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番外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番外一字體大小: A+
     

    雲不飄是被魅無端背回無端殿的。

    其實她能走,但魅無端不讓。

    「你是不是傻,墨傾城發個詛咒自己自爆了,你發個詛咒能沒後遺症?這下好了吧,又得養多少日子。」

    雲不飄趴在他寬厚的背上笑個不停:「頭兒,我只是累壞了,不關詛咒的事兒,沒有詛咒,我在天上呆那陣子也耗費了許多精力。」

    神物豈是凡人能近的。

    魅無端充耳不聞:「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傻,好好一個機會給別人用去,你個傻孩子,多好的機會,你不是想家嘛,不是想你的親人嘛,你這個傻子,老子都不知道怎麼說你…」

    碎碎念。

    跟在後頭的眾人直翻白眼,這個時候你有力氣說這些了,不知哪個之前那會兒臉白的沒了魂兒似的。這是得償所願,有恃無恐了是吧。

    雲不飄抱著他蹭了蹭:「我才不回去,我家就在這,你在這呢,咱爺倆兒過一輩子。」

    你個傻子,跟我個糟老頭子有什麼好過。

    魅無端想這樣說,可喉嚨里發了一團糕似的撐得慌,好久才咽下去,咳。

    「跟我過就跟我過,你瞧著吧,我一定把無端殿修好,以後咱不叫無端殿了,咱叫公主殿。」

    雲不飄笑呵呵:「叫什麼都行,反正都是咱的家。」

    咱的家。

    魅無端揚眉吐氣。

    回到無端殿,遠遠的,眾人張大了嘴,只見原地哪裡還是大海棠樹,這是海棠樹海吧?

    毫不誇張。

    不知發生了什麼,突然生出那麼那麼多新的海棠樹,似一夜之間花結了果,果落了地,地鑽出苗,苗長成樹,樹開了花,花結了果…蔚為壯觀的一片,且外頭還有些稚嫩的小樹苗,若他們再晚些回來,是不是長得更壯觀真正成了海?

    幽冥主舉著胳膊撲進去:「發財了發財了發財了…」

    眾人瞪大眼睛,您老這歲數,可矜持著吧。

    帶著一身花瓣和花香回來,幽冥主興奮的搓雙手:「丫頭呀,你看,這麼多的樹,以前我不好跟你搶,現在分我些可好?」

    好,這麼多呢,品種太單一。

    雲不飄大方揮手:「行,自家人別客氣,你儘管拿,不然把母樹遷過去?」

    「哎喲,那多不好意思啊。」轉身:「快,都給我來,來挖樹,咱把善種帶回去好生養著。」

    嘿,沒見你多不好意思。

    幽冥主設下的結界不知怎麼的消失了,樹海自動分開一條筆直的寬闊大道,樹下落英繽紛水草豐美,一條條五顏六色的小兀獸在水裡遊動在草叢裡跳躍,小雲朵從樹上跳下來,落在雲不飄的肩頭,對著她呦呦呦呦一通亂叫,依戀的拱啊拱。

    雲不飄被它微涼的皮膚蹭得哈哈大笑:「乖,乖,以後姐姐都不走了。」

    魅無端大聲道:「聽到沒有?不走了。小崽子們多翻些地,你家公主最喜歡種地。」

    呦呦,呦呦呦。

    無端殿還是那個無端殿,沒有屋頂的無端殿,也不知道這石頭是什麼特質,爬藤都繞著它走。

    雲不飄想起來:「對了,不是收了些石頭嗎?拿出來補屋頂。」

    幾人你看我我看你,橙七:「石頭是卿未衍裝的…」

    走到終余山的時候,他們所有能裝東西的物件全塞滿了,再收集什麼只能卿未衍。

    卿未衍啊,不知這會兒死還是活。

    雲不飄發出的詛咒是為了墨傾城,發完后,她感知的很清晰,告訴大家:「墨傾城會活,但不知能活在哪裡,大概率不是在終余山。」對橙七暗妖:「不然你們去找找她吧。」

    詛咒是有反噬的,墨傾城詛咒反噬了自己,雲不飄的詛咒反噬的是…力氣,吃不下喝不下,提不起精神來。

    魅無端要立即帶人回家休息。

    幽冥主商未明和孟償自然跟著他。

    橙七和暗妖按說該去找復活的墨傾城,好歹這兩人還算有點子良心,表示這個時候他們當然要跟著雲不飄。

    幸好這樣做了,不然魅無端能當場弄死他們。

    確定了墨傾城能活,一行人誰也再不想別人。此時用到了,才想起,哦,還有個卿未衍生死不知呢。

    找是沒辦法找的,終余山變故後面目全非,哪裡知道他被開天劍踢到哪一塊呀,看他自己命大不大吧。

    還有別的那些人,也不知還剩下幾個活的。

    這些事他們管不到。

    魅無端道:「算了,現在那裡全是崩壞的石頭,好揀的很,我派人去抬些回來,咱把家好好拾掇拾掇。」

    雲不飄點頭,仍是有些有氣無力的。

    若不是大家輪番的給她一天檢查三次,確定她體內生龍活虎,真要以為她風燭殘年了,可見詛咒什麼的,輕易不要碰。

    孟償道:「我覺得還是得回氿泉,以往飄飄受傷哪次不是在坑裡睡一覺就好的呀。得回氿泉。」

    大家覺得是這麼回事。

    雲不飄搖頭:「沒用了,大陣沒了。」

    什麼?!

    什麼時候的事?

    雲不飄:「應該就是那個時候吧,事情太多了,等我回過神想起這事時,發現我和大陣的感應沒了。應該是破掉了。」

    又道:「破了也好,這大陣說實在的,有悖天倫,最好不要再出現。」

    「那你呢?」魅無端著急:「你留下的分身呢?」

    雲不飄道:「還在,等回去再收吧,現在,我就想好好睡一覺。」

    說著眼皮沉重,掀了掀掀不動,靠著魅無端的胳膊睡了去。

    眾人忙收拾出一間屋子來安頓好她,外頭冥境的城主們趕來,魅無端便喊著大家一起去幫忙挖樹。

    他閨女大方,他就不能給拖後腿。主動帶人先去了最先的大海棠樹。

    可惜,幽冥主力氣盡出也沒能撼動大海棠一分,人家態度明明白白:不搬。

    只得放棄,指示手下們去挖別的樹,孟償選的,正好挖出空地以後做別的規劃。

    幽冥主魅無端商未明抄著胳膊聊天。

    幽冥主:「不搬,地之心以後還回來?他不去精怪那裡?」

    魅無端:「可能就是個別院吧。誰知道那些神物又去了哪裡,萬一上去了呢?」

    商未明:「剛才我仔細看了,你那門面頂上的黑柱子,沒了。」

    魅無端揮手:「可走吧他,都知道神物是什麼了,他不走,以後我這地方得被人踏破。」

    「誰能想到,事情最後這樣終結了,神物都是那樣的,裡頭的事都是他們引起的,該著他們來收尾。」

    幽冥主長長一聲:「好歹都還在。」

    這個結局,挺好的。

    等雲不飄一覺醒來,幽冥主早回家種樹了,商未明也回了氿泉城,魅無端四個在近旁給她修了好大一片草原,挖的土鋪上,採的植物種上,不知是海棠樹籠罩給了增幅,還是天地間變得越來越好,全活了。

    現在的無端殿,花香草香樹香水香,採集的植物裡帶有的蟲卵竟然也孵化了出來,有了爬的蟲飛的蝶,雲不飄一出來便看見花叢上彩色蝴蝶飛來飛去。

    成雙成對。

    這真是,暴擊。

    回氿泉,收分身。

    人間的氿泉,離她上次回來,過去了三年的時光。

    末來茶樓彷彿一絲改變也沒有,她心有所感,急急推開前門又推開後門,向後院里去。

    孟償橙七暗妖也聽到什麼,緊跟而上。

    春日的時光里,一道倩麗的身影站立在花叢中,手拿花壺,回首望來。

    雲不飄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原來你在這。你在我家做什麼?」

    墨傾城笑:「這也是我家,你來的時候我也來了。」

    可不是嘛,她到哪兒她就到哪兒,牛皮糖一樣。

    雲不飄跑過去,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墨傾城扔掉花壺,重重的回抱她,埋在她的肩頭,聲音悶悶:「沒想到…你選了我…」

    雲不飄拍拍她:「嚇壞了,你可真死了一回。」

    墨傾城道:「嗯,可嚇死我了,其實——」

    她抬起頭:「後頭的事我都看著呢。」

    嗯?

    暗妖橙七打招呼:「傾城。」

    不勝驚喜。

    墨傾城嗯一聲,仍抱著雲不飄,對他們道:「前頭屋裡沒打掃,你們去擦一擦,檢查下傢具門窗什麼的,該修的修該換的換。」

    平靜淡定的很。

    本來就是嘛,大家都活得好好的,往後餘生還很長,很不必大驚小怪。

    橙七暗妖:…

    孟償:「跟我來吧。」別打擾人家小姐妹說話。

    雲不飄摸摸墨傾城:「你現在是——夜遊?」

    墨傾城點頭,拉著她到亭子里坐下,才細說。

    「我雖然自爆了,但我意識還在,就在——卿未衍身體里,或者說,我和卿未衍的意識,都在那個殼子里。」

    雲不飄點頭:「誒,對了卿未衍呢?」

    「沒死,你聽我說嘛。」

    雲不飄聳了聳肩。

    「你看到的聽到的,我也看到聽到了,才知真正的真相——」她搖搖頭,目光變幻,顯然也不知該說什麼好了,自己這多舛的一輩子,好像個笑話似的:「後來你不是被送下去了嗎,我也暈過去了,等我迷迷糊糊有意識,就是看到你在詛咒我——」

    雲不飄瞪大眼,狠狠掐她一把:「我詛咒你?」

    兩人哈哈笑成一團,笑得眼睛都紅了。

    墨傾城手背擦過眼睛:「說有意識,其實不過是看到些影像聽到些聲音,我什麼都不能思考,然後有道聲音在我耳邊說:去吧,去吧,去你最想去的地方…」

    雲不飄挑眉,你就來我的茶樓了?

    墨傾城笑著嘆息:「不然去哪兒呢,兩儀門我的家早沒了,仙族沒有我的立足之地,妖族魔族也不是,我不找你找誰呀。若不是進不得幽冥,我會直接在無端殿重生的。」

    她輕輕推一把:「反正你招惹了我就得一輩子負責。」

    「呸,警告你,離我遠些。」雲不飄盯著她的臉,嫉妒得不行:「憑什麼都是夜遊你氣色比我還好,真是沒天理了。我告訴你,你可是已經成親的人,不要礙著我的桃花運。」

    墨傾城下巴一抬:「那個不算,誰成親不拜天地呀。」

    雲不飄切切切:「不要卿未衍了?」

    墨傾城捂著嘴笑。

    「哎呀,發生什麼事了,你快說呀。」

    墨傾城擠眉弄眼:「憑什麼那麼容易嫁給他?我也是千嬌百寵養大的。」

    雲不飄冷冷一聲呵,還以為你長出息不要他了呢,還不是認準了那頭豬。

    她道:「你在這裡,會長也不跟我說一聲。」

    「我讓商師兄不要告訴你的,給你個驚喜嘛。」

    好吧,驚喜。

    「傾城——」

    說豬豬到。

    卿未衍竟是從後頭牆頭翻進來的,搞得雲不飄很懷疑他是不是腦子生了病。

    看到雲不飄,卿未衍並不驚訝,沖她點了點頭。

    雲不飄卻很驚訝:「卿未衍,你也變成夜遊了?」

    卿未衍道:「被神物用過的身軀毀壞的很徹底,不能用了。」

    雲不飄瞭然,開天劍那一踢,人摔成肉泥了吧。

    她才要問他怎麼回事,牆頭又翻進一個人來。

    高大英俊,正是月敕。

    不同於卿未衍,月敕是活生生的。

    雲不飄看著他,再看看他,看看他,再看看他,捂住了嘴,眼珠子亂晃。

    卿未衍黑線:「你胡思亂想什麼呢。我、和他——」沒關係!

    其實是有關係的,情敵。

    那日醒來,終余山空蕩蕩,誰都找不見,偏身邊正好有這個人。

    月敕醒來一看卿未衍正常的模樣,立即想到墨傾城應該無事,雖然看不上卿未衍,但他確定假如墨傾城不在了,卿未衍不該如此淡定。

    於是,走哪兒跟哪兒。

    順利找到墨傾城。

    月敕那個高興啊:「你我開啟新生,這次,我和他一起遇見的你,給我個機會,讓你知道哪個更適合你。」

    卿未衍要氣死。

    可人家月敕會表現啊,既懂事又禮貌,一日來三次,三次做三餐,一手廚藝竟相當的驚艷,沒見把墨傾城的小臉養得水汪汪嘛。種花養魚,彈琴唱歌,時不時還能說幾句優美的句子。

    卿未衍的臉天天都是綠的。

    飯菜,他不會做,最好的廚藝也是倒掉的結果。種花只會那一種,養魚把魚喂死了,這魚也真是的,你吃多了多游幾圈呀自己沒點數嗎?別的,他不屑跟他比了。

    纏著墨傾城快快與他補上正式的婚禮。

    偏墨傾城不樂意了。

    難道真對月敕動了心?

    這可不太妙。不知現在的月敕好不好套麻袋。

    雲不飄回來,月敕立即又跑進廚房大秀廚藝,雲不飄感興趣的跟著,卿未衍終於有機會單獨與墨傾城相處。

    「傾城,我們成親吧。」快快成親呀。

    墨傾城剪下花枝插在花瓶里,笑著看他:「這麼著急做什麼?」

    卿未衍拉著她的手按在自己心口:「我慌呀。我承認,月敕很優秀,如今又來了雲不飄,她對我一直成見頗大,以前就挑撥你我,如今不更得變本加厲。」

    「傾城,嫁給我好不好,你不嫁給我,我會死的。」卿未衍做小可憐樣。

    墨傾城咯咯笑,推推他:「我正要認真跟你說。」

    「你說。」卿未衍覺得不太妙。

    「嗯,成親的事,當然要進行。」

    那就好。

    「可是,我想等一等。」

    還等啥?

    卿未衍猴急的不行,被墨傾城按住。

    她微笑道:「飄飄你也知道的,她一直想找良人。」

    卿未衍頓時麻木,平板無波:「她不是有橙七暗妖嗎。」

    墨傾城嗔怪一眼:「那哪裡是那回事。」

    卿未衍呵呵:「她喜歡就行。」

    墨傾城又嗔怪一眼:「我將飄飄當親妹妹看,她又是迷糊的性子,我是這樣想的,等她嫁人,我再嫁人。這樣,我才能放心。」

    「那怎麼行?」卿未衍急的叫起來:「就她那樣的能嫁的出去?我這一輩子——」

    後頭的話被墨傾城瞪回去。

    他哀嘆一聲:「行嘛行嘛,都聽你的。但你不能給月敕機會。也不能給別的男人機會。」

    墨傾城笑了:「好。」

    「還有,我們才是最親近的人,一會我和雲不飄吵架,你得站在我這邊。」

    「…」

    「卿未衍!你是不是在說我壞話!」雲不飄從廚房跑來,怒視:「幸好月敕耳朵靈,你又在說我什麼?我告訴你,我跟你的欠賬還沒算完。記得我說的吧,有我在,你休想好過。墨傾城可是被你害死兩次,你還有臉來,你個大男人——」

    「我怎麼沒臉來,這是我和傾城的事,你知不知道你才是多餘那一個。我告訴,我忍你很久了——」

    「喲喲喲,你忍我,我忍你才對,不是看在墨傾城面子上——」

    「不是看在傾城面子上——」

    兩人又吵了起來,如今能當面鑼對鑼鼓對鼓,可不得吵個唾沫橫飛臉紅脖子粗。

    墨傾城笑吟吟望著他們,手裡捻動花枝,覺得再沒有比這更好的日子了,直到——

    「墨傾城,你說,你站我還是站他?」

    「傾城,你說,她是不是不講理?」

    咔嚓,花枝折斷,墨傾城按住腦袋。

    她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