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七十章 想救你(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七十章 想救你(二更)字體大小: A+
     

    好了,這下關係捋清楚了。

    去神界的好些神好比是他們太空移民的那批人,而留下的這些仙啊魔的六族人,就好比是——喪屍和變異動植物等等。

    原來,她竟是從一個末世跳到另一個末世嗎?她能來這裡,是命運里的惺惺相惜嗎?

    雲不飄哭笑不得。

    那眼下的局面,好比喪屍有法子拯救世界,變異動植物又有別個法子,那她和墨傾城與卿未衍,大概是——能源石?

    被自己的想法逗樂,她可真珍貴呀。

    想通之後,不可遏制想到別的:「爺爺,若是我死了,善種也會受影響嗎?應該不會吧,我已經將它種了出來,長得好好的,不然,我將海棠樹移栽到冥府吧,冥主那個老壞蛋不知打的什麼主意呢。」

    她怕冥主會對海棠樹下手。

    幽冥主訝異:「你想好了?要知道善種長在幽境也是幽境的造化,有好處的。」

    雲不飄認真想了想:「我怕冥主發瘋。他非得和我杠上。」

    幽冥主糾正她:「盯上的應該是墨傾城。」

    說到墨傾城,雲不飄徵詢她意見:「你要不要出來和爺爺打個招呼。」

    墨傾城翻白眼,我一直旁聽,這半天過去你才想到我,不怕我尷尬?且,她與幽冥不熟,該說什麼?

    仍是大大方方出了聲:「爺爺好。」

    雲不飄喊爺爺,她也跟著喊吧,話說,她這輩子都沒喊過這樣的稱呼,一時有些新鮮。

    幽冥主:「好好好,可憐的孩子。」

    墨傾城:「...」

    所謂明人不說暗話,她和卿未衍的事不能說,但三言兩語里,大家心裡都清楚罷了。

    覺得自己說話戳心窩,幽冥主想了想安慰她:「也是天道要算計你,不然你今日還沒這樣高的成就。」

    神可不是好造的,那得從娘胎里養起,天資根骨這東西,只有天能安排。

    這個角度想的話,墨傾城還真是得了便宜。

    怪不得兩族通婚,人家生下的混血修鍊不易她卻嗖嗖往上漲呢。

    但是——這話似乎更戳心窩呢!

    自以為安慰到人,幽冥主問她:「聽丫頭意思,你是要服從天命了?」

    墨傾城自嘲:「先前那般鬧,不也是上頭意思,鬧得越厲害,我得的機緣倒是越多,修為也是一日千里。」

    再道:「我再不去,天道又要劈飄飄,上次險些奪了舍,我去,好歹飄飄還有機會。」

    她頓了頓,又道:「我,我們,放不下這份責任。」

    幽冥主點點頭:「想得開就好。」

    墨傾城:...確定了,老人家非常不適合安慰人。

    雲不飄:「沒有不死的法子嗎?」

    幽冥主:「看它想要的能不能得到唄,說句不好聽的,她,和他,出生都是天道安排的。」

    欠著人家呢。

    雲不飄嘆氣:「這叫什麼事。」

    墨傾城開口:「如今內情明朗,我和他甘願赴死,但飄飄不能被我們連累。您有沒有法子將我們分開?」

    幽冥主上前一番探查,最後無奈搖頭:「這情形,詭異的很了,怎麼纏得這麼黏呢,便是我出手,都沒把握好好分開。這是怎麼弄的?」

    雲不飄沒記憶,墨傾城倒記得,將那時情形說來。

    「得得得,這下可好了。估計真是分不開了。」幽冥主拍手:「這叫什麼事。」

    什麼意思?

    「怪不得天雷劈你劈不停,可不是劈你嗎,你壞了它最後一道最關鍵的算計。」

    雲不飄冤枉:「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幽冥主問墨傾城:「你臨死發咒,那咒,是不是那時直接出現在你腦海的?」

    墨傾城:「當時一腔恨意,只覺我就是那樣想的——」

    「沒錯了。終余山,可不是個簡單的地方。你發那咒,更是不簡單。最後一句,是將你的一切灌輸給卿未衍,裡頭可不止你的修為,更有你一身氣運。這麼要緊的關頭被撞了,就跟對面你要刺的人突然換了個一樣。」

    墨傾城愣愣:「所以——其實詛咒落在了飄飄身上?」

    雲不飄嚇一跳,我中詛咒了?

    幽冥主莫名想笑,他真的笑出聲來:「這可真是陰差陽錯,你和卿未衍怎麼生死糾葛,就怎麼跟丫頭沒完沒了,這真是——氣死它了喲。」

    兩人傻了。

    詛咒竟成了?還落在雲不飄身上了?

    「可我沒覺得我得了什麼好處啊。」雲不飄好無辜的樣子。

    「還沒得好處,若不是有這個在,你一個異界來的一縷孤魂,天雷隨便一道霹靂你便煙消雲散了。」

    可為什麼它還要弄死她?

    「大概如你們所說,來不及了,將你的意識打散,不影響什麼。」

    幽冥主說著心中沉重,天道都覺得來不及了,那——心再沉了沉。

    墨傾城心中也沉痛,能猜想得到,若是天道都著急的話,怕是天元大陸的危機已經迫在眉頭,靈氣——她還未被三族通緝的時候,已經發現某些地方靈氣不足,近些年進階的人也少了些,難道,靈氣真的要枯竭了?

    如此局面,以她的所學和思想,是萬萬不能不管的。

    罷了,舍了這條早有安排的命去。

    確定幽冥主不會放棄雲不飄,還有那根呆毛在,雲不飄便有了兩層護身符,她不想再耽擱,表達自己要去終余山的意思。

    而雲不飄設身處地,拿末世置換了當前局面來想,自己也無法眼睜睜看著人類自救失敗不是?也沒了拖延反抗的念頭。

    幽冥主道:「一路順風。」

    雲不飄和墨傾城:老人家真的很戳心。

    而魅無端得知雲不飄要讓墨傾城頂著她的殼子回到陽界去終余山,險些氣炸。

    「你是瘋還是傻,還是狂妄自大到天殺你都死不了?」

    雲不飄抱著腦袋躲他戳戳戳的手指,叫道:「頭兒,大廈將傾吶,你也在其中,我想救你。」

    說得魅無端眼一紅,才做了幾天的父女呀,他的父女緣就這樣淺?

    「頭兒,換了你你也會這樣做呀,為了我你也會這樣做的,對吧。」雲不飄抱住他。

    魅無端仰臉閉目,最後:「走,我送你去。」

    又想到什麼:「先回去,把橙七暗妖叫著,他倆得陪著你。」

    活著解悶,死了殉葬。

    也行,反正他倆不是要跟著墨傾城嘛,為此橙七還那樣跟她說話。

    哼。

    又有別的想法:「既然咱能出去了,你把你的人都叫來唄,我看看。」

    我品品。

    墨傾城:...你的點永遠這麼清奇。

    先回無端殿,魅無端發愁,窮啊,什麼裝備都沒有,抄著胳膊對著大海棠琢磨半天,不然頂著這個走,據說天雷不劈善種。

    上前推樹,全部力氣使上,紋絲不動,樹葉都沒落下一片。

    什麼叫蜉蝣撼樹,這便是了。

    不死心,讓雲不飄煉化:「成了你的私物,關鍵時候護主,本來就是你種出來的,它得感恩,還你一條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