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耕夫(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耕夫(一更)字體大小: A+
     

    「萬一天命安排了人,要陰陽一統呢?」

    咚——魅無端心神巨震向後倒去。

    啊——小翡翠承受了不該它小小年紀承受的重量,被大屁股壓成餅。

    嗚嗚,它不該為表現乖乖一動不動的,它該滾到一邊遠離傷害。

    「不可能!」魅無端爬起來叫道:「卿未衍自己說的,墨傾城也默認了,他們的天命掉了個個兒,卿未衍成了要被追殺的那個踏腳石,墨傾城才是——」

    「天命沒顯示墨傾城天命所歸。」幽冥主望著他,示意他冷靜:「他們有他們必須要做的事,不代表天命不會安排其他人。」

    「...」半天,魅無端緩緩開口:「那冥主——」

    說半天,再說回來,冥主到底在圖謀什麼?

    幽冥主眯了眯眼:「誰知道他打的什麼鬼主意,八成沖著墨傾城。墨傾城的運道,簡直是個尋寶的狗鼻子,魔族跟她要魔神珠,妖族跟她要妖皇令,不定把她弄進幽冥她能把消失的幽杖扒拉出來。」

    魅無端默然,還真有可能,墨傾城那運道,那命吶...一言難盡。

    此時一言難盡的是孟償和橙七與暗妖。

    做實驗,這個陌生的辭彙遠遠超出他們的理解與想象,抓著蟲子做各種奇奇怪怪的事情,揉皮數牙洗澡澡,吃的喝的全記錄,還要幫它們促進排便!

    明明它們沒有這個能力!

    可雲不飄非不信,逼著他們從頭到尾用神識掃了又掃,皮膚幾層肌肉幾條骨頭幾塊,數了一遍又一遍,真的沒有啊。

    之後雲不飄親自上陣,反著冷光的金屬大平台,粗粗細細的針管,長長短短的釘子,窄窄細細的刀片,眼鏡一戴,口罩一捂,別說可憐的小動物了,就是他們三個大男人都覺得骨子裡發涼。

    偏雲不飄一手針一手刀,細聲細氣問小雲朵:「哪個和你關係不好呀?」

    小雲朵瑟瑟發抖,呦呦呦亂叫,眼淚都擠出來。

    最後雲不飄還是切了好幾條尾巴,尾巴切掉不會死,只是讓小東西們沉到水底好久沒冒頭。

    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小東西們受不了地面上生氣的吸引,跳出來哆嗦著擠成一團表忠心:只要不要它們的小命,它們地能翻,水能澆,看家護院保護植物,撒嬌賣萌打退外敵,什麼都能做。

    人家已經如此屈從,雲不飄哪好意思繼續慘無人道的試驗,只能暫時擱淺,於是他們三人領了牽著兀獸耕地的任務。

    耕夫。

    而雲不飄,終於有精力專心對待墨傾城。

    自從卿未衍走後,墨傾城自我封閉好些天,後來肯出聲了,也是有一搭沒一搭。

    雲不飄的話:「以為你快死了呢。」

    她毫不留情的譏諷,也沒激起墨傾城半點脾氣來。

    一聲不吭。

    氣得雲不飄:「不就是個男人,大不了、大不了,橙七暗妖我分你一個,隨便你挑。」

    都大方到分給自己一個了,墨傾城不好再不開口。

    她輕聲道:「你不懂。」

    雲不飄鼻子里出氣,我是不懂,好不容易找到男人了,不捧在手裡含著嘴裡,玩什麼虐戀情深。

    想到此,趕緊往荒地里對辛勤勞作的男人們甜甜一嗓子:「橙七,我做了香芒汁,暗妖,我煮了白皮蛋,你們歇一歇呀。」

    「她為什麼不提我?明明三個人在一起。」孟償與兩人抗議。

    橙七不抬頭,手一提:「歪了,這塊沒犁。」拽回小兀獸,再對孟償道:「你長得不好看。」

    孟償:「...暗妖?」

    暗妖抬頭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去:「挺普通。」

    「...」

    這日子沒法過了,勞心勞力還自取其辱了?

    「我為你操心操力還多管閑事了?」雲不飄問墨傾城。

    墨傾城癟著嘴,想哭。

    「我就想活,怎麼就這麼難。」

    一句話,雲不飄泄了火氣。

    墨傾城在雲不飄的殼子里嗚嗚嗚哭了半天,反正這地方誰也沒有,沒人看她笑話沒人嘲笑她,她放開哭坐在地上哭蹬腳丫子哭也沒人看見。

    「卿未衍說,我和他換了位置。」

    雲不飄:「啊。」

    「這次換他被三族追殺了。」

    「啊。」

    「我得去殺他。」

    「啊。」

    「啊啊啊,你有沒有心。」又嗚嗚咽咽。

    雲不飄撓撓頭:「我不懂,為什麼非得你們中的一個殺死另一個。」

    「天命如此。」墨傾城抹掉眼淚:「我和他,就像一根藤上兩朵花,本來天生一對多好,可老天只想要一個瓜。」

    雲不飄道了句:「一雌一雄只能生一個瓜吧,除非是雌雄同體兩朵花。」

    墨傾城:「...大概意思你知道就行!」

    雲不飄便道:「嗯,明白。」

    但還不明白:「為什麼非要死一個?兩人都活下來不行嗎?」

    「不行,因為一個人——」後頭是一串雜音,雜音停下,墨傾城憤怒又悲涼:「我和他都知道了,只是不能對外人說。」

    雲不飄默默抬頭,對著感覺是天的地方,仗著自己在無日無月的地方,大膽直言:「你個老流——」

    轟隆——

    頂著一頭焦糊味倒了下去。

    墨傾城嚇一跳:「飄飄——」

    三人從遠處跑來,扶起她。

    「有些話心裡想想就好。」

    雲不飄呸呸呸,把臉扒拉乾淨了,對墨傾城說:「你放心,只要我不出去,誰也別想帶你走。」

    三人一聽這話,頓了動作,這是又發生了什麼?

    墨傾城說她傻:「人爭不過天,劈你不過是給你個小小警示,不定哪天,你一覺不醒,我就成了你。」

    被她這樣一說,雲不飄直發毛:「不會吧,你才不會對不起我。」

    墨傾城哼,心道,自爆那會兒她就覺出對面卿未衍也將要控制不住自己,八成是被天道控制了,誰知道天道不要臉起來會做出什麼騷操作。

    雲不飄:「那你是什麼意思?」

    墨傾城不是無理取鬧的小女人,她開了這口,十之八九已經有了對策。

    墨傾城道:「咱倆得分開。」

    雲不飄未說話,橙七先開口:「外頭不是說,你的命在向飄飄身上轉移?」

    孟償猛偏頭,看他一眼。

    暗妖手指一跳。

    雲不飄無知無覺:「還能分得開?」

    墨傾城:「我和他已經是停不下來的漩渦,沒必要再拖你下來。」她對橙七道:「與其說轉移,不如說是傳染。」

    再轉移到多少人身上,她墨傾城也必死無疑。

    上輩子她幹了天嗎?瘋狗一樣緊咬不放。

    橙七笑笑點頭:「好,我們一起想辦法。」

    耕地休息的時候,孟償一言不發向雲不飄走去,不由分說把人拉走,拉得遠遠的,遠到大海棠的另一面。

    暗妖看橙七,有些憂心:「飄飄——」

    橙七微微搖頭,眼裡不動無波,不知他在想什麼。

    暗妖莫名煩躁。

    樹后,孟償恨鐵不成鋼的狠狠戳雲不飄腦門:「長點心吧,那個橙七,分明在利用你拯救墨傾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