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九十章 更大的意外(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九十章 更大的意外(二更)字體大小: A+
     

    雲不飄在做準備,在月敕被拍走之後。雖然她不知道要準備什麼,但拉伸腿腳總是可以的吧?她給自己帶了個安裝在小腿和腳部的噴射器。異能流轉全身,只等墨傾城數一二三。

    假如這次,沒再有人搗亂的話。

    就在墨傾城吐出「不老不死」四個字后,正來回倒騰腿的雲不飄一愣,愣愣看著周圍突兀出現的一圈火焰。

    突然出現的火焰,將她圍在中間,火苗跳躍朝外,彷彿是她的一圈爪牙對外叫囂。

    這火…是冥王的!

    墨傾城背著她收了冥王的火!

    怪不得那時她問冥王要將她們煉化分開的火怎麼不知不覺就沒了,墨傾城說是因為冥主身死,他的東西自然跟著沒了。

    原來,是她偷偷收了起來。

    她是要在最後關頭、最有把握的時候用這火將兩人分開!

    雲不飄狠狠揉過眼角,眼中帶淚的笑:「不是忘了我嗎?怎麼還記得這個。」

    不能辜負她的安排。

    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打算如兩人先前安排的那樣,在她吐出最後一個字之前,一鼓作氣衝出去!

    墨傾城深深凝視卿未衍,泛著不詳暗紅的唇緩緩翕動。

    「不——」

    底下的人一呼吸。

    「傷——」

    底下的人二呼吸。

    「不——」

    底下的人三呼吸。

    就是現在!

    異能充滿體內,雲不飄宛如一隻沖得滿滿的氣球,霍得撒開口子,同時,一股巨力在她體內產生推動著她,兩力合一力,雲不飄來不及驚訝便被自己和巨力一下推了出去。

    咕嚕嚕嚕——

    滾的姿態。

    雖然狼狽,但成功了!

    隨著她的滾出,詛咒的最後一個字「滅」從墨傾城的嘴裡滑出。

    帶著對命運的釋然。

    魅無端和商未明同時向這邊沖,見到墨傾城身上有個人影跌出來,滾落開,正是雲不飄,大喜過望。

    成了!

    真的成了!

    喜不自勝,下一秒,被天威無情碾壓在地。

    詛咒已成,決不允許任何人破壞接下來的一切。

    雲不飄:「不——」

    墨傾城自爆。

    卿未衍:「不——」

    爆炸形成的龍捲風向卿未衍歸去,險些卷到雲不飄。

    魅無端在下頭大喊:「下來,快下來!」

    雲不飄看看龍捲風,看看下頭,哭喪著喊回去:「我動不了。」

    什麼?

    動不了?

    商未明臉色一變:「不好,天道要剷除異數!」

    什麼?!

    龍捲風鑽入卿未衍體內,卿未衍身體發出白光,白光越來越盛越來越強,盛大強烈至比太陽還刺眼,眾人眼裡流出眼淚不敢直視。

    雲不飄也被刺得雙手遮目。

    商未明袖子遮臉朝天:「快跑,他要殺你——」

    神已成,殺死一個雲不飄比捏死一隻螻蟻還簡單。

    雲不飄淚水狂流:嗚嗚,我動不了。

    出都出來了,鬼知道她為什麼動不了。

    龍捲風漸漸弱下,墨傾城的一身修為與氣運皆被卿未衍吸收,風散去,原地立著一個人形太陽。

    不可直視。

    烏雲已散,天地風消,人形緩緩抬手至腦後,竟從脖子位置緩緩抽出一柄光亮不可直視的劍來。

    雲不飄眼睛劇痛,覺得一定又紅又腫,她強迫自己去看,空間里有防強光的眼鏡,她沒帶,這樣強度的光照,任何眼鏡都沒有用。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越看越覺得適應,好似眼睛里的疼痛也在緩解,難道,是神經被破壞麻木了?

    她看著人形,不敢大意,卿未衍要幹嘛?是不是要劈界壁了?可這個角度,這個方向——喂喂,你別亂來,你劈死我墨傾城會恨死你!

    雲不飄敲打腿側,眼淚汪汪,我好恨,恨這雙腿關鍵時刻掉鏈子。

    卿未衍舉著劍不疾不徐的的揮了過來。

    這速度,侮辱性極強。

    地上魅無端:「怎麼了?怎麼了?事情怎麼樣了?我什麼也看不到。」

    靈力全用到眼睛上了,法寶也拿出來了,可視野里除了白光什麼也沒有。

    商未明悶悶的聲音就在旁邊:「我也瞎了,什麼也看不到。」

    魅無端著急的捶地:「飄飄?飄飄!你給回個話啊——」

    雲不飄苦啊,我現在不敢動哇,也動不了哇。

    卿未衍的光劍朝她腦袋正中落,她還以為終於逃不過,那光劍離她0.01…好吧,沒那麼誇張。事實上,劍鋒離她三尺還遠的時候,嗖一下,呆毛竄了出來,架住了光劍。

    又軟又薄的呆毛,架住了又沉又利又刺眼的光劍,這誰能信?

    可事實便是如此。

    此時此刻,她好後悔往日沒對呆毛好一些。

    好獃毛,逃過這一劫,我保證天天給你刷油保養。桂花味玫瑰味還是百花香,隨你挑。

    呆毛此時沒心情挑頭油,它小小的身軀穩穩的架著光劍,光劍大大的塊頭狠狠壓著呆毛。

    兩個…啥,就這樣僵持的對峙。

    對峙中,烏雲再起,雷霆亂竄,電光匯聚中瞄準了呆毛。

    「滾——」

    不知從何來的怒喝,彷彿真正的雷神對蛇鼠一窩,電光滅了,雷霆散了,烏雲狼狽四散。

    而不可逼視的長劍和人形光芒連閃,越閃越弱了下來,最後維持在一個雖然仍舊刺眼卻勉強可看的程度。

    雲不飄的眼睛一點都不疼了,崇拜的鬥了兩眼向上看。

    而地上的人在那一聲「滾」中,大多數被震的連吐心血昏了過去,只有少數修為高的維持著清醒,漸漸緩過眼裡的疼痛嘗試的往天上看,模模糊糊能看個影子。

    橙七暗妖爬到商未明魅無端身邊,魅無端往後望了眼,看到孟償臉朝下的趴在地上。

    嘖,修為太低了,千萬別死嘍。

    商未明胳膊肘拐拐他,意味深長:「看不出來啊,你老小子還留了這一手。」

    魅無端一頭霧水:「我真不知道那是什麼。」

    商未明嘖嘖:「你猜猜,卿未衍手裡拿的是什麼?能抗住那個的又能是什麼?」

    魅無端凝重,臉色變了又變。

    商未明:「有人護著喲,你閨女八成能活。」眼角掃過面上麻木的橙七和暗妖,知趣的不再說。

    雲不飄活不活兩說,墨傾城是已經死了,魂都不留。

    唉,可惜了。

    此時,上空異變再生。

    原本呆毛和長劍僵持,長劍劈不下,呆毛也頂不開,突然卿未衍身上光影一晃,什麼東西出了來,飛到呆毛和長劍之間。

    赫然是一顆珠子。

    扇柄狠狠一拍手心,商未明脫口而出:「著!」

    確認無疑不用懷疑了。

    長劍——開天劍。

    珠子——魔神珠。

    呆毛——

    「你們夜遊的神物是什麼來著?」

    魅無端面色有些複雜,心中更是一言難盡。難怪歷來他們夜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一族的神物是個什麼形狀。原來是根呆毛?!果然不能對外說,便是自己人也不知道為好。

    商未明沒期待他回答:「得,這下好了,原本你家飄飄、墨傾城、卿未衍就是那樣的關係,這下好,原來是一人身上帶了一件神物,看看這婆媳夾角怎麼在神物身上上演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