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了悟(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了悟(二更)字體大小: A+
     

    鑒於她什麼手段都不會,墨傾城直接讓雷母雲出手。

    凡是幽冥出產,沒什麼不懼怕雷電之力的。

    雷母雲電一下,孟償就昏沉沉的叫一聲,電一下叫一聲,叫一聲電一下。

    雲不飄聽得臉皮跟心一起抖:「行不行啊,孟償也怕雷電。」

    「放心吧,雷母雲有數的。」

    雷母雲很盡心,不止將傷口裡的毒素電光光,還順著經脈電到全身各處,電到最後,毒是拔除乾淨了,可孟償一個大男人薄得紙一般,頭放到身體下面隔著能看得清清楚楚。

    奄奄一息,嘶嘶漏氣。

    雲不飄看他這幅模樣,感同身受自己疼得不行,都是她大意,跑的時候孟償拉著她的手,可身體是為她遮擋的。

    都是她的錯。

    自責愧疚,掉了淚,手一抹,她拍拍孟償。

    「你放心,我一定給你報仇。」

    孟償已經清醒來,虛弱的看她眼,勉強一笑:「我又沒死。天將降大任於我,先苦心志勞筋骨——飄飄,我有些發熱,我是不是要死了?」

    啊?

    孟償努力睜大眼,生怕自己一個合眼再也醒不來。

    「我覺得我有些發熱,身體暖洋洋的,是不是——迴光返照?」

    雲不飄摸他額頭,慌了:「墨傾城?墨傾城你快出來,我的孟償要死了——」

    她癟著嘴,淚珠子啪嘰啪嘰往下砸,聲音抖了起來:「孟償,你別死,你千萬別死——嗚,墨傾城你快出來救命——」

    孟償感覺眼皮有千斤重,用盡全部意志才勉強看清雲不飄,他艱難的扯出一個笑。

    「飄飄,我要死了,以後你要照顧好自己,不要再這麼傻乎乎老是被人騙。」

    雲不飄哇:「你不要死,都是我的錯——墨傾城快來救命哇——」

    「閉嘴!吵死了。他的傷在好轉。」墨傾城忍無可忍,我沒在外頭我都看見了,你就在旁邊不能自己看一眼?

    這會兒若是戴著眼鏡的雲研究員哪會鬧這種笑話!

    啥?好轉?

    雲不飄獃獃望向孟償後背的傷口,果然見到那被拔除毒素後半透明虛弱的身軀上,模糊的大面積傷勢上有微不可見的白光,白光中,血肉蠕動飛快的癒合。

    怎麼回事?

    看她還在發傻,墨傾城再提醒:「你的眼淚。」

    眼淚?

    雲不飄摸上自己的臉,摸到兩三滴淚。

    「你流出的淚,落在孟償身上,海棠花瓣飛來,落在他的傷口上,他的傷,癒合了。」

    「他覺著熱,是身體正在好轉。」

    「眼皮沉重,是身體要陷入睡眠自我修復。」

    「一切都在說明,他在好轉。」

    墨傾城心累,如此明顯的事情,能慌成這樣,那隻莫得感情的眼鏡,才是你的腦子嗎?

    如此的話,請隨時帶上你的腦子。

    雲不飄破涕為笑:「孟償,你不用死了,你好好的,等你好了,咱們一起去殺了老妖婆給你報仇。」

    孟償終於放心的垂下眼皮,腦中還在想,他都沒死了為什麼還要殺老妖婆給自己報仇,這不是找死第二次嗎?

    既然人不會死,雲不飄理智回籠,立即將他移到他自己的房間去,咬牙切齒。

    「這次,我不會放過苦懸花那個老妖婆!」

    墨傾城冷言冷語:「剛才某人傷心的時候喊『我的孟償』,原來孟償也是你的——意中人之一?」

    雲不飄扣過鏡鑒在桌上噹噹當扣三下,雙手把握,放大到臉前。

    「墨傾城啊墨傾城,你看看你這副兒女情長的小家子樣,我在為維護我們的尊嚴而戰,你就只想著我喜歡他還是他的破事,看你這點兒出息。」

    倒打一耙。墨傾城氣笑了。

    我一大女主,被困在你的殼子里,每天被迫看你腳踏兩隻船,還時時刻刻被你奇怪的思想洗腦,如今說我沒出息小家子氣?呵呵,那是你居功至偉!

    「這個不說,說正經的。」

    雲不飄眯眼:「休想轉移話題,說,你是不是想撬我的牆角搶我的孟償?」

    呸,我可謝謝你,一個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小書生能做什麼?

    「說認真的,我知道善種怎麼回事了。」

    嗯?善種?

    這是個正經的話題。

    雲不飄才反應來:「是哦,孟償的傷是怎麼好的?」

    墨傾城冷漠無情:「我個人建議,請你戴上眼鏡,冷靜理智的分析一下。」

    雲不飄撇了撇嘴,還是取了眼睛戴上,跟她感慨:「我知道你什麼意思,無非覺著我工作狀態聰明唄。唉,這也是以前養成的習慣,老吳說,我們是拿著全人類的命在跟時間賽跑,能不浪費一秒就是贏一秒。」

    「工作就是拚命,拚命就不能被一切外因侵擾。」

    「以前我私下也不是這樣。這不是到了你們這裡來,完全不一樣的環境,我就想,世界毀不毀滅都跟我沒幹系了,乾脆,享受一把同事說的那種鹹魚人生。」

    「真是逼著讓自己放鬆,讓腦袋放空,怎麼心大怎麼過,怎麼無腦怎麼來。」

    「不過——」

    雲不飄撫摸著鋼灰色的眼鏡外框,猶如撫摸愛人。

    「骨子裡是忘不掉改不了的。」

    下一秒,雲研究員上線。

    「你的意思,孟償傷勢好轉,我的眼淚,海棠花瓣,缺一不可。」

    詢問的開口,肯定的結論。

    墨傾城心道果然,雲研究員根本不需要別人開口。

    但她還是開口,因為王棠兒羽化那日在線的是雲花痴不是雲研究員。

    「我細回想了下,善種得來是王棠兒與海棠樹同時羽化,最後的生機、靈力、以及感悟化為漫天花瓣而後凝成,但過程中,還有一樣東西。」

    雲研究員挑了挑眉。

    「你當時流下一滴淚。那片花瓣擦過你的淚,之後才變成的種子。」

    雲不飄摸上臉頰:「我的淚成了點睛之筆?」

    墨傾城在鏡鑒里鄭重點頭:「沒錯了。」

    「這麼說,我的淚很有些研究價值。」雲不飄坐在桌前,一手把玩刻刀,一手側頭手指摸在眼皮上,略微苦惱:「現在哭不出來。早知道,方才該收集些。這下好了,即便再來一次,怕是我也不會掉淚了。」

    竟是要研究自己的眼淚。

    墨傾城告訴她,不要太天真。

    「天時、地利、人和。沒有王棠兒的感悟引動天機,沒有王棠兒的純善之體,沒有王棠兒對你絕對的感激感恩與信賴,還有你自己的感悟感動,怕是你的淚只是普通的水罷了。」

    雲不飄不免遺憾,卻仍有興緻:「這些都不說,只說我是夜遊之體,還能流出真實的眼淚來,就值得研究。」

    「怎麼才能讓我哭一哭?」

    憶往昔,崢嶸歲月。

    「...沒感覺。」雲不飄獃獃仰面,眼眶裡乾澀澀。

    舊日的一切已遠離,褪色成黑白,再不復鮮活。

    「制符吧。雷母雲。這次多做些,老妖婆一定還沒走,我去炸死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