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月敕(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月敕(二更)字體大小: A+
     

    「後來呢?」

    幾人很有興趣的問。

    「後來啊,被吊打了唄,打得很慘,好在知錯能改,重拾祖宗遺訓,夾著尾巴做人,有好轉,但——」

    雲不飄可惜道:「這些也只是我聽前輩們說的。我出生時,生態已經崩了,世界變得很可怕。也不知是不是人類作孽太多終於得了報應。」

    她道:「孟償的話給我啟發。突然,我就想——」

    「你們這裡的人更能禍禍啊,挖靈植殺靈獸,打個架輕則破壞地表重則滅絕一方生靈,怎麼就不遭報應呢?」

    眾:「...」你好像很遺憾哦。

    墨傾城想想道:「應該是有吧,天地靈氣越來越少了。」

    「嗯,那天道怎麼不弄死你們呢?」雲不飄真切的不解:「弄死你們不就沒人消耗靈氣了嗎?」

    眾:「...」幸好你不是天道。

    商未明:「靈氣越來越少,不正是在慢慢殺死修道之人?但靈氣真用光了,天道也會隨之消失吧,它也要自救吧。」

    雲不飄想了想:「也是。」

    她望天:「不落雷,我們猜錯了嗎?」

    魅無端笑道:「我們乖乖按著它的計劃走,它怕節外生枝讓我們改變心意吧。」

    雲不飄對孟償道:「你要記下這一切,以後給凡人著書立傳,讓他們多認識世界認識自己,多好的世界啊,千萬不要步我家鄉的後塵。」

    不得不說,你操心真多。

    可還有一點她不明白。

    「靈氣算不算天道的命?」

    幾人對視過:「算是。」

    要知道,這是修仙的界,若是沒了靈氣不能修仙了,修仙的意識不復存在應該會影響到天道的存亡。

    「那麼,你們這群只消耗靈氣不產出靈氣連棵樹都比不上的——啃噬者,算是天道衰弱的罪魁禍首是它的敵人吧?」

    眾人再對視,你這樣說誇大其詞了吧?大家生下來就修鍊啊,人生下來就吃飯啊。

    「天道果真是你們的親娘自己想法子補充靈氣連通上界對你們卻一絲懲罰也沒有嗎?」

    商未明:「修鍊越來越難了,晉陞越來越慢了,這不算懲罰?」

    墨傾城:「其實,修鍊的人也越來越少了,我記得我爹說過,說每十年招收的新弟子的數量,逐漸下降,好靈根也不如以往常見。」

    橙七看過暗妖:「妖界有差不多的跡象。」

    暗妖則道:「我們一族的數量,能組個村。」

    村...

    商未明與魅無端卻表現的很淡定,只是聽著。

    「只是這樣嗎?」雲不飄想不明白:「不說天地無情?只是這樣程度嗎?」

    眾人黑線,不然你要怎樣?

    只是雲不飄再沒出聲,進了自己的空間,大約是去思考記錄了吧。

    中途要休整一下,老在靈舟上哪怕有遊戲玩也有些昏昏沉沉莫名暴躁,需要腳踏實地。

    靈舟一停,後頭的魔族緊張,立即有人上來問怎麼了。

    魅無端瞪眼:「沒靈石了,飛不動了。」

    魔族立即奉上一大堆:「不夠我們還有。」

    魅無端氣:「你們是魔族,用靈石像什麼話。」

    魔族嘿嘿的笑:「不然用我們的魔舟也行。」

    商未明扇子一點:「飛累了,要休息。」

    魔族:「你們不用腳走路啊。」

    魅無端眼一瞪:「好哇,魔族地貴不讓踏是吧,我們回仙族去。」

    「別別別,讓踏讓踏,這不是怕耽擱你們的行程嘛。」

    一群魔族悻悻的看著靈舟被收起,幾個人落了地,還跟在後頭。

    煩不勝煩。

    商未明:「你們再跟,我們便回仙界。到時,你們去給三族交待。」

    「別、別,我們這不是擔心你們不熟悉這裡嘛,給你們帶路。」

    只要人往終余山的方向去,沒人會催著他們更快一步。逛個街的時間總比打架用的時間少。

    知趣的散了,暗地裡的眼睛多了。

    幾人只能當感受不到,眼不見心不煩。

    魔族的地方沒什麼好逛,幾個人都來過沒什麼稀奇,唯二沒來過的孟償多掃了幾眼便不覺得有什麼好看了,反而有些嫌棄他們太外放的審美,而雲不飄也同樣覺得不太喜歡,太濃烈,鬧心。

    大家走了走,活動了筋骨,便打算再度啟程。

    暗地裡盯著的人鬆了口氣。

    「傾城——」

    一道醇厚的聲音,一個高大的男子從天而降,他黑髮在背後張揚,墨色的衣裳上深紫蘭紋路浮動似猛獸蟄伏。

    「傾城——」來人又喚一聲,聲音里有掩藏的擔憂和懊惱。

    墨傾城恍惚一下,笑了笑:「月敕,好久不見。」

    橙七和暗妖看著來人,有驚訝卻沒有厭惡。

    看來是認識的,不是敵人。

    月敕的目光落在她挽起的發上,痛惜一閃而過,他看著她,有自責和後悔:「那一天,我看著你坐著鸞車離開兩儀門——」

    墨傾城恍惚了一下。

    月敕苦笑:「我就走了,我去了天角海,現在才回來。」

    天角海,是天元大陸的盡頭,天險無數,有去無回,死亡之地。

    沒想到月敕是去了那裡,怪不得後來一直沒再見。

    墨傾城笑著道:「能從天角海回來,看來你所獲匪淺,恭喜。」

    「恭喜什麼呀,差點兒死掉,誤打誤撞找到一處上古遺留的傳送陣,僥倖出了來。」月敕苦笑:「我一出來,才知道——你的消息。早知如此,當年我就該強硬帶你離開。」

    哇哦,大瓜啊。

    雲不飄立即支棱起耳朵,嗖嗖的小眼神把月敕從上掃到下,從下掃到上。

    唔,長得挺不錯,就是吧,太壯。不是她的菜。

    月敕有瞬間的汗毛直豎,不悅掃向周圍,重重發出一道哼聲。

    暗地裡的人如胸口被山撞,七竅流血,紛紛昏迷過去。

    應該沒人偷窺了吧。

    他傳音墨傾城:「跟我走,我知道天角海里的路徑,我帶你去天角海,誰也找不到你。」

    墨傾城一愣,深深望著他,同樣傳音:「你要與天下為敵?」

    「他們算哪門子天下。我和你去天角海,永遠不回來。」

    墨傾城搖頭。

    月敕沉默一瞬,苦澀一笑:「我送你去,你帶地圖進去,和,卿未衍。」

    能聽到傳音的雲不飄,這是什麼神仙配角?

    「喂,他說是真是假?」

    假如說真的,她必須要罵一聲渣女啊。

    墨傾城此時沒空搭理她,她拒絕月敕:「這是我們的決定。」

    月敕著急:「傾城,天命如此待你,你不能認命!」

    急急道:「你是不是怕那些人攔你?不怕,我得了幾樣上古的好東西,我發誓,將你,還有卿未衍,將你們兩個平平安安順順利利送入天角海。」

    雲不飄:哇,什麼神仙男配。

    「傾城,世外的事再不能打擾你,你不是愛著卿未衍嗎?你們兩個,只你們兩個——傾城,我想你活下去。」

    雲不飄:澇的澇死,旱的旱死。她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孽才只配眼睜睜看別人情深生死相許。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