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歸來(一更,晚上看二更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歸來(一更,晚上看二更呀)字體大小: A+
     

    以魅無端的身份,告別得正式。

    城主依依不捨:「你這孩子,就是太讓人省心,公主城不要,公主府也不想,知道你捨不得勞民傷財,都跟你說了,」他把臉轉向魅無端:「都說了不用你出力,更不用你出錢,公主府一切開支歸到城主府。你就是不好意思。」

    對著魅無端說了一句戳心窩的話:「一看就是苦日子過過來的好孩子。」

    魅無端:...我x你——

    感受到自家這邊單方面的一觸即發,雲不飄一邊拽住人一邊乾笑:「叔你太客氣,錢財乃身外之物,不必太看重。」

    城主不再說話,微微一笑,對著魅無端,眉梢那麼一挑。

    魅無端:「我——」

    雲不飄一把捂住他的嘴:「叔,我們先走了,不用送了。」

    別著脖子拖著人,硬把他拖出幽冥路才放手。

    魅無端臉紅脖子粗:「你什麼意思?他什麼意思?」

    雲不飄甩甩胳膊,涼涼:「咱就是沒錢,用的著遮掩嗎?無端殿那屋架子人看得真真的。」

    魅無端一噎,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為什麼當初要拆屋?

    埋怨她:「咱家的隱私,怎麼帶外人去看?」

    雲不飄面無表情:「幽境誰沒看過?沒聽他們說,別家小崽子組團開嘲也沒見你怎麼著。怎麼?他們對我友好還是冥府的人對我友好?誰外誰內啊?再說了,我沒想捯飭捯飭嗎?人家幽冥主沒讓,迫不及待就去了,不待我帶路的。」

    更埋怨他:「你沒跟我說善種這麼重要啊,幽冥主、冥主,全招來了。」

    魅無端:「我也沒想到呀,不行,我得打聽打聽。」

    匆匆跑了。

    雲不飄搖搖頭,自家人太少,什麼都要宮主親自去跑腿,沒場面。

    橙七沒出來迎接她,這不對,分明兩人就在樓里,一上一下,咳,各自的房間里躺著呢。

    雲不飄拎起裙子蹭蹭蹭跑進一樓,暗妖躺在床上,不靠氣息都認不出是他。

    上次裹得好歹是個人形,這次,連人形都不是了,又長又圓的繃帶球,從縫隙里漏出的不知名黑色物質染得髒兮兮。

    什麼東西?

    暗妖專屬版的豪華療傷葯,用沼澤爛泥調製而成,不僅有養傷內效,還有美白的外效哦。

    「好臭。」雲不飄捏了鼻子。

    暗妖在大繭里默默聽著,這次傷得太重,只有意識清醒,他想告訴她,有效的就是那臭的東西,不要因為它臭就忽視它強大的療效。

    他沒法說,跟雲不飄還做不到心靈溝通。

    沒錯,神識也傷得放不出去了。

    能活著回來就不錯了。

    君無儔,太難搞,這人陰毒的手段層出不窮,死了還如蛆附骨的那種難纏。不然他們用這麼長時間將他斬殺乾淨呢。

    雲不飄拎著裙子這裡走走那裡摸摸,不大功夫,小小的房間里開滿鮮花,從地板,從牆壁,從天花板,軟軟硬硬的枝條鋪滿密密麻麻的一層,不同顏色的大小花朵悄默聲的鑽出來,叭叭打開,吐出心中醞釀的芬芳,滿室盈香。

    雲不飄嗖嗖嗖揪了很多玫瑰花,唰唰唰別在繃帶縫上,小心的拍一拍。

    「暗妖,你好好養傷,我會讓你香香噠。」

    那麼厚的繭子殼都抵擋不住的花香,有濃有淡,有甜有膩,有高有低,全在他的鼻腔里衝撞、爆炸、混合,咕嚕嚕灌進胸膛、肚腹,暗妖...想死。

    或許每一種都好聞,或許幾種加在一起也還行,或許寬闊而有風的大草原上長著也能接受,但,這麼一間轉身都艱難的小屋子裡,一草原的鮮花擁擠...請你收回去。

    可惜雲不飄聽不到他的心聲,將他養傷的繭子裝飾的像花球,折下一支紅玫瑰,腳步輕快的上樓去了。

    暗妖:你快回來——

    橙七的情形沒比暗妖好多少,雲不飄看到的是半屋的香芒橙將門板抵得死死,看不到的是下頭埋著的橙七傷得皮肉具毀,只剩一具血呼啦的人形。

    她蹲在窗台上抓著窗扇,小聲呼叫:「橙七~橙七~」

    沒有回應,橙七陷入深度昏迷,上次,他背回了暗妖,這次,他倆一塊被魅無端三個抬回來的。

    君無儔正經是他們的敵人,他們當然身先士卒,魅無端等人只是來幫忙的,不能讓他們首當其衝,至於卿未衍,嗯,死了才好,可惜,卿未衍實力太高還好好的呢。

    雲不飄呼叫半天沒回應,只得將紅玫瑰別在窗口,心事重重下了樓,拐去卿未衍房間。

    一看卿未衍全須全尾臉還是那個白,不由心生邪氣。

    「他們都命垂一線,為什麼你好好的?」

    卿未衍冷淡:「因為我修鍊刻苦。」

    雲不飄衝口而出:「你刻苦你還有時間談戀愛。」

    卿未衍看她一眼:「天資太好,人太優秀,沒法子。」

    「...」不要臉。

    「我的太陽和月亮呢?」

    卿未衍:「你不問問君無儔?」

    「我問他做什麼?我又沒答應他的求婚。」雲不飄奇怪看著他。

    卿未衍:...高估了你。

    「有。你拿不了,給你師傅了。」

    雲不飄才稍微好了臉色,吭哧半天:「你——沒受傷吧?」

    卿未衍眼睛一亮:「傾城問我?」

    雲不飄瞪他一眼,抱怨:「真是的,他就好好站這呢,能受什麼傷。」

    卿未衍立即彎腰捂胸口:「我受了很嚴重的內傷。」一本正經的模樣。

    雲不飄瞪大眼指著他:「你你你——你無賴,你還是不是卿未衍?」

    當然是!

    他慢慢想過來了,憑什麼他就風雨獨自扛笑對一切質疑和冷漠,媳婦都要跑了,偶爾撒個嬌又怎麼了?怎麼了?

    雲不飄:「他肯定被奪舍了,不定就是被那個不要臉的君無儔奪舍了,走,咱們去請大夫。」

    往前跑了。

    哼,狗男人,才不給你讓墨傾城心疼的機會。

    跑得這麼快——卿未衍直起身,眼神黑亮,看來這招可行。

    跑到前頭,茶樓還是那個茶樓,只是少了人氣,只有孟償一人在。

    他看到雲不飄,仍是懶懶趴在櫃檯上只是掀了掀眼皮,打了個哈欠。

    「你回來了。」

    這無聊的人生,好漫長。

    沒有功力圍殺君無儔,他只能留下來看門。

    目光往樓里一掃,沒精打采道:「喏,茶樓關門了,問芳他們捨不得,換了個地方重開茶樓,還是用的末來茶樓的名,當分店了。如今都沒人往這邊來了,就旁邊陣法師還在耗。唉,那些老頭子,非得把剩餘不多的壽元消耗在這裡,多想不開。」

    他抬起手腕按按了眼角,又一個哈欠:「對了,那兩個天師回來了,我把兔子精交給他們了,他們才知道兔子精沒死,很羞愧,要把錢退給咱。我沒要,全當路費了。」

    「你這次回來待多久?下次什麼時候走?下次帶上我吧,這家還有什麼看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