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道別(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道別(一更)字體大小: A+
     

    橙七暗妖兩人只覺一涼,自己主動賣,和被人賣,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

    你是為了雲不飄還是為了卿未衍?

    又要犯被美色迷惑的老毛病了嗎?

    好歹是把人安慰了下來,目送兩人之後,雲不飄哭啼啼去找商未明告狀。

    「憑什麼他在我的地盤亂晃,什麼時候五族能在凡界大半夜神出鬼沒了?」

    商未明道:「先把你身上桃花瓣擇乾淨了。雲不飄,我問你,大夏天的你下一地桃花瓣,怎麼跟民眾解釋?」

    雲不飄哭聲一頓:「這就毀屍滅跡。」

    意念傳達,桃花林里樹根翻土,將桃花瓣毫不留情壓進地底深處。

    商未明嘲笑她:「有臉說別人。」與她道:「跟我告狀沒用,六族公會不是我的,那狐狸六族公會也管不著。」

    擺明了不達目的不罷休,弄這麼一個天眼洞府就是死守她的,哼,狐狸古來狡猾,比君無儔難殺多了。

    說到君無儔,他點點桌子:「我算是幫你們父女的忙,人也殺了,力也出了,從沒見你登門道一聲謝,問我一句受傷沒。」

    約會倒是勤快,良心都被狗吃了吧。

    立時,雲不飄後悔自己不該來,她腆著笑臉:「會長您英武過人,再說,我家頭兒捨得自己也捨不得傷到你呀,他都沒事,您肯定沒事。」

    商未明嫌棄揮手,滾吧,這樣的棉襖,漏風,有得魅無端受。

    雲不飄:「卿未衍被圍攻,您不去看看?」

    「你老子都不去,我去做什麼。他的宗門不會坐視不理。」

    雲不飄一呆:「對哦,太元門很厲害的,那我喊橙七暗妖回來。」

    墨傾城:...

    哪好意思真喊回來,逗逗她而已,不過——

    「為了你男人,你就捨得我男人?」雲不飄靈魂拷問。

    墨傾城崩潰:什麼跟什麼,他們承認是你男人嗎?你個小丫頭開竅了沒?

    逗了一句,覺察到她沒心情,雲不飄老實閉了嘴。

    就這樣等了好幾天,雲不飄越來越不安,墨傾城也越來越沉默,商未明和魅無端都離了氿泉城。

    「我覺得不太好。」雲不飄心神不寧:「杜三繆,你去看看。」

    杜三繆要給她跪:「卿未衍都扛不住我去能幹嘛?況且,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呀。」

    雲不飄沉著臉關上門,忐忑:「聯繫不上頭兒。」

    怕是出了大事。

    墨傾城沉默不語。

    「哎呀,你說話啊。急死我了。」

    墨傾城開口低沉:「沒事的,等他們回來吧。」

    雲不飄想不通:「卿未衍這麼厲害,誰能殺他?」

    墨傾城沉默,她也很厲害,還不是被逼上絕路。發生了什麼,一擊必殺嗎?

    終於回來,橙七暗妖一身血,雲不飄聞得出至少七八人的味道,卿未衍腰背有傷,魅無端給她傳信他直接去商未明那裡養傷。

    雲不飄不顧墨傾城心情,跑到商未明家,找到魅無端,見到他只是臉色不正常的白,並無別的傷,才稍微鬆口氣。

    「嚇死我了,連家都不回...」雲不飄嘟囔。

    她的慌張讓魅無端受用又疼惜,道:「是會長受了傷,我幫他護法。」

    商未明在密室,雲不飄看不到。

    「那我回去了,橙七暗妖也受了傷呢。」

    才溫暖一下的老父親心一堵,好吧好吧,好歹她第一時間跑來看他。

    確認過平安的老父親被拋之腦後,雲不飄回去后樓上樓下的跑,後來還是橙七下來跟暗妖住一間才讓她歇歇腳。

    雲不飄已經看過兩人的傷口,皮肉破開,露著骨頭,心疼得眼淚汪汪。

    「我讓孟婆婆給你們燉大骨頭了,燉好就送來。」

    吃哪補哪嗎?

    兩人無奈,再三解釋他們可以用靈力修復,奈何雲不飄根本不聽,堅定不移的要給他們食補,念得出名的菜單安排到一個月後。

    唔,聽孟償的報菜名記下來的。

    磨嘰到晚上,親眼看著兩人的傷口表面上長好,她終於想到要考慮墨傾城的心情。

    墨傾城想去看卿未衍。

    雲不飄撇嘴,嘴硬心軟,那男人有什麼好。

    她出來小樓向卿未衍房間走去,同時卿未衍出了房間向她走來,雲不飄腳步稍慢,停在自己的房間前。

    卿未衍手心向上做了個請的姿勢。

    雲不飄再度撇嘴,這是我的房間,用得著你讓。

    進來,轉身,不等她坐下,卿未衍嗓音微啞的開口。

    「傾城,我來與你道別。」

    什麼?

    雲不飄訝然,屁股停在半空,站直,看著面色如常淡淡眉眼染上輕愁的卿未衍,有些不知所措。

    直覺告訴她此時不適合胡攪蠻纏,但她不能代墨傾城回答,也不知她願不願意開口,因此靜靜等著當自己不存在。

    墨傾城複雜難言。

    卿未衍輕輕說道:「我被劍刺中的時候,你也有感應吧。」

    雲不飄心道,什麼感應?愛情共同體的心靈感應嗎?她在末世里聽說過,有那麼一對璧人,對方受了傷自己會產生恍惚的反應,他倆也有?

    那應該是真愛吧。

    酸。

    「天命,不可違。」卿未衍吐出冰冷如鐵的字眼。

    雲不飄莫名其妙,怎麼又是天命?天命還參與人家的戀愛?

    「我們原本該印證的命運,並未消失,如今它捲土重來誓不罷休。傾城,我該怎麼辦...」卿未衍一隻手遮住臉,聲音透出無限疲憊。

    雲不飄聽不懂,但她感覺得到墨傾城在顫抖。

    半晌,卿未衍放下手,臉上掛著一絲說不清的笑:「也好,便讓我將你經歷的再經歷一遍。以前,你被三族放棄逼迫,如今換我來一遍。傾城——」

    「你說你不信不服不從,可你我心底都清楚,你的不信不服不從,也是一種安排。我的冷漠絕情,也是。傾城——」

    「無論我們怎樣選擇、怎樣反抗,都被玩弄於股掌間。傾城——」

    卿未衍平靜無波的聲線下暗潮洶湧的痛恨和不甘:「你反抗未嘗不是屈從,我屈從未嘗不是反抗,我們默默期待奇迹,誰知道到頭來還是一場空。傾城——」

    「我該怎麼救你——」

    他在哭。

    雲不飄一個激靈,嚇死個人,他在打苦情牌?

    「我該怎麼救你...」墨傾城的聲音空洞茫然。

    雲不飄又嚇一跳,這就出聲了?看吧看吧,男人掉幾滴淚就忍不住了,你怎麼這麼沒出息。

    等等——該不是卿未衍在算計吧?

    好歹毒!

    卿未衍身形未動,聽到墨傾城的聲音眼底有驚喜有悲痛。

    他道:「傾城,你會不會覺得我——無用?」

    雲不飄狂點頭,就是就是。

    墨傾城聲音木然:「我知道你在乎什麼,看重什麼,我們志同道合。」

    志同道合。

    卿未衍心狠狠刺痛。

    雲不飄:聽不懂聽不懂聽不懂。

    「傾城,我先走一步,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墨傾城沒有回應。

    卿未衍大步出門,雲不飄急忙追出去,已經不見人影。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