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間清醒(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間清醒(一更)字體大小: A+
     

    「跳,跳,快跳。」

    仙子還怕泥巴湯子。

    墨傾城站在裡邊高高的土堆上,彎下膝蓋甩了幾次手,看對面另一邊的土堆,玩心大起。

    「你猜我能跳多遠?」

    雲不飄翻了個白眼:「十萬八千里。」

    墨傾城哈哈大笑,彎著腿將兩條胳膊蕩來蕩去,蓄足了力使勁一蹬。

    沒十萬八千里,穩穩噹噹踏在對面的土堆上。

    也不短了,雖然壕溝不深,卻寬,至少十幾米,若是旁邊有人瞧見,必得大呼小叫大俠。

    墨傾城咯咯笑:「我還能跳得更遠你信不信。」

    雲不飄又翻一個白眼,信,怎麼不信,她也能,不說別的,夜遊的身體,一口氣憋住能順風飄十里。

    「我頂風跳。」

    雲不飄嗤她,就這風吹樹葉響的三級小風,你真好意思。

    墨傾城好意思,深吸一口氣,從高高的土堆上往天上跳,矯健的燕子一般。

    雲不飄說風涼話:「好不容易得了身體,撒了歡了。」

    迎著風,墨傾城笑成銀鈴鐺,只是清脆的鈴鐺聲突兀一停。

    前頭空氣里突然出來個人,伸著兩隻手扶她。

    「傾城表妹——」

    墨傾城一個驚嚇,險些崴了腳,靈魂出竅中麻木的團了兩團什麼塞到扶住自己小臂的兩隻手裡。

    來人一愣,看眼後退的她,再低頭看手裡:「這是什——」

    轟轟隆隆——

    爆炸氣團散去,原地只剩一根烤焦的黑木樁。

    及時後退保護住自己的墨傾城訕訕的摸鼻子,沒什麼誠意道:「對不住啊,你突然出現,嚇我一跳,我也不知道怎麼就給了你這個。」

    頓了頓:「你還接了。」

    她想,那一秒,絕對是雲不飄做的主,不干她的事。

    雲不飄:呸,我見光死我做的什麼鬼,是你自己,你的內心早就想這樣做了。

    墨傾城:好吧,是挺爽。

    都蘭呆立原地,用畢生的修養抑制自己不爆發。

    太丟人了!

    若不是他出身富貴,若不是身帶多重防護,若不是有轉移傷害的傀儡...這會兒他已經死了!

    高階雷符,在他手裡爆開,兩隻手都有,十好幾張!

    你墨傾城敢玩這一手?!

    墨傾城:可是你敢接啊。

    都蘭深呼吸,隨著胸膛起伏,噼里啪啦掉炭渣,他的寶衣——

    墨傾城忍不住去看聲響密集處,嘖,熟了吧,這味挺香的,烤狐狸什麼的,她還沒吃過。

    都蘭也看去,只見自己兩隻手光禿禿皮焦骨酥,手指頭只剩短短的根。

    頓時,一口老血在喉嚨里徘徊。

    他話說不出半句,深深看墨傾城一眼,如來時那般突然的又走了。

    墨傾城吐了吐舌:「有病。」

    雲不飄跟著道一句神經。

    「他是來勾引你的,那句表妹喊得,那個百轉千回喲。」雲不飄嘴裡泛酸。

    對著她的時候可沒這麼平易近人。

    「跟他們計較呢。」墨傾城對狐族的做派很清楚,有好處的時候他們能讓你相信你就是他們的全世界,可一旦翻臉,他們能第一個對你撩爪牙。

    不屑理他們。

    道:「你能出來了,開心不開心?」

    雲不飄道:「能出來的是你,我開心什麼呀。我又出不去,沒法親自踏一踏城外更廣闊的天地。」

    墨傾城笑:「你才進去幾天,好好體會下我以前的日子。」

    雲不飄嚷:「身體是我的。」

    「哎呀,你跟我客氣什麼,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呸,除了一筆爛賬你能共享什麼?我可是堂堂公主——」

    「橙七暗妖不是我介紹給你的?」成功堵了某人的嘴,墨傾城笑得眉眼彎彎:「就憑這一樁,你一輩子都得感激我。」

    雲不飄再呸她:「把自己當媒人了,你也不看看他倆到底喜不喜歡我。」

    哎喲,怎麼就突然人間清醒了?

    雲不飄憂傷的捂著心口:「跟她們說的不一樣。她們說,愛上一個人,高興的時候什麼都願意給他,不高興的時候就想殺死他。」

    墨傾城:...很愛憎分明。

    「我高興的時候不可能什麼都給他們,不高興的時候只想不看到他們。這是愛嗎?」

    呃...不是。

    「他們高興的時候也不會把所有交給我,反而不高興的時候真有可能殺我吧。」雲不飄淡淡。

    像上次,她嘴缺德,說墨傾城送死就送死唄,兩人看她的目光喲,要殺了她呢。

    墨傾城感受到她的難受,自己也不舒服,很過意不去,她柔聲勸道:「感情這種事說不清的。有一見鍾情,也有日久生情,但誰和誰能生情,不是自己說了算的,要有緣分。總有一日,你會遇到一個喜歡你你也喜歡他的男子。」

    總之,一廂情願太辛苦。

    當然,看她這樣子,也不是一廂情願。

    雲不飄苦惱:「我就想知道愛情是什麼樣的。」

    愛情什麼樣啊,墨傾城無聲笑了笑,同赴黃泉而不悔吧。

    有人過來,口喊傾城,是卿未衍來接她來了。

    雲不飄又酸了,橙七和暗妖誰也沒來呢,可見他倆真沒多在意她。

    橙七暗妖:冤枉啊,這是在氿泉,你能出什麼事?

    可墨傾城能出什麼事?人家卿未衍怎麼就來巴巴的接?

    生悶氣。

    墨傾城與卿未衍講了都蘭的事,好奇:「上次被天道懲罰,他應該傷得很重吧,怎麼短短時間又跑來了?狐族自詡高貴,捨得讓病弱的少主勞累?」

    卿未衍牽著她的小手,兩人在暮色里緩緩行走。

    「都杉死了。」

    哦?終於死了?

    墨傾城神色淡淡:「罪孽纏身,早該死了。」

    以磋磨虐殺為樂的人,現在才死是眾生的悲哀。

    「都杉死前發瘋,同室操戈,死了不少狐族,其中有兩個長老,重傷的更多。經此一事,狐族元氣大傷,難免有落井下石的上門挑釁。」

    墨傾城驚訝:「都杉不是只吊著一口氣了?還能發瘋?」

    「誰知道裡頭還有什麼事,狐族那些詭秘的手段——索性狐族近些年越發不積德,報應了。」

    「狐族迫不及待要做些什麼鞏固在妖界的地位。」

    「都蘭才來找你的吧。」卿未衍忍笑:「只是沒想到,一句話沒說完,被你炸了去。」

    他能想象得出來,那些個狐狸,愛乾淨到令人髮指的地步,被炸一身灰,沒現出原形殺戮泄憤都要贊一聲高義了。

    墨傾城不好意思的歪了歪頭:「我都沒反應來,不知怎麼的抓了兩把雷符塞過去,他自己接的,也沒丟出去啊。」

    眼珠亂轉的模樣煞是可愛,就像從前。

    卿未衍寵溺一笑,大手揉上她的腦袋:「對,他自找的。」

    奇怪的氣氛流淌。

    雲不飄氣得哇哇叫:「天都黑了還不回去,大晚上的不回家你倆想幹嘛?」

    真敢幹嘛她就、就就就、喊救命。

    兩人相視一笑。

    雲不飄:...氣死老子了啊啊啊!

    回到茶樓,見著魅無端第一時間哇哇作哭,控訴:「這麼晚我才回來,你都不知道去找我一找!」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
    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