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番外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番外四字體大小: A+
     

    玉臨陌那個慪,他辛辛苦苦跑回京城就為了將沈彤護送到氿泉去?

    他很閑嗎?

    望眼後頭同樣策馬奔騰的沈彤,那不弱於自己的精湛騎術,那瀟洒不羈輕鬆自如的表情,玉臨陌看出了君臨天下的氣度。

    呵、呵呵。

    沈彤來氿泉是微服私訪,若是擺出皇帝的御駕來——氿泉的老百姓跪還是不跪?不是咱大央的皇帝啊。

    衛啟慧見到沈彤時驚呆,心裡醋海翻騰,面上王妃的鎮定都維持不住了,略顯幾分猙獰。

    這女人,顯擺到人家家裡來,當她這個王妃是紙糊的?

    其實玉臨陌也擔心衛啟慧驟然見到人失態,提前送了信給衛啟慧。在玉臨陌是天降霹靂,於衛啟慧不過是證實自己的猜測罷了。

    可儘管她早有猜測,早有準備,在見到真人,尤其是沈彤對著她微笑挑眉,她還是受不住了。

    開口來了句:「彤——你許久不見,聽說你很忙,這麼大老遠親自奔波,不如我送你兩個人好好伺候你。」

    沈彤微微一笑:「衛姐姐選的人,我自然收下。」

    噼里啪啦。

    玉臨陌總覺得有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

    衛啟慧定了定神,走過去親切的挽住她:「沒想到還有再見的一天,不如我請飄飄來咱們好好說說話。」

    沈彤:「好啊,家宴即可,別的人沒必要見。」

    衛啟慧:「行,我著人去問飄飄時間。」

    就這樣說定了?

    玉臨陌:不需要問我的嗎?家宴,我也要出席的吧?

    他當然要出席。

    他,衛啟慧,沈彤,雲不飄,成了府尹的苗之遠。

    一張桌子坐得下,只有五個人,下人侍衛都清退,苗之遠仍飄飄似仙在雲中。

    沒人告訴他,直到見到人他才知道——原來的沈側妃活著、並成了皇帝!

    雲不飄桌下扯他袖子:「別這麼沒見識的樣子。」

    苗之遠恍恍惚惚:「你早知道?不告訴我?」

    雲不飄奇怪看他:「多大點兒事。」

    苗之遠:「...」

    沈彤笑著與雲不飄道:「飄飄,我給你的牌子你還留著嗎?怎麼不去找我玩?」

    不信你不知道我在哪裡。

    雲不飄便啊的一聲,摸了摸臉:「等我這張臉不適合出現在氿泉了,我就去你那裡住個十幾年。」

    沈彤仔細看她,點頭:「也是,多年過去你一絲都沒變化,是不適合長久停留一處地方。」

    玉臨陌一愣,獃獃看著她:「你知道?」又看她旁邊兩個:「你們一直有聯繫?」

    衛啟慧才不出聲,雲不飄道:「沒有,不過我想知道她的事情很容易。」

    沈彤介面:「你關注過我嗎?我怎麼不知道?」

    雲不飄道:「急什麼,等去找你時再關注你不遲。」

    這輕飄飄帶渣的語氣,皇帝都不如你。

    沈彤對她點了點頭,轉過頭來看衛啟慧,未語眼先笑,笑得別有深意。

    衛啟慧一個咯噔,想夾菜塞住她的嘴。

    沈彤快一步:「我此次來,是請衛姐姐隨我一同去大彤。」

    「什麼?」

    「什麼?」

    衛啟慧驚叫,你真敢說!

    玉臨陌驚叫,我沒聽錯吧!

    苗之遠扯雲不飄袖子:沈側妃和王爺爭王妃?這個王府里上演過什麼樣的絕世劇情?

    「你把話說清楚!」

    夫妻二人再次異口同聲。

    雲不飄打掉苗之遠的手,好好看戲,這輩子沒第二次機會了。

    沈彤微微一笑,看眼衛啟慧,再看玉臨陌,再看回衛啟慧:「衛姐姐有大才,為人婦簡直是暴殄天物,我以一國之君的誠意,邀請衛姐姐出任彤國丞相一職。」

    一口氣提上來,兩口子都噎住。

    衛啟慧瞪大眼:汝心該誅!你知不知道你這話一出,我再無好日子可過?

    沈彤回以微笑:我是為你好。裝菟絲草裝這麼多年,你還不嫌累?

    玉臨陌也瞪大眼,瞪著沈彤,聲音從牙縫裡鑽出來:「偌大彤國竟一個人才也無,值當彤帝千里迢迢搶別國內眷。」

    沈彤目光落在他身上,只靜靜的看著他,玉臨陌漸漸覺得不自在,什麼時候,她的目光,能讓他如坐針氈了?

    是了,她已經不是沈側妃,是彤帝。玉臨陌自嘲。

    沈彤輕輕一嘆:「王爺如此說話,顯然仍是不了解王妃為人。」

    「夠了。」衛啟慧沉臉低喝。

    玉臨陌看向她,眼底涌動著莫名的光,了解嗎?以前他會肯定的說了解,但此刻,他的枕邊人王妃敢對皇帝喝聲,並不色厲內荏,他有些不肯定了。

    沈彤嘴角微微一勾,衛啟慧,你不跟我走,我仍要揭你的畫皮。空有青雲志,連跳出束縛的勇氣都沒有?別讓我看不起你。

    她輕輕一笑,衛啟慧頭皮發麻。

    「衛氏,若是朕不允,你連在朕面前抬頭的資格都沒有,遑論發言。哦,女子卑微,你都不能出現在朕面前。」

    唰,衛啟慧白了臉,騰,又紅了臉。

    她磨磨牙:「彤帝如今今非昔比,本王妃自然拍馬不及,本王妃也沒有那個追趕的心思,何必咄咄逼人緊咬不放。」

    苗之遠手緊握,這次抓的不是雲不飄的袖子,是她的手腕。

    我的媽,你快看你快看,要打起來了,咱們怎麼辦?

    雲不飄默默的給他斟了杯酒:當不存在。

    苗之遠眼角一跳:祖宗,一個皇帝一個王爺一個王妃都空著酒杯呢,你給我滿上,嫌我腦袋長得牢嗎?

    這會兒三人刀光劍影,沒空理會兩個閑人。

    玉臨陌運氣:「希望彤帝將話說清楚。你來氿泉只是為了本王的王妃?你與本王的王妃——有何斬不斷的?」

    最後半句話,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酸。

    后宅,后宅...在他不在的時候都發生過什麼?!

    苗之遠不敢看玉臨陌的臉,他只在心裡發誓: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絕對絕對不要三妻四妾!天哪,太可怕了,鬼知道自己不在的時候女人們會發生什麼事情。

    沈彤:「喲呵,王爺怕是不知道——」

    「沈彤——」

    「衛氏,朕沒讓你開口。」

    「陛下,您請說。」玉臨陌眼神掃過衛啟慧。

    那一眼冰冷而懷疑。

    衛啟慧忽然心冷成灰,又生起無名之火,對著玉臨陌:「呵。」

    玉臨陌一滯,瞳孔不可置信一震。

    苗之遠向雲不飄耳邊傾倒,嘴唇不動,聲若蚊吶:「呵,簡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字。」

    雲不飄點頭,可不是嘛。

    沈彤失笑,這便是至親至疏夫妻,她還沒說什麼內容呢。

    「王妃她——」

    「我自己來說。」衛啟慧眼神一定,斬釘截鐵,正面玉臨陌語如彈珠:「西城的規劃是我做的,於心心的合伙人是我,或者說,我是於心心的幕後老闆。三年,三年之後,西城將是大央最大的國際交易之地。」

    噹噹當——彈珠在玉臨陌腦子裡彈跳不停,跳得他眼角額角掙得疼。

    可還沒完。

    衛啟慧挑起雙眉,做出一個他以往從未見過的無比自信和挑釁的表情:「我與沈彤一直有來往,雖然我不知道她的事情,但她與我合作做北疆的生意。」

    「我還四派人手,奔赴不同國家地方,我要建立遍布所有國家和城池的生意網。」

    轟隆隆——

    苗之遠兩眼渙散,再跟雲不飄咬耳朵:「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用。」

    雲不飄同情看他眼:「沒關係,你可以慢慢學,時間有的是。」

    此時的苗之遠並未領悟雲不飄話中深意。

    玉臨陌複雜難言,他難以置信的問衛啟慧:「你,為何這麼做?」

    衛啟慧同樣複雜難言的看著他,話已至此,已經無法挽回。

    她嘲弄的看著玉臨陌,同樣嘲弄著自己。

    「為什麼?因為——作為女人,不能科舉不能參政,士農工商,我只能在最卑賤的商上做文章呀,還要掩人耳目。」

    「王爺,我有世家才,我有青雲志,我有不屈心,只因我是女子,我只能困在後宅。」

    「不如王爺你來告訴我——為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