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採集(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採集(一更)字體大小: A+
     

    「月敕。」墨傾城一聲輕嘆如吹過樹梢的微風:「如今的你的修為,我也看不透了呢。」

    要知道,她這雙眼睛可是得過奇遇的,只要境界不是比她高太多,她都能看出來。而她的境界,並沒有隨著自爆而暴跌,反而在天威的逼迫下更精進了些。

    月敕一頓,眼底露出悲涼來。

    墨傾城笑了:「你看出來了不是嗎?我、我的出生、我的存在,就是天命呀。」

    天涯還是海角,或者誰也去不了的絕境,她就是天命所在,她擺脫不了她自己呀。

    墨傾城柔和道:「月敕,你要好好的,我不希望你去終余山。」

    月敕將要出口的一句「我隨你去」被擋了回來。

    他深深看了墨傾城一眼,拔地而起,頃刻不知所蹤。

    橙七擔憂:「他不會胡來吧?」

    暗妖:「他現在很厲害,我打不過。」

    橙七斜他一眼,就知道打架。

    墨傾城意興闌珊:「走吧。」

    雲不飄按捺不住:「說,快說說,這個月敕,是什麼人?你和他有什麼故事呀?他喜歡你對不對?快說快說呀。」

    直到靈舟飛上天空,墨傾城收拾了情緒,才沒好氣道:「是是是,喜歡我有什麼奇怪,我這麼優秀。」

    雲不飄:「...你再也不是那個單純正直的墨傾城了。」

    「跟你學的。」

    這時,魅無端喲了聲:「怎麼不跟著了?」

    靈舟越飛越遠,那群蒼蠅一個不見跟上來。

    橙七啊一聲:「必是月敕打發了。」

    魅無端商未明對視一眼,魅無端:「月敕誰呀?」

    他對三族的人事從來不熟,卿未衍和墨傾城的八卦知道些還是因為說的人太多,不想聽也被灌了一耳朵。

    商未明第一次直接誇一個人:「是個漢子。」

    魅無端:「喲?」

    商未明:「魔族的,行事隨魔族豪放不羈不拘小節,心性卻難得的正直。若生而為仙,也是像卿未衍那般被全力培養。」

    魅無端:「你很欣賞他嘛。」

    商未明笑笑:「確實。以前打過幾次交道,未必不能成為好友。」

    後來,他叛出宗門,跟以往徹底割裂。

    雲不飄問橙七暗妖,他們眼裡月敕為人如何。

    兩人不能不誠實回答:「不想與他為敵,他也不會與我們為敵。」

    是個好人。

    雲不飄莫名想到女同事的話:「以前有人跟我說:你想拒絕哪個男的又不好意思,就跟他說『你是個好人,但我們不合適』。是不是這個意思?」

    眾人:...確定我們說的是一回事?

    墨傾城冷笑:「呵,你拒絕過別人嗎?」

    一招誅心。

    雲不飄:「這樣好的男人都看不上,你眼瞎。」

    來啊,互相傷害啊。

    墨傾城不甘示弱:「你看上了你去追啊。」

    雲不飄反擊:「鼓動我去追別的男人,你果然放不下橙七和暗妖。你這個渣女!」

    橙七暗妖:「...」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當著眾人面爭吵不休,比著賽的給對方捅刀子。

    被迫旁觀的男人們瑟瑟發抖。

    這就是女人的戰爭?可為什麼呀?女人都這麼無理取鬧無事生非無話不談?

    聽聽,連沒有洞房都拿出來攻擊人,好像你就洞過似的你又比她好到哪裡去。

    不知誰帶頭,五個大男人貪吃蛇都不打了,蹲在地上托著臉,聽她們吵,這邊臉累了便換另一邊。

    比打妖獸都累。

    暗妖說出心裡話:「女人太可怕了。」

    四隻點頭。

    孟償:「聖人早有雲,女子難養。這怎麼養,早晚拆了屋。」

    拆屋?

    四隻同時看向魅無端。

    魅無端:「這叫一脈相承,親生的。」

    呸。

    吵著吵著,到了終余山,其實離著還很遠,但在遙遠的地方已經看到。

    雲不飄張大嘴,使出自己最大的文化:「巍峨兮,壯哉。」

    孟償也是頭次見,路上經歷多少凡界不能比的山山水水,他吟詩他作畫他嘆為觀止,可任何山山水水加起來,都沒有終余山給他的衝擊大。

    喃喃:「這不是山,這是開天闢地的巨人身軀吧?」

    天,無法量其高。地,不能測其根。

    其實天地都是套在終余山上的罩子吧?

    「這麼大,這麼高——」雲不飄讚歎,話風一轉:「在這樣的山裡周旋才幾年你就被殺了?嘖嘖。」

    墨傾城:為什麼你總是搞不清重點!

    又吵了起來。

    一眾男人扶額。

    商未明頭痛:「落下去,我要走走。」

    幾人立即附和,他們也受不了了。

    落腳地是一片原始大森林,最矮的草也有人高,見此風景,雲研究員立即上線,眼鏡一戴,人畜必害。

    想逃走的幾個男的立即被抓了壯丁。

    「你們看到的所有一切,除了活物暫且不管,別的都要。土壤石頭水,空氣植物和菌菇。」

    墨傾城也不敢吵了,生怕耽擱了雲研究員的正事,飛在草尖上采草種。

    雲不飄甚是可惜,若是她能親自出來...嘖嘖,看看這些個外行手粗腳粗的笨模樣。

    一二三..百千萬...

    雲研究員眼冒綠光,物種太豐富了,這是一塊多麼寶貴的寶地啊。

    墨傾城等人也眼冒綠光,修行這麼多年,從來不知道草有這麼多樣。

    這還只是草,樹還沒收集呢。

    雲不飄的隨身空間放不下樹,這裡的樹苗都有凡界一棵成年樹那麼大,能放幾根?

    讓魅無端收。

    魅無端:「我哪有那麼大的隨身洞府。」

    雲不飄奇怪:「不是人人都有?」

    魅無端一口氣噎死,是我太窮。

    橙七好笑:「你不能以傾城的身家來推測別人,她哪樣東西不是外人不可求的。」

    雲不飄異常可惜:「我想把這裡的物種移栽到無端殿呢。」

    眾人面面相覷,你怎麼不幹脆將終余山搬你家?

    收集了一個月,商未明說什麼都不幹了:「我能憑認草養活我下半輩子。」

    聞到草味就想吐,受夠了!

    雲不飄說他:「會長,吃得苦中苦,遇事不會哭。認草算什麼呀,跟著我種草唄。可有前途了。」

    商未明:...老子不想聽你說話。

    靈舟飛過森林,是草地和泥沼,雲不飄又要往下落。地表這麼不同,裡頭生長的植物絕對不一樣啊。

    大約大家心裡都想在可拖延的範圍內能多活一天是一天自在一天是一天,她說什麼就做什麼。

    收集收集收集...

    暗妖人生迷茫:「曾經,我夢想有一隻尋寶鼠,如今,我就是鼠王!」

    幾人聽了哈哈大笑。

    誰讓他走刺殺一流呢,泥沼里的植物根在泥土底下深處,他不下去挖誰去?

    雲不飄摘下眼鏡:「這就叫愛得深沉。」羞澀狀。

    暗妖一個激靈,下次下坑,果斷拉上橙七,都沒讓他來得及換一身衣裳。

    雲不飄哀哀:「別看這裡靈氣好似匱乏,但這土,真肥啊,若是在我手裡,我保證能種座寶山出來。唉,唉,唉。」

    一連三嘆,墨傾城都感受到她恨不能撲到地里用肚子裝土的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