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出賣(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出賣(二更)字體大小: A+
     

    這下好了,人沒哄好,徹底黑臉不看她了。

    偏她無辜的火上澆油:「她們說,男人都喜歡這個。」

    除她之外的所有男人:我、們、不、喜、歡!

    雲不飄去看暗妖,暗妖揪著衣襟躲得遠遠。

    「你不喜歡?」雲不飄問卿未衍。

    感覺墨傾城耳朵豎起來了呢。

    卿未衍不想回答,可怕墨傾城產生某種可怕的誤解,咬牙回答:「非常不、喜、歡。」

    雲不飄:「唉,那可惜了。」

    什麼?

    「墨傾城肯定跟我一起學會了。」

    「...」

    他竟莫名出了一下神,所以,要不要喜歡一下下?

    等等——

    「我來是有正事的。」卿未衍板起臉。

    「你看,他認為他和你之間不是正事。」雲不飄見縫插針挑撥離間。

    卿未衍:...大人說話能不能讓小孩迴避!

    魅無端讓雲不飄迴避,真是氣死了,女孩子家家——好歹等沒人呀!

    雲不飄撇撇嘴,爬上樹:「都不讓你旁聽嗎?」

    墨傾城道:「你師傅氣壞了,沒打你都是好的。」

    換是她,她爹...魅無端對徒弟無三觀的寵溺,幸好雲不飄本性不壞。

    樹下,魅無端黑著一張老父親臉,另外三個也面無表情。

    卿未衍:「我想將神魂一分為二,請宮主助我一臂之力。」

    一分為二?

    魅無端挑眉。世人煉製分身,只是分裂一縷神魂,至多,不足十分之一。分出越多,與本體越相似,被反噬的機會也便越大。他卿未衍倒是敢。

    他似笑非笑道:「平均分之,怕是你也分不清哪個主哪個次哪個真哪個假。」

    不在現場的雲不飄能聽到,這裡到處都是植物,都是她的耳目。

    她擼著小雲朵,問墨傾城:「你能不能分清?」

    墨傾城哪裡知道,喃喃:「你說,能成功嗎?」

    雲不飄滿不在乎:「試試就知道了。」

    卿未衍收到橙七暗妖送的信后深覺此法甚妙,一秒不耽擱的直奔無端殿。

    分魂,是一項精細化操作的大工程,在地面上,他沒有合適的地方進行。不定突然冒出什麼人來打斷他,失敗不要緊,萬一走火入魔,他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他想到無端殿。

    魅無端也想到他的顧慮,當即獅子大開口:「高階雷符,一萬張。」

    卿未衍:...他是有錢,可也缺貨。

    「這也是為了雲不飄,打個折,一百張。」

    呸,這是什麼折扣你有臉說。

    兩人討價還價起來。

    雲不飄:「對啊,以前欠的還沒結清呢。」

    墨傾城道:「你以為高階雷符是那樣好得的,當年我畫的時候,有雷母雲相助,用最好的材料,也不過一半的成功率。」

    說完,兩人同時一愣。

    雷母雲,在。

    最好的材料,有。

    畫法,墨傾城知道。

    手,雲不飄有。

    所以——為什麼早沒想到她們能合作?!

    雲不飄站起來,將小雲朵往脖子里一繞,手腳並用貓科動物一般往樹冠更高處爬。

    墨傾城喊她:「想拿材料,你有嗎?你知道用什麼嗎?」

    雲不飄一個響指,孟償飛過來。

    「清單給他。」

    孟償莫名其妙,下一秒聽到墨傾城說話,立即拿了紙筆來記錄。

    雲不飄沒管他,選了一處合適的枝幹處,雙掌按下,從粗大的枝條上橫生出無數新的枝條來,這些枝條光禿禿的穿插一起,先編出一個平坦的底部來,再沿著邊沿彎著向上去,到一定高度收攏合成頂部長出葉子開出花朵融為一體。

    留了門窗,雲不飄鑽進去,拿出空間里的金屬桌,俯身擁抱。

    「一定要成!」

    不信她一無是處。

    墨傾城:「你先坐下,我教你感應雷母雲。」

    孟償拿著清單下來樹,想也不想直奔卿未衍。

    呵,窮得衣裳都當沒了,魅無端能拿出什麼材料來?

    卿未衍莫名,接過一看,瞭然,她們要自己制雷符?這樣也行,材料他不缺。

    當即拿了張巨大的獸皮鋪在地上,再拿出獸皮來裁剪了大小整齊摞好,再拿出不同號的筆、刻刀,好幾套,然後一瓶瓶的獸血和別的材料。

    點頭:「先用這些。」

    孟償不客氣的將四個角一系,背著上去。

    橙七仰頭看,花葉繁茂,看不到人在哪裡,想到方才——他臉還熱。

    暗妖看他一眼,正好看到他耳後發熱,心道,原來他喜歡那樣呀。

    鄙夷。裝的什麼正經。

    魅無端擺擺手,示意三人看他:「來說說分魂陣法的事,設在這裡我沒意見,但我不能時時顧著你。」

    卿未衍對橙七暗妖:「麻煩二位了。」

    橙七淡淡:「不是為你。」

    話畢,兩道灼熱的視線瞪過來,是魅無端。

    那燒死人的視線彷彿在說:你已經以身相許,竟還惦記別人,真是人盡可夫!

    一陣頭疼。

    卿未衍眼觀兩方神情,忽然開口:「橙七,暗妖,傾城自己也不會願意你們為她賠上自己一生,你們盡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不要事事以傾城為重,她會很有負擔。」

    什麼?

    這是冷心冷肺的卿未衍能說出的話?

    莫不是來幽冥的路上被哪個綠茶附了體。

    兩人都驚悚的望著他,旋即防備。

    橙七冷聲:「關你什麼事。」

    暗妖則道:「你又打什麼主意。」

    魅無端眯了眯眼,暫時不開口。

    卿未衍道:「你這輩子可給其他女孩子做過衣裳哄過開心?」

    橙七張了張嘴。

    「便是傾城也沒有吧。傾城她不會穿別的男人給她的衣裳。」卿未衍腰背挺直特別的自信。

    三人側目,這種時候秀愛,沒臉沒皮你果然不是卿未衍。

    「暗妖,你以往會允許女子靠近你三步之內?」卿未衍又問暗妖。

    暗妖心內氣堵,他道:「我不會允許任何人靠近我三步之內。」

    不說不留意,魅無端現下一回想,果然,暗妖不和任何人站的近,除了——雲不飄。

    好吧,是雲不飄自己湊上去,可他沒躲開不是?

    這樣一想,魅無端看暗妖的眼神充滿了打量和某種滿意。

    人美話不多,看上去比那個橙七可靠。

    於是,魅無端沖著暗妖微微一笑,笑得他直發毛。

    卿未衍微笑:「感謝宮主您收留他們二人,我和傾城願意奉上兩份厚禮。」

    摔,這就把他們倒貼出去了?你什麼身份!

    魅無端滿意啊,嫁妝,兩份,無端殿終於有錢了。

    「哈哈哈哈,好說好說,來來來,我們來研究下怎麼讓賢伉儷儘快團圓。哈哈哈。」

    賢伉儷?

    卿未衍真正的笑起來,這個詞聽著就熨帖,舒坦。

    樹下達成詭異的和諧,樹上雲不飄戴上莫得感情的眼鏡變身雲研究員。

    墨傾城:「深呼吸,跟著我的話做。我們先來試驗最簡單的聲雷符。」

    聲雷,雷聲,顧名思義,這種低階符只能釋放出打雷的聲音,用來嚇唬人的。很是簡單,幾筆就能完成。

    「全神貫注,一氣呵成。」

    雲不飄照著腦子裡成形的圖案和比劃,全神貫注,一氣呵成。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