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找劈(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找劈(二更)字體大小: A+
     

    人口田,男丁獨有,賦稅低且終生持有,並,能繼承,當然,親子孫才行。不說能有多少,養活人是沒差的。

    女孩生下沒地分,只有嫁人後落了夫家的籍,村裡才給分。

    因此,一家六女,的確難養。

    尤其在她們胃口變大之後。

    設身處地想一想,只有地里收入,孩子又多,漢子能說出這種挑釁律法和傳統的話來,真的是生活所逼。不敢就餓死了,敢還能搏一搏。

    苗縣令當然不可能就此等大事給出回復,他只能就荒地的開墾安撫下漢子,自己去找玉臨陌。

    雲不飄跟著一路去,幸好,玉臨陌今日也在王府中,若是在城外,她還看不了熱鬧。

    「王爺,農女要求分丁田,商女要求立女戶。如今她們的呼聲越來越高,更有家裡族裡人支持——下官要頂不住了。皇上他老人家,是什麼意思呀?」

    此事早有苗頭,玉臨陌私信與皇帝報告,至今沒回復。

    沒回復很正常,貿然提高女子待遇,定會讓朝廷風吹草動,拿出女帝時期說事。

    可氿泉的發展,已經脫了軌,他們阻擋——怕是要折了胳膊腿。

    玉臨陌長嘆:「說也不說一聲就給女子長力氣,好歹打個招呼讓我們有個應急之策啊。」

    苗縣令眨眨眼:「老天的意思咱凡人哪能強求。」

    「滾蛋吧。」難得見玉臨陌爆粗,他狠狠剜他一眼,割掉他肉般:「別給我揣著明白裝糊塗,老天哪裡不降福澤偏偏降到氿泉來,偏偏她雲不飄剛來沒過久,不多不少就氿泉城裡,她雲不飄也不多不少不出氿泉。」

    苗縣令訕笑:「王爺您不說下官都沒想到。」

    呸,一丘之貉,吃裡扒外。

    玉臨陌:「你去看過沒,她回來沒?王妃說她說過,還會回來。」

    苗縣令愁眉苦臉:「自從她走了,那末來茶樓就進不去了,仙人的手段吧,門窗推不開,牆也翻不過去。」

    哼,跟那麼多人告別就不跟我告別,還是不是朋友。

    玉臨陌便道:「你多去幾趟,哪有丟下這樣一個爛攤子自己拍屁股跑的,一個不慎,朝廷傾覆。」

    「哪有這麼嚴重。」雲不飄果斷收回精神力,掩不住的心虛,問東福:「都有誰來找過我?」

    東福:「誰知道啊,你不在我還在這幹嘛?反正真有事會裡肯定能知道。」

    「...」

    不知道說他什麼好。

    雲不飄決定打死也不出去,什麼叫她惹的爛攤子,哪有得了天大便宜還賣乖的。哼,就算苗縣令爬牆摔死了,她也不會管。

    讓東福去忙自己的,她自己留下,杜三繆那個傢伙,明知道自己回來愣是不露面,就在學院里黏著薔淺淺。

    薔淺淺耐心真好,若是自己,早一鞭子抽出去了。

    呃,說到鞭子,那一天,自己鞭策橙七,他身上的衣裳碎了,露出後頭...

    雲不飄捏住鼻子,沒想到橙七看著瘦,身上線條很分明嘛。

    墨傾城:「我能感受到你的想法啊,為了我,能不能矜持些?」

    雲不飄回懟:「人家只是想一想,你完全可以想卿未衍反擊回來嘛。」

    「...」

    「話說,你跟卿未衍——」雲不飄壓低聲音八卦兮兮:「有沒有造娃娃?」

    轟——

    「我們止於禮。」

    雲不飄不屑:「那就不是真愛。」兩人在一起多少年了,從年幼到成年,哦,就欠著一道成親典禮,不信之前就沒有親親抱抱舉高高:「難道他不行?」

    「...」

    雲不飄讓她在鏡鑒里顯形,扒著看。

    墨傾城被她看得毛骨悚然,半天,聽她點著頭道:「你看著不像不行的。」

    我——

    正經點行不行?!

    雲不飄表示:這個,不太行哦。

    墨傾城懶得理她:「雷母雲要補充雷電之力,脫力太久,它會陷入沉睡的。」

    「哦~原來它不行。」雲不飄搖頭晃腦。

    可憐的雷母雲愣是被她氣得昏迷三秒鐘。

    「嗚嗚,傾城,你把我收回去吧,我還是個孩子。」為什麼要受這份折磨。

    雲不飄哈哈大笑。

    直到魅無端回來,雲不飄才放過打趣兩人。

    魅無端看過她,敲她腦袋:「嚇死我,怎麼人一不在跟前你就鬧大動靜?」

    嫌天雷劈不到幽冥自己劈自己?

    雲不飄喊冤枉:「我也沒想到會那樣,我以為畫符沒成功呢,根本沒抱希望。最後我扔的卿未衍的雷符,只想阻一阻老妖婆——對了,老妖婆是不是又為難你了?呸,頭兒你等著,我能炸她懸花殿一次就能炸她第二次!」

    雲不飄擼著袖子義憤填膺:「沒見過這樣不要臉的,從頭到尾都是她在找事,還敢埋伏,還敢包圍,當本公主是好惹的呢。」

    「你是不好惹。」魅無端按下她咋咋呼呼的胳膊:「你把人炸死了,徹底死了,幽冥再無苦懸花這一號人。」

    雲不飄一愣:「不會吧?好歹是個宮主,就死了?」

    魅無端笑起來:「流年不利吧。反正死都死了,以後不會礙眼了。」

    雲不飄唏噓:「好好活著多好,非得想不開。」

    魅無端笑,哭耗子的貓似的。

    「對了,頭兒,我有話跟你說。」雲不飄站起來,關上門,又打開,如是幾次,看得魅無端莫名其妙。

    「你跟那門過不去做什麼?」

    「不是,我跟你說的話有些危險。」

    「那咱回無端殿。」

    「不行。」雲不飄指天:「我得讓雷劈我。」

    心思一轉,魅無端知道雷母雲的存在,大概明白:「這門還能擋了天雷?」

    雲不飄對天諂笑:「這不是有求於人嗎,開門是個態度。」

    無語。

    雲不飄坐回去,深呼吸:「我猜——」

    「等等。」魅無端起身,退到門外頭:「你說吧。」

    他閨女得天看重,每次的雷都不能小覷,他還是先離遠些好跑才是。

    雲不飄啪嘰下嘴,這脆弱的父女情喲。

    「頭兒,我猜天元大陸要沒落了。」

    魅無端眨了眨眼:「嗯,神都搬走了,當然不如往昔。」

    雲不飄:就說吧,她一個外來的都能想到,別人當然也想得到。

    「卿未衍和墨傾城的事,跟神有關。」

    魅無端仍是眨眨眼波瀾不驚:「嗯,都說卿未衍能成神,不過眼下不是說倒了個個兒,墨傾城沒死,該輪著卿未衍成全墨傾城了。」

    看,誰都想得出來偏你們倆多當回事!

    墨傾城:是,是我們顧影自憐了。

    雲不飄勾動唇角:「那你們一定不知道,成神后的他倆便不是他倆了。」

    魅無端看智障的眼神:「廢話,成了神,過往一切如虛幻泡影,前塵往事如煙消散,以前的仙死了,誕生的是神,跟投胎喝往生湯差不多的道理。」

    雲不飄:「...」

    墨傾城:突然就感覺世界上頭號二號笨蛋是他們呢。

    閉眼,深呼吸,重新組織語言。

    「我的意思是,即便成神,墨傾城和卿未衍——」

    轟隆隆——

    天雷,不負眾望的劈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