打人,你影射誰你影射誰你倒是說啊。

    雲不飄手掐腰肚子一挺:「你問她,現在是不是她這輩子最快活的時光?為什麼?因為多了一個我!」

    「我才是她的真愛之光。」

    墨傾城:...活著難,死了更難。

    愛是一道光,綠得她發慌。

    卿未衍再再再...敗北,他對自己說,自己吵不過她,只是因為自己太要臉。

    他是君子,要風度。

    等她落了單...

    卻說沈彤離開氿泉駛去幾里,途徑一片小樹林,忽然胯下寶馬停下站起嘶鳴,原地轉圈,不安似畏懼。

    沈彤臉色一變,有埋伏?

    侍衛們圍成幾圈戒嚴。

    「誰?出來——」

    一聲清脆而柔媚的笑,似羽毛拂過心尖,笑得人心一抖。

    「人家要見你呢,這麼大陣仗,嚇壞人家了呢。」

    沈彤皺眉,看前頭一棵大樹后閃出一道麗人人影來,儘管是全然陌生的面龐,她還是第一時間確認。

    呂薔。

    揮手:「你們皆退下。」

    侍衛們聽從命令,皆退散開,不遠不近仍將此處包圍戒嚴。

    薔淺淺施施然走過來,走到沈彤面前不足一臂距離,白生生的小拳拳砸過去。

    「你個沒良心的,你都為衛姐姐回來了,都不去看望人家,人家好傷心。」

    沈彤臉皮一抖:「你不是死了?」

    「呸,別說你沒覺察老娘的底。」薔淺淺怒發一秒鐘,又變成身軟無骨的嬌弱模樣,半依半靠,抓了沈彤的手在她手心畫圈圈。

    「你都許給衛啟慧丞相高位了,我也要,我要做皇后。」

    嚇得沈彤差點兒把她推出去:「姐,我真心不好這口,你繞過我吧。您仙人之姿,就該高高在上不染俗塵。」

    「呵,果然知道了,怎麼,怕我吃了你?」薔淺淺秒變御姐:「我也就是通知你一聲,氿泉我已經呆膩了,我就要去你那裡住一住。你不答應也行,那我不去了,孟償,我就留下來了。」

    這時,孟償從空氣里走出來,無奈:「薔姐姐,你躲杜三繆不是這個躲法,不然你們去仙界妖域魔域或是回你老家呢。我是去做正事的。」

    「呸,臭男人,說得我糾纏你似的,你算老幾,我和沈彤才是老朋友。總之,不讓我去,我就搗亂。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兩人無奈對視一眼,沈彤點了頭。

    孟償道:「那行吧,沈彤也有大辦學堂的意思,你做熟了的,不然仍是做這個?」

    薔淺淺笑顏展露,開心起來:「就是嘛,我可是很能幹的,不比衛啟慧差。」

    她手中花瓣飛舞,頃刻間幻化出一匹胭脂馬來,揮舞馬鞭,意氣風發:「走吧。」

    竟成了她領頭。

    沈彤搖搖頭,仙子都這麼活潑的嗎?

    帶人追上。

    半柱香后,杜三繆追了出來,望著前方發狠:「我就不信追不上。」

    也幻了一匹高頭大馬追了上去。

    你喜歡玩,我就陪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