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醒來(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醒來(一更)字體大小: A+
     

    魅無端不屑於看他們的虛情假意,丫的,叫得怪凶,好像那苦懸花是你們的親老婆似的,誰畫皮後頭藏著什麼樣的鬼誰心裡不清楚,在場沒一個好人有臉叫囂正義。

    他揣著兩手,白眼一翻:「只叫算什麼本事,真給苦懸花找公道,來呀,我無端殿何懼之有。當年老子怎麼打下的無端殿,有本事怎麼給我搶回去。呸,還想投票奪我無端殿,幽冥殿宮主的規矩是什麼。上頭逛得多了,把自己當了好人吧。老子不介意讓你們想起自己的本分。」

    幽冥殿的規矩是:搶。

    誰搶到算誰的,誰守不住誰就是階下囚。

    妄想成立個什麼宮主協會投票選舉,做夢呢。

    便是冥主的推舉,也得沒宮主打過他,或者人家不稀罕。

    一群宮主被他說得訕訕。

    「老魅,你家那雲不飄委實猖狂,再怎麼說她也是個晚輩——」

    「活該,誰讓她苦懸花圍我無端殿,我家飄飄只是自保。」魅無端不耐煩掰扯,道:「你們若無意,那好,我很樂意將懸花殿拉到我無端殿合併。」

    按照規矩和慣例,誰殺了宮主誰來當,只要贏過挑戰,壓服眾人。雲不飄雖然個人能力不好提,但若是魅無端給她出頭——吞併懸花殿並不是不可能。

    「哎,你這——」

    「你們想要你們自己奪去,我就不摻和了。醜話放前頭,我家公主意思就是我這個宮主的意思,誰再無事生非沒事找事,弄死活該。」

    魅無端揚長而去,剩下幾個宮主自尋無趣的摸了摸鼻子,下一刻劍拔弩張,為瓜分懸花殿——的財產。

    三十六幽冥殿是權利象徵,誰也不能拆屋子分家,只能分裡頭的東西和人手,或者哪個想做其主,打擂台就是了。這麼些人都想分一羹,要麼,接下來無主,要麼接爛攤子的挺住。

    只是他們這裡搶得歡,自家大本營未必安全呀。

    橙七暗妖作為經驗豐富的搗亂者,終於摸熟地盤開始搞事。且他們還懂得收買人心拉幫結派,在一向「單純」崇尚武力的夜遊間分外如魚得水,一時間,幽境雞飛狗跳,好些宮主焦頭爛額,倒讓無端殿那裡再沒人去打擾。

    而氿泉城中雲不飄一覺睡到冬月才爬起來,呆坐半晌,才反應來自己是在哪。

    「怎麼到了這?」她摸著腦袋頂,似乎有點印象,是呆毛帶她來的。

    墨傾城:「你可醒了,看你畫符時舉重若輕的我還以為你多輕鬆,原來你已經精力透支。」

    雲不飄懶懶下床,推開門,花園裡如火如荼,卿未衍種下的什麼品種,沒人在家要造反吶?隔著小路那邊都長出來了,以前還限制它們發揮了?

    院子里乾淨整潔,想來他們經常回來打掃,只是到底少了人氣。

    她感慨:「離開一輩子似的。」

    墨傾城也道:「雖然不能出城,可在這裡時最自在。」

    雲不飄笑,很開心兩人有共同語言,問她:「你們那裡有這樣的地方嗎?」

    「有坊市,賣各種東西,人也很多,很熱鬧。」墨傾城不太肯定,她沒去過幾次,低階弟子去得多,買賣交換,而她用的東西——內供,去也是去大型的拍賣會。

    雲不飄聽出來了,有錢人家的小孩,夠不著地氣呀。

    東福聞風而來:「啊,你終於醒了。」

    雲不飄笑道:「忙不忙?」

    「不忙,一點都不忙了,你們一走,外頭人圍著也沒意思。」見她往天上看,道:「都蘭也早早走了,走的動靜還挺大。」

    怎麼回事?

    「那個傻的,可能是被你溜了不甘心,竟攻擊氿泉,好傢夥,當時我親眼見著了,那麼大一個火球,上頭火可嚇人,轟就朝氿泉落下來了,會長才要出手呢,你猜怎麼著——」

    不要賣關子好不好。

    「那火球還沒落上結界呢,撲哧滅了。哈哈哈,都蘭被雷劈了,那個騷包的小空間也被劈沒了。真是雞飛蛋打一場空。」

    雲不飄也哈哈笑,活該,讓他那麼高高在上要沾她便宜還擺出施捨的嘴臉呢,呸,老天都看不下去。

    「有別的動靜嗎?」

    「沒有了,現如今只剩幾個狗腿子在城外守著,大傢伙兒一下子閑下來還不適應。對了,你這次又做了什麼?睡了那麼久。」

    氿泉已經落過一場雪。

    「能待幾日?」

    雲不飄:「待不了幾天,頭兒呢?」

    「來來去去好幾回,前天走的,今天可能就回來了。」

    雲不飄點點頭:「會長好不好?」

    「好,好無聊。」

    ...敢情她是多少人的歡樂源泉。

    「城中有什麼大事?」

    哦,凡人啊。

    「沒什麼事啊。」東福如此道。

    一如既往對凡族不上心,在他看來,只要不是五族攻城,那便沒有什麼事,即便天災地動洪水瘟疫,都是凡族自己的事,關他們什麼事?

    雲不飄白他一眼,就知道靠不住,與大陣聯動,直接自己看,巧了,苗縣令就在衙門。

    雲不飄仔細看著。

    只見一個男的在衙門口攔住他,甚是膽大的拉住他袖子。看來苗縣令這段時日甚得民心啊,被人拉了衣裳也不急不躁不羞不惱的。

    不過,他今日穿的是常服,若是官府,怕是沒人有這個膽子。要知道,官服代表朝廷,弄污了都能被問罪的。

    三十多近四十的漢子苦哈哈,看穿著打扮,是城外種地的鄉下人,哦,現在應該是外城人,玉臨陌大手筆一劃,方圓百里都沒村了。

    漢子緊拽不放:「大人,這不公平,我六個閨女一個媳婦,如今個個比我還能吃,只我一人口糧地,怎麼養得起。這、這不是逼人餓死嗎。」

    雲不飄看得出苗縣令心裡憂愁,只是面上淡定的很。

    「新城荒地多得是,由著人開墾,勤快些,哪裡能餓死。」

    漢子不樂意:「大人說的輕巧,我家是去開了,才燒乾凈荒草除了草根,就有人來搶,非說他們先看上的。大人,那家好幾個兒子呢。」

    苗縣令道:「打傷你們了?」

    「那倒沒有,我家閨女能幹,上去就給砸跑了。」漢子很驕傲。

    苗縣令無語,那你還來說,人家沒來告你們?

    漢子看出苗縣令神色,急了臉:「大人你可別覺著是我家得了便宜,他家兒子被打丟人是丟人,可我家閨女的名聲被他家給壞了,以後怎麼嫁人?」

    他手裡緊幾分:「這個先不急,大人,咱先說說地的事,他家還跟我家搶,讓我讓地又陪送閨女,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苗縣令眼一瞪:「本官給你做主。」

    漢子點頭又搖頭:「不止這一樁,大人,我家閨女開的荒地能不能算她們自己的人口地口糧田?荒地開出來不算丁田,隨便哪個比我們厲害的都能找借口搶去。且荒地養三年才出產,這三年難不成要餓死?大人,閨女也是人啊,跟男子一樣能幹,憑啥不給她們口糧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