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暫別(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暫別(二更)字體大小: A+
     

    「哎哎,你們說的什麼啊,他怎麼就走了?」

    卿未衍就這樣走了,不知去了哪兒,雲不飄連連詢問,墨傾城把自己縮成一團冬眠一樣,漸漸,她也不問了。

    只是,日子越來越寂寥,她越來越坐立難安,連橙七暗妖傷好后她都沒心情與他們約會。

    都蘭來了一趟,高深莫測的問她考慮的怎樣,再次說狐族能護得住她。

    雲不飄跟魅無端說,她要「死」。

    魅無端想了許久:「好吧,你消失也好。」

    他去看過仙子廟,那香火旺得,嚇人。求姻緣是對門業務,求官運亨通家宅興旺財源廣進平安和順是人之常情,求生男生女甚至母豬多下崽的,也說得過去,可求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儘管他們知道求得不過是個心理安慰,但凡人不這樣認為。

    有些凡人的詞是有一定六族共通道理的。

    比如,功高震主。

    凡人有自己的信仰體系,最具現化的便是皇帝,求皇帝老子保佑民間無戰事,求老天爺保佑沒有天災,求龍神降雨,求菩薩保佑,求天尊保佑,求土地公土地婆保佑...

    自稱一系,卻也得天道認可。

    雖然求著的這些神啊仙啊並不存在,但無數凡人的信力凝結也能產生奇迹。

    這奇迹,是另一種他們得不到的力量。

    如今,這份不該他們碰觸的奇迹被雲不飄插一手。

    香火鼎盛,人心所向。

    皇帝不願意邪教分享他的民心,老天爺就願意雲不飄分享它的信力了?

    晚退不如早退。

    思考良久,他找到雲不飄:「那隨我回幽冥吧。分一半封印在地底吧。」

    雲不飄聽著一樂,埋地底,真的是死一死呢。

    沉吟著要如何跟大家說。

    孟償自然跟著自己,杜三繆和東福...看他們自己的意思。

    茶樓已經空了,會仙樓...隨便那些老頭子住吧。可學院那邊該怎麼辦?

    那些孩子才過上兩年的平靜生活,自己一下撒手不管...

    見她苦惱,孟償好笑:「你又不是真的走,只是換個身份,先生們也不會走,若你不放心,不如問問薔淺淺。」

    對哦,先生們不管事,但薔淺淺有那個實力。

    「你要走?」薔淺淺詫異。

    雲不飄解釋:「是氿泉縣主需要離開,我也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不過還有分身在。」

    「我就說嘛,你不是不能離開氿泉嘛。」她不在意的扇著翠鳥捉魚的扇面:「既然如此,跟以前有什麼不一樣?說得好像你以前操心過學院似的。」

    「...總歸我是發起人吧,課程是我設計的。」

    「你也就出個點子了,還有什麼用。」

    「...」

    「走吧走吧,有我在你擔心什麼,你走了我正好放開干,哦,對了,給我多留些錢。」

    一點都不捨不得我嗎?

    「那個,杜三繆你覺得——」

    「閉嘴吧。」薔淺淺煩躁的揮扇子,這天氣,夠熱的,都入秋了,老天也不下個雨。

    她道:「不要跟我提他,非要給我買燈籠,老娘帶著一群孩子扎了好幾天,看著就想吐,還給我買什麼並蒂蓮的,煩不煩,看見男人就想吐。」

    雲不飄一呆,恍恍惚惚:「燈節——過了?」

    薔淺淺莫名其妙:「這要進九月了,早過了。」

    雲不飄一拍額頭,卿未衍,又是你,你鬧的什麼離家出走,墨傾城跟著鬧情緒,這下好了,第三個中秋節就這樣過去了?!

    啊啊啊——什麼仇什麼怨!

    她黑著臉找到於心心:「燈節你沒來約我?」

    於心心兩手抓算盤,獃滯,半天:「啊啊啊——中秋過了?」

    她竟也不知道?

    雲不飄奇怪:「你們不是很看重這個節日?」

    闔家團圓呀,據說很隆重的。

    於心心焦頭爛額:「我娘把她嫁妝的賬給我,給我的時候還提醒我來著,說莊子上會送蟹過來,後來——」她看著桌子上一堆一堆山一樣的賬本欲哭無淚:「我給忘了。」

    螃蟹忘了,中秋忘了,約會——也忘了!

    啊——她後知後覺,跳起來:「這該不是我爹娘要拆散我和維維的陰謀吧?」

    於太太掀帘子進來,一臉嫌棄:「用得著我們拆,你打起算盤來忘了他,他讀起書來也忘了你呢。」

    怎麼回事?

    於太太坐下來,對雲不飄道:「孟維那孩子看著不錯,咱們做父母的不得多考量考量。」

    雲不飄點頭。

    「中秋前幾天就留意,怎麼也不來給個表示,總不能老讓心心去找他。」

    雲不飄再點頭。

    「他家給送了節禮,他母親也遞了話,親親熱熱的,可他這個正主,是左等不來右等不來。老爺派人去看,好嘛,人在北城,一群人熱火朝天的說什麼編書的事,早把我家心心忘到十萬八千里了。」

    於太太說著說著嗓音拔高,顯然對孟維生了氣,姑娘還沒嫁過去呢就不當回事,真嫁給他了這還能過日子?

    於心心拉拉於太太,小小聲:「娘~我也忘了他了。」

    「這正好。說明你倆沒緣分。你給我老老實實的不準再去找他。」於太太發了狠:「姑娘家多金貴,整日里追著個男子像什麼話,他有心,他就來,他無意,你就給我死了這條心。我於家的閨女不愁嫁。」

    於心心垮臉。

    於太太語重心長:「婚姻是一輩子的大事,你年紀還小不定性,如今你看他長得好非他不可,日後看到比他更好看的呢?」

    於心心立即道:「沒有比維維更好看的。」

    瞪眼噘嘴,賭咒發誓似的。

    於太太氣笑:「憑你這句話,你就不是真心喜歡人家,得得得,你呀,也別禍害人家去了。」

    不待於心心再反駁,於太太轉向雲不飄:「飄飄,你幫我說說她,這兩個人在一起看得是情投意合,哪能只看臉。」

    一瞬間,雲不飄特別的心虛。

    她道:「對,哪能只看臉,還得看人品、性格、為人處世,關鍵雙方彼此都得有意。」

    於太太滿意了,於心心鼓了嘴,你還是不是好朋友了?

    雲不飄眨眨眼,再對於太太講:「臉好看也是有用的,生個小外孫多可愛啊。」

    前半句有待商榷,可後半句一下子戳到於太太的心窩裡,只要想象一下於心心將來生的孩子,若是隨了孟維那模樣,哎喲,哎喲,這是給她喝蜜呢。

    於太太笑得眼尾褶子壓不下:「也就一張臉——」

    雲不飄:「孟維腦子也聰明呀——」

    想想自家小外孫小時可愛大了俊美,大紅狀元袍一披,打馬遊街,哎喲哎喲,這是百花蜜呀。

    於太太抬手按著兩邊眼角,笑容止不住,又苦惱:「可是,他那樣子可不像喜歡我家心心。」

    再俊再多才呢,他不把人放在心上,就不能嫁。

    這是唯一的原則。

    咳咳,針對孟維這條件制定的唯一原則。

    雲不飄嗐一聲,像說於太太自尋煩惱:「他就是個毛頭小子沒開竅,老於什麼人調教不出來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