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四十章 無憂長樂(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四十章 無憂長樂(二更)字體大小: A+
     

    別人想不到,是因為他們沒有雲不飄的經歷,雲不飄從外頭來,自然知道這裡的外頭有外頭,外頭的外頭還有外頭,加上以前人死了就死了,現在人死了竟能變成夜靈夜遊還能修長生——見識開啟太多,靈感大爆發,忍不住就想這種沒完沒了累死驢的問題。

    被幽冥主強行打斷思路,她搖搖頭,自知不能再想,現使用的腦域容量不夠,便收了心。

    往前一看,昏昏暗暗中,一片綠意和花明。

    唉,只缺了太陽和月亮。

    她驚異道:「這麼快就到了?」她都沒指路的。

    不用指路,她立在這便是活的指路牌。

    眾位立即一擁而上,圍著飛上飛下,嘖嘖稱奇。

    裡頭留守的人飛出來,警惕戒備。

    「公主,這是冥境的人?」

    「對,自家長輩,別怕。」

    手下抓狂,公主啊,冥境的人都找到咱家來了,下一步是不是要開戰?

    雲不飄問:「這幾日有人來咱家嗎?」

    「沒。自從上次被別的殿組團嘲笑后,可能是他們失了興趣,再沒人來。咱家本來宮主圖清凈,離著別的殿就遠。」

    雲不飄哼:「昨天你看不起我,今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手下低聲:「公主,讓他們看真的沒問題?大家都發現了,在家裡呆著心情很沉靜,頭腦也清晰,修鍊比以前快。」

    還有這作用?

    雲不飄喜道:「那以後你們多在家修鍊。」

    手下見她不著急的模樣自己急起來:「哎呀,公主,這樣好的東西,別人會來搶的。」

    眼色一個勁兒的往那些人身上使。

    這是來搶的吧?他們家小公主這麼單純,該不是引狼入室了吧?

    雲不飄一愣:「冥主那老東西該不會來搶吧?」

    手下:...哦,對哦,自家跟冥主的關係好像也不怎麼好。怎麼辦喲,前有狼後有虎。

    「放心,沒人能搶走。」永泰城主飛過來:「善種是贈給你的,也是你一手種出來的,別人奪不走的。不過,你倒是應該防著善種被有心人污染。」

    污染?

    永泰城主趁機挑唆:「這若是長在冥境,你便沒有這後患。可這是在幽境,幽境黑心肝的人多啊,你家仇人是不是也多?可不得想盡法子毀了它嘛。黑心肝的人天生跟善種不對付。」

    雲不飄默,心道,頭兒也說冥境沒好人呢。

    永泰城主眼珠一轉,溫聲誘哄:「不然搬到永泰城,我保管給你看好了。」

    雲不飄眨眨眼。

    「哎喲,永泰城可不適合花花草草,飄飄公主,不若你去我的流芳城看一看,姐姐我最是種得一手好花草。」一個雍容美麗的女子慢慢搖著宮扇過來。

    又一個城主過來,滿臉笑意,只是不待他張嘴出聲,一道漠然至極的聲音響起四面八方。

    「今日是什麼好日子,竟引得冥境傾巢而出,怎麼,突襲嗎?」

    是她聽過的聲音,冥主!

    嗖,跑了,跑到無端殿深處,沒忘了拉上手下。

    幽冥主和眾城主:...真慫,這麼多人給你撐腰呢,怕他一個老頭子。

    有幽冥主在,冥主顧不上來神龍見首不見尾那一套,問罪一聲,人跟著出現,立在虛空與幽冥主遙遙相對。

    也是一個老頭,不過頭髮鬍子要黑一些。

    雲不飄私以為,白髮白須的幽冥主比黑髮黑須的冥主好看多了。

    論具體長相的話,呃,都太老,不在她評價範圍內。

    反正她分得清哪個是哪個。

    幽冥主、冥主:長得老就不配點評嗎?膚淺。

    現身後,冥主才看到幽冥主身後的花紅柳綠,眼眸放大,這是——

    幽冥主笑微微:「飄飄這孩子,甚好,結了一段善因,得了一粒善種,種出一片花林。這孩子,真能幹,我帶她的長輩們來看看,孩子本事,得獎勵。」

    話里話外,說成是冥境的榮光,跟幽境沒關係似的。

    冥主臉上淡漠,心底一片陰沉。

    冥境長出善果,他竟不知道!

    好個雲不飄!

    讓他丟了大臉。

    同時一凜。

    按說,這等存在的出現,他該感知到的,但眼見這片綠林存在應該不短時日,他卻不知道!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這裡不在自己掌控中!或者說,雲不飄不在他掌控中!

    這種感覺,很不好。

    雲不飄在屋架子窗戶位置后往外偷瞧,冥主陰沉沉的目光射來,她打了個哆嗦。

    壞老頭子,要弄死她!

    打了那麼多年,幽冥主對這個老對手心裡想什麼清清楚楚,不由心裡輕蔑看不起,這人,跟他的前任差多了。

    哎呀,雲不飄和冥主和幽境的關係不好,真是皆大歡喜啊。

    高興,一高興就來了勁。

    「正好冥主也在,便做個見證。」

    冥主警惕心起。

    「這善種本是一隻夜靈所化,夜靈,歸冥境所有。」

    這是要搶?

    「它在幽境無端殿生根發芽,是它的緣分。」

    要怎樣?

    「那也便是飄飄與冥境的緣分。」

    冥主皺眉,是要搶人?

    遲疑,這雲不飄,還是有些用處的。

    「今日便請冥主做個見證,贈予飄飄冥境公主的封號。」

    什麼?

    幽冥主思索:「取個什麼封號好呢?做長輩的惟願小小輩無憂長樂,無憂公主好聽呢還是長樂公主好聽?」

    冥主袖裡抄手,冷笑:「無憂比長樂好聽,長樂終究還有不長樂的時候。」

    做個無憂無慮的傻子吧。

    「冥主說的有道理。」幽冥主道:「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能長樂已然不錯,過滿則溢,這孩子也有一堆糟心事呢。那便長樂吧。」

    冥主眼皮抖了抖,老東西,說誰是糟心事。

    幽冥主招手:「飄飄,快來。」

    雲不飄不想過去,永泰城主幹脆過去把人給提溜出來,強迫她直面冥主。

    怕什麼,幽冥主擋在前頭呢。

    「飄飄啊,以後你是幽境的無端公主,也是冥境的長樂公主了。你看,冥主都為你高興呢。」

    雲不飄去看冥主那張淡漠無情的老臉,實在看不出哪裡高興。

    冥主:「冥境賞識,你要好自為之。」

    呸,老狗嘴吐不出象牙。

    雲不飄皮笑肉不笑:「可不得好自為之,還不興明眼人給我個公道了。」

    冥主冷哼一聲,冰冷的眼神蔑視她一眼,摔袖子走了。

    雲不飄立即白了臉,汗如雨下,嚇死她了。

    永泰城主道:「這冥主,真上不了檯面。」

    幽冥主望著冥主消失的方向,眼神幽深。

    雲不飄疑惑:「怎麼封我公主了?為了氣冥主?」

    幽冥主轉過來看她:「能種出善種,於幽冥乃是大功一件,你應該得整個幽冥的獎賞,那老匹夫,看來不會承認。不過,他算不得什麼。給你記功的是整個幽冥,不是他和我能抹殺的。」

    幽冥給她記功?

    雲不飄震驚了:「是與給我立下的宏願,同出一源嗎?」

    「對。」幽冥主讚賞道:「種出善種,你的宏願已然完成一半,接下來,保護好它,宏願自然會完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