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番外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番外三字體大小: A+
     

    皇帝連下三詔,催玉臨陌進京。

    更有私信十封,只讓他快快進京,原委卻是一概沒提。

    玉臨陌頭疼,他不想去,想也知道因為氿泉快到飛起的發展讓他回京只會被那些拈酸吃醋眼紅嫉妒的人圍攻。

    他哪裡有那個打嘴仗的時間。

    他很忙。

    但皇帝如此催促,他不免心慌慌,難道京城又出了什麼變故?上次是太子造反,這次——新太子還沒選出來呢。難道下頭的皇子坐不住了,武力逼宮?

    馬不停蹄進京。

    「皇兄,可是有變故發生?」他一臉緊張。

    皇帝一臉心虛。

    「你先好好休息,明日再說。」

    玉臨陌狐疑,難道,自家那位老太太要給自己指側妃?他真的很忙好不好?再說,他過了貪花好色的年紀,不對,他以前就不是重色的人。

    皇帝無論如何不肯說,等第二天他精神養足了,飯食也吃過了,還讓御醫給他號了個脈,確定他從身體到精神都足夠扛,才咳了聲。

    「弟弟呀,哥哥有件事一直瞞著你。」

    哥哥弟弟相稱,玉臨陌心底一漏,他這位皇兄可從來沒這樣親切過了,自從他七歲之後。

    天塌了?

    玉臨陌一時沒說話。

    皇帝目光躲閃:「那個,北部邊疆——」

    玉臨陌噌的站起:「北戎又犯邊了?我這就帶兵打回去。」

    皇帝忙按下他:「你看你,性急什麼,聽我慢慢說。」

    玉臨陌狐疑,皇帝不急,那便不是犯邊了。也是,自己沒聽到什麼消息啊。

    「那個,你不是忙嗎,我讓下頭人沒給你傳消息。」皇帝解釋:「不是哥哥犯皇帝的疑心病啊,是真擔心你忙不來。朝廷養這麼多人,哪能次次讓自家人擋上前。」

    自稱「我」,皇帝哥哥很不對呀。

    玉臨陌不動聲色,只拿眼睛看皇帝。

    「那個,那個,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北戎,國滅了。」

    國滅了?豺狼樣的北戎?是好消息。

    但看皇帝這想笑不敢笑像哭又不是哭的詭異表情,玉臨陌理智的沒附和。

    「那——臣弟恭喜?」

    皇帝心一跳,別,可別恭喜,後頭的話才重要。

    「那什麼,北戎滅了,建了新國,號大彤。」

    玉臨陌皺了皺眉:「大同?聖人之境?好大的口氣。」

    皇帝氣弱下去:「不是聖人之大同,是——沈彤的彤。」

    沈彤的——什麼?!

    玉臨陌猛的站起,眼珠子要瞪出來:「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震驚之餘,對皇帝的敬重也沒有了。

    皇帝跟著起身,伸手去扶,心道,御醫就在外頭,有事立馬就能叫。

    心一橫:「沈彤趁北戎皇子之爭,煽動內亂,帶兵直逼北戎京城直入皇宮,宣布北戎國滅,成立大彤,她登基為帝。」

    轟隆——轟隆隆——

    玉臨陌五雷轟頂,他站立不穩,幾下搖晃坐倒椅內,面色慘白,雙目失神。

    皇帝心裡慌慌,果然說不得,這個親弟弟他知道得最清楚,自尊心強得要命,做什麼都要比別人強,除了他這個皇兄,他不服任何人。如今,昔日的側妃成了皇帝...

    唔,他的皇位...

    搖頭,皇帝自己否決了這個猜測,便是他禪讓呢,人家沈彤是開國的皇帝,他總不能滅了自家的江山再從別人手裡搶回來。

    唉,這造化弄人的,瞞啊瞞就怕他受不了,可現在,瞞不下去了。與其讓他從別人嘴裡得知,不如自己告訴他,免得他知道再怨他。何況——

    玉臨陌半天才咽下那口說不清是什麼的氣,差點兒把自己憋死。

    皇帝親自捧茶送到他嘴邊,幸好這會兒屋裡沒別人,玉臨陌就著皇帝的手喝了口,面色恢復些。

    「您連下三詔把我召回來,是發生什麼事了?」玉臨陌定了定神,抬眼看皇帝,眼珠子黑幽幽的有些瘮人。

    「呵、呵呵,那個,沈彤——」

    「如今再直呼其名不合適了吧。」玉臨陌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句話。

    好,很好。

    皇帝乾笑:「那個,彤帝——來探親,估摸沈家得搬。」

    玉臨陌淡淡:「自該如此,沈家如今也是皇室了,豈能在大央為臣。」眼皮一掀:「這關我大央一個王爺什麼事。」

    「...」皇帝心道,我也希望不關你的事,可是:「彤帝想見你。」

    玉臨陌嘴角勾勾,勾不起來:「我不認識她,不必了。」

    皇帝嘴角抽抽,語重心長:「陌兒啊。」

    玉臨陌轉了個身,不看他。

    皇帝轉過去:「咱是大男人,大老爺們兒心胸敞亮。」

    玉臨陌問他:「你的貴妃若是去做別人的皇帝,你再試試說這話。」

    「...」狗性子。

    半天,玉臨陌自己緩過來:「行吧,為了兩國邦交,沒什麼是臣弟不能做的。皇兄你安排吧。我聽你的吩咐就是。」

    還在賭氣。

    皇帝手放在他肩上,重力按了按:「辛苦你了。」

    玉臨陌有氣無力笑了笑。

    跟逼他賣那啥似的。

    「對了,你去看看太后吧啊,知道沈彤的事後,老太太心裡也不得勁,這些日子吃吃不好睡睡不好。你去勸勸。」

    要不是親母子呢,一個脾氣。

    太後知道北邊新國的皇帝是誰后,一下就懵了,懵過之後又是震驚又是懊惱又是恨。

    沒規矩,不守婦道。

    誰家的妾不好好獃在後宅里跑出去做皇帝,這讓她這讓她——這讓她以後給心愛的小兒子找個什麼樣的小老婆?

    她可憐的小兒子啊。

    玉臨陌難看的扯扯嘴角,他去安慰?娘倆兒抱頭——呸,他才不哭。

    他玉臨陌放手的女人能當皇帝!

    誰能跟他比?

    不說太后見到玉臨陌是怎樣的悲催欲絕,只說皇帝親切的去見沈彤。

    話說,這種感覺還挺奇特的。皇不見皇,這個時代,兩個皇帝能同室相處幾乎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同一國的還是不同國的。

    說到這裡,他不得不佩服沈彤,才登基,又是異鄉,可人家愣是有膽氣跑到另一國,不怕他把她扣下?

    這不止是有膽氣,還是有底氣啊,能搶第一回就能搶第二回。

    兩個皇帝面對面,昔日都不能算正經弟媳的,如今已經平起平坐,皇帝再見幾次心中也仍是止不住的感慨。

    他笑眯眯道:「朕將昇平王喊回來了,陛下可以找時間宣見他。」

    喊別人陛下,挺奇怪的。

    沈彤微微一愣:「我何時說過我要見昇平王?」

    皇帝也愣了:「你不是說你想故地重遊見見故人?」

    難道——我親弟弟在你心裡連一見的價值都沒有?

    皇帝的面色有些不太愉快。

    沈彤腦子轉了轉,她的故人就非得是玉臨陌?呵,這些自以為是的男人。

    大彤急需建立良好的邦交,她只能笑著解釋。

    「我以為,王爺可能不太會想見到我,畢竟曾經...我也不想他尷尬。」

    皇帝面色稍微好轉,和藹的問:「那你是想見誰?朕將人宣來。」

    也好奇,比玉臨陌還讓沈彤惦記的,誰?哪個不要命的男的?

    沈彤一笑:「陛下,我想親去氿泉,見衛姐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