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聚齊(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聚齊(二更)字體大小: A+
     

    「如果你們此時痛改前非迷途知返也出一份力,我們還能給你們美言幾句讓你們也分些功勞。如論如何,你們是攔不住我們的。」開天劍如此道。

    妖皇令怪聲:「若再不識好歹,一併解決了你們兩個。」

    呸!

    「道貌岸然的大騙子!」地之心突然憤怒,指責道:「把自己說得這麼本事怎麼不自己去破界壁?你們自己去啊,做什麼弄得這麼大陣仗,把那麼多人召集到終余山,還讓兩個小男女演繹什麼曠世絕戀!」

    底下的人:對哦,好像是哦,你們是神物啊,不過是將天捅個窟窿而已,不應該很簡單嗎?

    心中忽然升起巨大的恐慌是怎麼回事?

    豎起耳朵仔細聽。

    呆毛嘿一聲:「無能、自私、沒用、愚蠢——」

    開天劍沉默不語。

    「你閉嘴!」妖皇令大怒:「他們此間生此間養,自該為此間死而後已。螻蟻而已。」

    螻蟻——死而後已——

    底下的人心裡、骨子裡泛涼。

    商未明扇子一展飛快的扇了起來:「完了,入套了。」

    地之心憤怒:「呸,不要把你們的無能說成別人犧牲還得感恩戴德。你們不單用肉體仙胎來溫養你們自己,還要拉上這許多生靈給你們殉葬!讓天元大陸連通神界,一般的神都做不到,你們無非是打著抽取眾多生靈的靈力和生力壯大你們自己力量的主意,拉攏珠珠,是因為這些還不夠,你們還要製造怨靈,讓珠珠吸收怨氣冤氣憎惡之氣恐懼之氣。呸,眾生何其無辜,生前死後被你們利用得乾乾淨淨。這樣多的人,且都是天元修真之良才,無故枉死,你們背負得起這樣大的罪孽?!」

    嘩然——

    什麼?

    原來他們竟是——祭品?

    「那又怎樣?」開天劍冷漠:「法則流失,這裡的修真體系早殘缺不全,如今的修真之人早偏離了修真本質。他們,不修本心只圖修為,早入了魔障。活著,也是讓世間污濁。不如趁機清盪,拿來做破界使用,等神界法則流入,此間法則重新補全,自然有新人崛起。他們死,物盡其用,兩全其美。」

    好一句物盡其用。

    往日里高高在上的仙人們,終於品嘗到螻蟻的苦,心底有不甘,卻知反抗不過,只能認命…

    真真是,天道好輪迴。

    哈哈,這成神的真相竟是如此,竟是如此啊——

    當下,有些個人竟受不得這殘酷的真相,或許,是之前貪圖妄想的太多才接受不了,竟當場連連吐血道心崩塌迅速枯老了去。

    幽冥主:「唉——永遠別相信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商未明卻是冷笑:「我早說了,某些人,爛透了。」

    魅無端:「大掃除啊,真嚇人。」

    嘖嘖,讓你們圍著人家死咬,沒想到吧,你們也是瓮里的鱉!

    「廢話少說!你們讓開!」妖皇令霸道說道,同時狠狠向地之心撞去。

    地之心也狠狠迎上來,兩者撞在一塊,咔嚓,周圍空間破碎一層又一層,天空似乎晃了晃。

    雲不飄看得眼饞,若是自己也有這般能力…這回早跑了。

    開天劍:「再不讓開,別怪我們不念往日情誼。珠子,你往後退,他們兩個不是我們的對手。」

    「他們兩個不是你們的對手,那,再加上我呢?」

    一道清朗的笑聲綻開,一道青衣身影徐徐飛向空中膠著處。

    魅無端眨眨眼,猛的向後看。

    地上趴著的孟償,沒了。

    商未明倒吸冷氣:「這、這這這——」真是沒想到啊。

    暗妖橙七也是目瞪口呆。

    還是幽冥主眼睛利:「他是被控制的。」

    妖皇令驚叫:「墨靛,你不是死了?」

    墨靛頗為新奇的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最後啊的一聲:「你們連人形都幻不出了嗎?」

    …萬年不改一臭嘴。

    「呵,你還不是一樣。」遇到這個人,呆毛也沒了好氣:「你用的不一樣是別人的身體。」

    「不一樣不一樣,」墨靛笑眯眯,那笑容好討人嫌:「原本,打算死來著,活著孤零零你們也不找我玩,沒什麼意思,都死了一半了,誰知道呀,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算不著,人族沒落如斯,竟還能生出文正之風。嘖嘖,有意思,雖然弱了些少了些,好歹是個念頭不是?我就又活了,嘿,才發現,故人們在玩一出大的啊。你們都來了,不好缺我一個呀,我若不來,豈不是不給你們面子?」

    五神物:…

    給不給的,其實沒誰在意的。

    墨靛笑眯眯轉向雲不飄:「小姑娘,多謝你呀。」

    不是她胡鬧,激起文人那一潭死水,他是真選擇了身化大同的。死就死了,他沒什麼,但放過這世間生靈塗炭的罪孽,死也不能安心。

    雲不飄弱弱:「孟償…」

    「哦,他沒事,只要我不死,他就不會死,老夫太老了,自己的身體不好用了,借他的一用,用完必還。」

    雲不飄便道:「您…省著用…」

    墨靛哈哈笑:「好有趣的丫頭,你的到來,改變了很多事呀。」

    雲不飄訕笑:「用得上就好,用得上就好。」

    眼神不自覺的往上溜。

    呆毛一晃:「不準跟他說話。」

    墨靛手裡多了把摺扇,扇尾向他一點:「還是這般小氣,心胸不長個子也縮水。」

    呆毛跳腳,扯得雲不飄頭皮疼。

    就見他扇尾一劃,指向開天劍和妖皇令:「總比他倆要強得多。他們心胸不大,腦子更小。」

    再一劃:「人家都害你的命了,你還要理論,腦子也拎不清。」

    地之心:…

    再一劃,魔神珠瑟瑟。

    「我、我知道我不好——」

    「可你就不改呀,死性。」

    「...」

    雲不飄總覺得魔神珠紅了眼圈,這位——凡族的神物?當真——惹人嫌的很。

    不止惹人嫌,天也嫌。

    他指天指地指江山:「別縮頭縮腦,出來吧,你才是幕後主謀。」

    誰?

    當然是天道。

    天道沒有形體,它終於發聲,暮靄沉沉,行將入木。

    「沒錯,是我策劃的這一切,是我說服的開天神劍,妖皇神令,以及魔神珠。我做這一切,是為了避免天元大陸沉沒。與諸位守護天元大陸的任務是相同的。」

    墨靛笑眯眯點頭:「是,這一點我們誰也不能否認。你是好心。」

    「那你要攔?」

    「不不不,既然與我們目的一致,幹嘛要攔?非但不能攔,我們還要助你一臂之力。」

    狐疑,這麼好心?

    呆毛地之心:「墨靛——」

    墨靛擺擺手:「你看這樣好不好?來祭生大陣的才幾個人,並沒有十足的把握,我也出一份力怎樣?」

    開天劍妖皇令不吭聲,無數年的相處經驗告訴他們:這廝的話不能當話聽。

    天道卻是不熟悉,意外之喜:「當真?」

    「當真當真。」墨靛連連點頭:「就用文正之氣吧。」

    天道一愣。

    「再加上人族之氣運如何?」

    天道一噎,久久沉默。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