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古(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古(一更)字體大小: A+
     

    墨傾城疲憊的按住了額側。

    雲不飄發飆:「你幼稚,你全家才幼稚,你全門都幼稚到尿床!我就是好奇了,我就是去看了,墨傾城都沒說什麼你嗶嗶個屁!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什麼,你不就是嫉妒墨傾城聽我的,呸,她就喜歡聽我的,她就喜歡我!你不配!」

    「你才不配!你才跟傾城幾年,我們是青梅竹馬多少百年的情分,你一個半路插隊的夜遊,你也配!」

    「嘿嘿嘿,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你早遇見你早娶啊,偏偏她跟我形影不離日夜相守呢。你啊,晚了,就算成了親她也離不開我了,她的心、在我身上!」

    雲不飄陰颼颼一字一頓道:「有、我、在、你、永、遠、別、想、洞、房!」

    轟——這話殺傷力太大,橙七和暗妖使出全部力氣才把人給按住。

    孟償奓著兩隻手,怎麼了怎麼了,這是怎麼了,平日里多彬彬有禮的人,怎麼就跟失心瘋似的。

    卿未衍喉嚨里出聲:「雲不飄,你莫要欺、人、太、甚!」

    墨傾城扶額:「你可閉嘴吧。」

    卿未衍:「傾城,你看到了吧,她多欺負人,你還凶我。」寶寶都要委屈死了。

    雲不飄得意:「看到了吧,她和誰才近。」

    「你閉嘴,我說的是讓你閉嘴。不要仗著我對你好就欺負他,他是我夫君。」

    卿未衍更委屈:「你還對她好?」

    雲不飄也不服:「夫君怎麼了?墨傾城你眼光要放長遠,夫君如衣裳想換就換,好朋友才能一輩子。」

    「雲、不、飄——」

    「怎麼滴,你們放開他,我看他能對我做什麼?」

    「你、有本事你一輩子別出來!」

    雲不飄:「略略略。」

    下一秒,卿未衍突然平靜,整理衣冠,好整以暇。

    有鬼!

    「呵,說來,我認識不少仙子,仙族的妖族的魔族的,別的不說,來這終余山此時此刻就在的,便有不少。之後少不了與三族交涉,橙七暗妖,你們跟我一起去,你們要維護傾城的利益。哦,孟償,你也一起吧,你思路敏捷口才好,很能幫上忙。」

    雲不飄大怒:「卿未衍你不要臉!」

    卿未衍淡定一撣衣袖:「都是為了大傢伙兒,我多辛苦辛苦沒關係的。」

    雲不飄:「不準去!」

    卿未衍慢悠悠道:「你還能控制住他們的手腳和心?」

    雲不飄冷笑:「是啊,你也管不住墨傾城的手腳呢。墨傾城,我要見世面!死都要死了,臨死前,我要多多看好看的男子才甘願。對了,我要見月敕。」

    月敕?

    卿未衍動作一頓,抬頭看墨傾城:「月敕出現了?你怎麼沒跟我說?」

    優秀如卿未衍,也不得不承認月敕是一個很有資本的對手,如不是他和墨傾城早情深相許,誰是最後贏家還真不一定。

    心裡酸成一片海。

    墨傾城咳咳:「那個——那個——」

    感覺頭皮燒著了似的。

    商未明丟著瓜子皮感慨:「這才是活生生的修羅場啊——」

    魅無端也感慨:「幸好我是爹。」

    然後兩人一起感慨:「這婆媳的問題哦…」

    仙人也解決不了,尤其這婆婆是沒法分家的。

    就這樣吵著架到了孤崖,兩人終於閉了嘴,大家的世界終於清凈。

    從上往下看,正好下頭是暴風肆虐的時辰,肉眼可見空氣流混亂而莽撞的在山崖下回蕩。

    橙七在旁邊尋了塊大石丟下,只見那石頭落下去發出輕輕一聲,變成石粉不知灑向哪裡去了。

    墨傾城:「只能等風停的間隙再下。當初我們過了風這一關,火那一關卻無論如何也闖不過的。堅持了一天的時間,始終未找到另一面,便返回了地面。」

    卿未衍激她:「你不是運氣好?說不准你能過去。」

    這個傻子。所有人都這樣想。

    果然,雲不飄根本不搭理他,直接對墨傾城道:「我運氣好,走,下去。」

    立時,卿未衍紅了臉,氣得。

    要不是不能分開,他早親手把她送走,不管送去哪兒,永遠都不要再看見她!

    墨傾城:「真下去?」

    有點心動呢。

    卿未衍:「傾城——」

    雲不飄悻悻:「我逗他呢,下去幹嘛,沒興趣。走吧,這裡寸草不生,收幾塊石頭,咱們再往裡走。」

    卿未衍:算你識相。

    雲不飄:呸,我怕你個鬼,我和墨傾城是有真感情的。

    墨傾城:我好難,哪個我都不能封嘴。

    這次,有人暗中跟上來緊緊盯梢,幾人都覺察到都沒點破,點破又如何,現在沒有再抗爭的必要。

    或者說,墨傾城和卿未衍下定決心后,以往視作敵人的三族,已經成了跳樑小丑,不足為懼。

    跟就跟吧,這點子出息。

    只是商未明莫名低落:「如今多數人皆是如此的行事上不得檯面,問道不問己,問己不問心,典籍上記載的浩然長風,已多少年不見。昔年我還幼,曾眼見一位高人羽化,那才叫真真的率性洒脫瀟洒不羈,天地都為之離去而感傷,流風回雪,萬木披素,山河暗殤。那之後,再不見真正的仙人…」

    如今的仙人,不過是掛著一個仙人名頭的蠅營狗苟,恥於掛齒。

    「你說的是長流道人?」魅無端問。

    商未明點頭:「就是他老人家。」

    橙七暗妖表示不認識,孟償更不知道。

    卿未衍和墨傾城倒是聽說過:「曾聽說,長流道人才有真正的仙人之姿。」

    魅無端回味:「確實。其風骨可傲天地。」

    雲不飄聽得心裡抓撓一樣:「頭兒,真正的仙人之姿,是怎樣的?」

    魅無端便道:「你只是看著他,便如沐浴清風朗月,看見山河本色,嗅見葳蕤蔥蘢,聽見春夏秋冬,嘗見喜怒嗔樂。長流之後世間再無仙啊——」

    如此盛讚。

    雲不飄…想象不出來。她倒是被勾起初次見橙七時的愉悅感受。

    道:「橙七向我走過來,對著我笑,彷彿夏秋之際的檸檬香,我就很開心。那位長流道人,很好看嗎?」

    橙七難得的羞澀,原來飄飄對他是這種感覺嗎?

    魅無端仔細打量橙七,又打量過暗妖,再看卿未衍:「這個,不太好說,你的眼光,有些奇怪。他不像卿未衍那麼得眾多女孩子喜歡,不過喜歡他的女子倒是情深不悔。他沒有成家,也沒有喜歡的女子,一生都在遊歷。」

    商未明道:「相貌我可以說一句,雖然沒人說他冠絕天下什麼的,但他站在那裡,沒有任何人能奪去他的風采。」

    雲不飄啊一聲:「若能親眼一見多好。」

    她也不可能做什麼,人家羽化的時候商未明才是個孩子呢,年齡差別太大。但,不影響崇拜呀。

    「誒,對了,墨傾城,你的親外公長得好不好看?」

    眾:…我們在說風采,你只在意好不好看,好庸俗的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