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各方(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各方(一更)字體大小: A+
     

    所以,橙七的那句問話,她只當一句合情合理合乎邏輯的問話,並未想多什麼。孟償來教訓她,她想了想,想的結果是橙七有什麼心思也是正常。她與的他的距離擺在那裡,明顯墨傾城才是距離更近的人,正如魅無端才是距離她最近的人,有選擇,不是很正常?

    她沒放在心上,但墨傾城似乎很歉意。

    她距離她更近一些,她覺得有必要跟她解釋,若是換了卿未衍,她才懶得理。

    聽罷,墨傾城心緒複雜思維混亂,雲不飄總能用些與她的認知很不同卻又似乎很有道理的話來擾亂她,有時她琢磨著這些話甚至產生這個世界是真是假的懷疑。

    她道:「我覺得你這樣更像你說的人工智慧,冷冰冰的分析一切。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怎能單單用距離遠近來表示。人與人的,友情、親情、愛情,很複雜的、很——」

    「不就是距離心的遠近?」雲不飄疑惑反問。

    墨傾城:「...你有沒有那種為了他可以去死的在乎的人。」

    「有啊。很多啊,我,我周圍的人,都替別人擋過——災難,我正是為了救人才死的啊。」

    很理所當然。

    墨傾城頓了頓,想象不出一個人人願為人人慷慨赴死的世界,什麼時候為別人去死竟是稀鬆平常嗎?

    雲不飄要糾正:不是為個別人,是為全種族,他們民族就是不缺這種精神。

    「那,你捨身救人的時候想什麼?」

    雲不飄抬手將一縷頭髮別到耳後,救老吳的時候她想什麼來著?哦,對了。

    「我若不脫單,誰也別想脫單。」

    墨傾城:「...」

    她早知道脫單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因此才覺得抓狂。

    性命不應該寶貴嗎?

    寶貴嗎?

    雲不飄會告訴她,一點不寶貴,路邊上,基地外,到處都是隨時消逝的生命。但又很寶貴,很多人願意犧牲自己送走生的希望生命的延續。

    覺得再跟她說非但講不明白反而會將自己繞進去,墨傾城果斷轉移話題:「你能聯繫上你師傅嗎?我覺得幽冥主應該知道分開你我的法子,畢竟咱倆都是夜遊。」

    雲不飄哈哈:「說不過我吧。」

    墨傾城:「...是,你好厲害。」

    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沒什麼話好講,以後再跟你廢話,是我腦缺。

    大海棠放下枝丫,雲不飄坐上,緩緩推舉到樹冠里去,她在花朵做的雲朵里打滾。

    「你呀,別白費心了,咱倆啊,是分不開的。」

    墨傾城狐疑:「你就知道?」

    「我就知道啊,就老天那個小心眼,把咱倆捆得死死的,才能一舉幹掉兩個礙眼的。這呀,叫一箭雙鵰,一石二鳥。」

    墨傾城:「...」

    不得不欽佩,這腦袋瓜,有時候氣死人的好使。

    這換位思考的,太特么到位了!

    可不嘛,她是老天也會選擇把垃圾掃到一塊再撮不是?

    呸,把自己當垃圾,她也是徹底放飛了。

    但是,眼前的麻煩是——

    「我要去找他,老天讓我去找他,我自己也想,若是不能分開,我怕連累你。」

    雲不飄摘花品花瓣:「正好,試試你的意志強還是我的意志強。」

    眼底全是研究員式的躍躍欲試。

    墨傾城無聲嘆了聲,她還是不知道事情有多嚴重。

    陽界,卿未衍離去后,離開凡界徑直去向終余山的方向。

    終余山並不屬於任何一族,地理位置在遠離三族的絕地,罡風暴雪肆虐,傳言此地是神的時代的行刑台,同時,也是距離神的世界最近的地方。

    路途中時不時跳出人來截殺他,滿嘴的道義與天理,卿未衍只覺諷刺,當初,這些人就是用這些話來拆散自己和墨傾城,只是如今,自己從盾牌後轉到矛頭前。

    他絲毫未覺得悲涼與憤怒,無論站在哪個位置上,他的下場早已註定。

    長劍出,仙擋殺仙,魔擋誅魔。

    一絲情面不留,有心人的渲染下,他卿未衍已是入了魔道殺人不眨眼的正道之敵。

    呵,這曾經是他們給墨傾城扣上的帽子,至今未摘下。

    卿未衍平靜的承受著這一切,甚至感到一絲欣慰,終於,他與墨傾城再度站在一起。

    太元門宗主也來,痛心疾首:「你跟我回去。你是門派的心血,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毀了自己。」

    卿未衍一劍橫掃,逼退宗主:「這是不可能改變的。」

    太元門宗主大聲道:「不,能改變。既定的命運能改變第一次,就能改變第二次。門裡太上長老們已經有了頭緒,你與我回去,只要——」

    「只要將原定的天命恢復,再度將傾城推至人前嗎?」卿未衍忽然悲痛:「師兄,你明知道我做不到和她割裂,以前你們逼我,拿天下蒼生逼我,如今,為什麼不能為天下蒼生放棄我?」

    「我們——你——」

    「師兄,你們在意我的心我明白,可我也有我的心。」

    他就想跟傾城在一起,無論生死,無論身份。

    太元門宗主心痛:「未衍,兒女之情不過是長生大道上的考驗,情愛皆虛妄,以你的修為,堪破最後一層障礙,踏破虛空指日可待啊。」

    卿未衍心道,所有人都認為自己會如此,可只有他和墨傾城才知曉更進一步的結局不是那麼美好,但——他沒法說。

    說了也不會有人信。

    所有人眼裡,自己為情所惑誤入歧途,可真正的歧途是他們眼裡的康庄大道啊。

    沉重的東西壓在自己身上,那是天道在警告自己。

    卿未衍壓下翻騰的心緒,幾劍連揮,逼得太元門宗主不得不後退,他則趁機走掉。

    太元門宗主追趕不及,連連跺腳:「早知道,當年該讓你修無情道,該讓你永不下山,遇不上墨傾城,也不會有這孽緣。」

    不管修什麼道,遇上遇不上,愛上不愛上,皆不是他說了算的。

    氿泉,凡人的生活依舊,圍城的五族漸漸覺察不對。

    卿未衍不在了可以理解,如今三族要追殺他呢。商未明還在,因為他是此地公會會長。可魅無端那老鬼呢?

    以前他不在可都是跟商未明同步的,這次消失得有些久有些不太正常。

    雖然進城依舊嚴苛,管束也依舊嚴密,但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城裡八個陣法師突然出了來,面色不善。

    什麼?

    人跑了?

    不是,大陣還在,她能跑去哪?

    「分身跑了。陣里留下的陣心,我們找不到。」

    不想說這話,說了就是恥辱,可不能不說。

    竟是跑了?難道是被三族的動靜嚇跑的?

    仙族表示冤枉,你們魔族妖族都派了少主去勾搭,我們可是一動未動。

    實際上,他們也想動來著,只是,仙族不像魔族妖族想什麼直接去做,他們信奉謀而後動。雲不飄那人喜好有些難以琢磨,他們正在分析哪樣的男子能一擊必殺。後來,果然證明他們思路沒錯,都蘭碰壁,君無儔甚至送命,可惜,沒等他們找到合適人選呢,人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