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屠夫(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屠夫(一更)字體大小: A+
     

    雲不飄大叫:「我不見了頭兒不會放過你的,還有——幽冥主!對,幽冥主也不會放過你!」

    冥主:「那老東西算個屁。」

    「哎喲喲,背後說人可不好。」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冥主剎時轉了腳尖飛向另一個方向。

    雲不飄將腦袋又抬又扭,沒看到聲音的主人幽冥主,急得在心裡大叫:您老人家倒是抓住了他再出聲。

    「你不怕幽冥主你別逃啊。」

    冥主冷冷一笑,雲不飄背上生疼哇哇痛叫。

    原來,一道火焰從冥主手上生出落到她背上。

    冥主道:「老東西難纏,想壞我好事,看他能不能救下你了。」

    什麼意思?

    墨傾城:「他開始了。這火有些古怪。」

    這就開始做連體分割手術了?不應該找個安靜安全的地方先做麻醉嗎?

    犯人就不配做麻醉了?

    嗚嗚,頭兒,我再也不亂跑了,以後一定跟緊大人不掉隊。

    憑空失了閨女的魅無端發飆,在結界上尋到一絲異常,判斷是冥主的氣息,當場狂化,變身修羅神,煞氣衝天。

    橙七暗妖暗吞口水,這樣的魅無端,他們聯手也沾不得便宜。

    便是卿未衍,也心生涼氣。

    幽冥,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幸好他們對陽界無意。

    殺氣騰騰的魅無端循著那一絲氣息追去,恍若戰神臨世,萬族退避。

    遠遠有人過來,不相信的揉揉眼:「媽呀,那不是魅屠夫?」

    誰把老魅刺激成這樣了?要血流成河呀。

    遠遠墜在後頭,一邊通知大家:有熱鬧看,不知哪個倒霉催的惹怒魅無端,魅屠夫再現幽冥。

    收到消息的夜遊沸騰,出大事了,快去看熱鬧哇。

    同時互相點名,看看哪個不在,究竟是哪個惹到那煞神。

    點了半天,沒少哪個啊。

    不知誰弱弱來了句:「冥主呢?」

    ...哄——

    這熱鬧可反了天啊。

    有人直叫喚:「要魅屠夫干倒冥主,咱是不是捧他做冥主?」

    群里酸一片。

    沙辟渾道了句:「懸,老魅對這個不感情趣,上次冥主推選他就沒摻和。」

    眾人莫名鬆了下。

    卻又聽沙辟渾道:「要是他那小公主有意,老魅肯定給她爭一爭。」

    立時群里炸了,怎麼可能,一個小女孩罷了,有什麼本事。

    沙辟渾涼涼開口:「什麼本事?種出一片綠洲來,你們誰有這本事?」

    況且人家種的是啥?大家心裡都清楚,就因為清楚,已經酸得不想提那倆字。

    負責跟蹤魅無端的:「別瞎叨叨了,都快來匯合,我這眼皮子跳不停,怕真要出大事。兄弟們,武裝上。」

    啥?武裝上?這麼嚴重?不能是兩界開戰吧?

    再不酸話,爭分奪秒往那裡趕。

    雲不飄頭上豆大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掉,背上疼得死去活來。幽冥主幾次出聲,冥主直接轉頭跑,如是幾次,墨傾城覺察出冥主應該是被包圍了,每次出聲越來越近跑得越來越短。

    可怎麼不能搞搞偷襲直接把人放倒?

    幽冥主:以為我不想呢,誰能偷襲冥主?只有我。但我也沒把握一招拿下他,你們怎麼辦?

    「收——」

    不知第幾次,幽冥主出聲不再調侃,而是短促有力一個收字。

    黑暗中,金星閃現,一個兩個無數個,連成一片。

    冥主立在虛空,咬牙痛恨:「誰也別想壞我好事!」

    金星折射金色線條,連接成網,眼見網成,突然遠處衝來一團濃厚血色,流星一樣射了進去。

    幽冥主:「哎呀呀,誰在搗亂。」跌腳拍手:「不管了。」

    金線閉合,將闖入的血星一併關入。

    卿未衍、橙七、暗妖、孟償撞在金線上,被反彈而回,掙扎著爬起,仰頭望。

    金色玲瓏塔,塔身錯落有致一百零八位城主寶相莊嚴,幽冥主立於塔頂笑吟吟,不怒自威。

    塔身中間內部,魅無端狠狠撞擊冥主。

    雲不飄哇哇大叫:「頭兒,他要弄死我,你快弄死他——頭兒你怎麼變得這麼奇怪?」

    橙七喃喃:「這是——」

    卿未衍:「功德塔,你我都進不去的。」

    暗妖在衣服里蹭,感覺很不舒服。

    孟償:「我不是壞人,我能進去吧?」

    三人同時側目,我們就是壞人了?

    跟蹤魅無端的人終於飛過來,累得半死,雙手拄著膝蓋,抬頭大喘氣,也是被眼前一幕驚呆。

    「不不不、不對吧,這是在幽境啊,你們、你們來幽境是什麼意思?」

    幽冥主眯著老眼看了他一會兒,恍然:「哦,原來是小平涼啊。」

    小平涼。

    來人臉皮狠狠一抽,他好歹也是個宮主,不求您喊一聲奚宮主,叫一聲奚平涼不臟您老人家的口吧?

    奚平涼無奈的向上飛,最後停在矮幽冥主半身的位置,訕笑:「怎麼驚動了您老人家,這是出什麼事了?您看看,這陣仗鬧的,大傢伙兒還以為哪裡要開戰呢。」

    你冥境要對幽境開戰?

    幽冥主老神在在:「老朽掐指一算,將有大事發生,人老了,見不得流血死人,才帶了人來,這不,正好趕上,把禍亂的頭子逮住了。這下好了,禍亂就在這禍亂,亂不到別的地去。雖然禍在幽境,幽冥一家,不用太感謝老朽。」

    奚平涼臉皮抽了又抽,要說這人老了,臉皮都成精,什麼掐指一算什麼逮禍頭子啊,分明是你們特地設了陷阱來陷害的。

    幽冥主袖著手:「我們可沒摻和你們的家事,裡頭那幾位,沒我們冥境的人。」

    奚平涼立時無言,乾笑:「啊,是,那——」

    訕訕的退後,在群里嘶吼:快來吧——瘋了——幽冥主帶人抓了冥主——魅屠夫和冥主幹起來了——

    不明所以,誰抓了誰,誰又和誰幹起來?怎麼聽著這麼亂呢?

    奚平涼:別問我,問就是不知道。快些來,冥境大小頭頭來齊了,這陣仗,嚇死人。

    「嚇死人。」橙七悄聲道:「原來幽冥有這等手段,這樣看來,若是幽冥攻上陽界,還不知是怎樣一敗塗地。」

    說三族。

    暗妖不服,小聲道:「你也不看看這些人在幽冥什麼地位。」

    孟償趁機宣傳:「是不是心悅誠服甘拜下風?沒關係,現在死,有後門。」

    呸,你才死。

    塔里冥主幾分氣急敗環。

    「魅無端,你瘋了不成?你親手殺死你唯一的徒弟?」

    這個瘋子,一照面,不,應該說,遠遠瞧見這瘋子直接加速不要命的衝過來,明明他將雲不飄舉起擋在身前,可這個瘋子,反而加快速度手裡長戟刺過來。

    明晃晃的,對準他心口,還有擋在他前頭的雲不飄的心口。

    又瘋得忘了自己是誰?

    可恨手裡小瘋子,見著這一幕不但沒害怕,反而哭唧唧讓他弄死他。

    不怕刺了她自己?

    關鍵時候還是他閃躲,拽走雲不飄。

    長戟更密集刺來,次次對準他的要害,根本不顧手中人質。

    瘋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