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八十章 補辦(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八十章 補辦(二更)字體大小: A+
     

    橙七的關注點卻在另一點:「他說他有瞞過天道的辦法?」

    幾人面面相覷,人已經死乾淨,什麼辦法也問不出來了。

    墨傾城道:「沒有那般容易,沒見冥主多聰明,他以為的辦法未必是辦法。」

    「早知這樣,該讓他多活一會兒,問出分開你們的法子,你該赴死赴你的死,連累我家飄飄。」魅無端手指背擊打手心,甚是可惜。

    四人側目,所以啊,為什麼您老人家一句沒問就和人家打起來還把人家給打死了?

    魅無端無盡懊惱。

    這時,雲不飄出聲,只聽她疑惑道:「先前,冥主被圍住,不是說當場煉了我們?放了火燒我呢,很疼呢,後來——後來怎麼著了?」

    冥主放火燒她,接著拎著她甩來甩去,然後又毒她,那毒,疼起來根本不是人受的,一下子蓋過灼燒的痛楚,她就忘了,再後來,呆毛帶她逃出去,直到毒解,好像不知什麼時候那火就滅了。

    墨傾城道:「冥主自身都難保,哪有精力再維持煉化,他死都死了,更留不下痕迹。」

    雲不飄可惜:「早知道存一些,研究一下看是什麼東西。」

    眾人都可惜,無論如何,兩人還是分開比較好。

    魅無端開始教訓雲不飄:「讓你亂跑,看看多危險。」

    雲不飄乖乖受訓,等魅無端滿足了一腔老父親的心,趕緊攆著人回去。

    氿泉,商未明守株待兔,別提多幽怨:「那麼好玩的事情都不叫我,還是不是朋友。」

    魅無端眉頭一挑:「我們前腳才發生的事,你後腳就知道了?六族公會耳朵長到幽冥去了?」

    「跟公會什麼關係。上次去認識了幾個朋友。誰不得給自己準備後路啊,我還沒想好死後轉世還是從頭修鍊呢。」商未明擺擺手。

    孟償不能相信:「會長,你上次去幽冥一步都沒踏出無端殿吧,去哪裡結識的朋友?」

    商未明掃他一眼:「不要將別人想得跟你一樣無能。路上認識的。」

    興緻勃勃:「早等著你們回來,來來來,我準備了小酒,咱們好好聊一聊。你個老魅,厲害啊,把冥主都幹掉了。給我好好說說。」

    魅無端拒絕,他抬頭看了眼天:「我們這就出城,我觀城外,來了不少人吧,不給凡族惹麻煩,我們這就走。」

    商未明想了想:「那也行。我囑咐一聲。」

    他也要跟著去,得跟會裡說一聲,發了道傳音符便完事。

    一行人不做停留的出了城,嗖嗖嗖前頭落下好些人,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看。

    商未明不耐煩的揮袖子趕人:「滾滾滾,都去終余山等著,別在這裡擋道。」

    裡頭一人開口:「真去終余山啊?」

    言外之意,不是逃到別的地方去?

    卿未衍和墨傾城出來表態:「終余山。」

    攔路的人你望我我望你,仍是不信,但都將路讓開,看他們去的方向,的確是終余山。

    終余山很遠,出了凡界可換乘靈舟,但現在他們用縮地法術,有時候快些有時慢些,總體來說,大家不約而同沒太快。

    雲不飄從里往外望,酸溜溜得不行,把墨傾城指揮得團團轉。

    「那朵花,我要。」

    「那叢草,連根挖。」

    「那幾種樹,盡量根莖葉齊全,看有沒有去年的種子留下。」

    「那邊的土顏色不太一樣,挖一桶。」

    「那河的水樣,裡頭蝦蟹,底下的泥巴。」

    卿未衍忍無可忍,鋤頭一豎:「哪有你這樣折騰人。」

    墨傾城拉他:「飄飄有用。」

    雲不飄:「就是,你懂個屁。」

    可卿未衍不如墨傾城知道的多,不知道有門叫科學的學術就是研究這些的,認為雲不飄出不來故意折騰墨傾城。

    他對雲不飄道:「你想要什麼,我給你。」

    雲不飄又來一句:「你懂個屁。這叫民生。」

    還民生,我還仙生呢。

    孟償很不悅,看卿未衍的眼神頭次帶著輕蔑:「民生,關乎百姓生存之大計。在你看來幾把土幾棵草,在百姓看來那就是一季的糧食一家人的肚皮。你們鞋底的泥,是凡人的命。飄飄採集這些,自然有天大的用途,你不懂,不要亂叫。」

    亂叫,這是罵他汪汪?

    卿未衍臉色難看。

    雲不飄:「就是,植物採集了可以分析經濟價值和環境價值,土壤分析出來能知道適合種哪類作物,甚至能找到礦產。水樣分析能搞水產。我做這些都是有用的。」

    卿未衍沉著臉:「我們要去終余山。不是你也急著去?這些事情哪裡還有時間。」

    「怎麼沒有時間啊。喏,我已經都分析出來了。得了些結果的,我都整理了要交給孟償的,以後他會交給當地的官員和朝廷,很有用的。」

    說著,雲不飄對孟償道:「之前我們不是路過一片不毛之地嗎?土壤里錫含量豐富,應該可以開採。」

    孟償點頭:「銅鐵難買,百姓多用錫器,很有用。」

    雲不飄:「就是嘛。」

    魅無端便道:「有什麼麻煩,人家墨傾城願意偏你嘰嘰歪歪,挖個土撬塊石對咱來說不過一抬手。我家飄飄可沒要求大家停下來等她。」

    墨傾城輕輕推他手臂,卿未衍深吸一口氣:「是我出言不遜。」

    雲不飄大度:「沒事,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墨傾城心情也不好,強忍著罷了。」

    卿未衍一愣,望向墨傾城的眼裡全是愧疚。

    橙七忍不住問:「難道你不覺得——」怨恨?

    年輕的生命終結在最美的年紀,成全別人犧牲自己,不怨嗎?

    雲不飄道:「還好,我已經死過一次,現在的好日子都是撿的呢。啊,是,你們當然不甘,你倆還沒成親,誒,對了,要不咱現在給你們辦個婚禮?」

    哈?

    婚禮?

    話頭是怎麼扯到這上頭來的?

    眾人一愣,墨傾城微微紅了臉,卿未衍不由心動。

    商未明眼珠一轉,扇柄敲打著手心:「甚好甚好,我和老魅算長輩,做見證人。」

    卿未衍:「傾城...」

    墨傾城轉過臉,卿未衍嘿嘿笑起來。

    傻子。

    橙七暗妖看不過眼,怎麼繞來繞去還是這渣男,張口欲說,魅無端眼裡刀子瞄準他們,兩人閉上了嘴。

    是啊,什麼立場,他們只是朋友,要尊重朋友的選擇,真要攔了,渾身長嘴都說不清了。

    雲不飄很開心:「我還沒參加過婚禮呢。」

    其實有機會參加的,但——憑什麼她要去吃狗糧?!工作餐它不香嗎?

    曾經,雲研究員的野心: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何謂盛大?全研究所的人都來參加,讓他們的狗眼親自見證,她、雲不飄、嫁出去了!

    不用想了,這個野望永遠不可能實現了,她被釘死在單身一輩子的光榮榜上。

    真特么戳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