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親友團(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親友團(一更)字體大小: A+
     

    城主冷眼:「是你又闖禍到我這避禍來了吧。」

    雲不飄想了想,覺得沒什麼好隱瞞,東西在家明晃晃誰都看得見呢。

    「嗯,我得了一顆善魂凝出的善果,種在我家無端殿了,長出好大一棵參天的樹來,順便又種了個大花園。師傅怕我被人嫉恨殘害,讓我來叔這裡躲躲。」

    噌——城主從高座上猛的站起:「你說什麼?」

    呃,看來真的很稀罕,冥境也稀罕嗎?

    「善果,還是善種?」

    城主一溜煙跑下來,盯著她的眼神炙熱而詭異:「你沒騙我?」

    雲不飄:「...我師傅說是,萬一,他認錯了?」

    城主:「你種出來了?」

    雲不飄點頭:「種出來肯定是種出來——」

    手被一把抓住,湊到對方鼻子下,嗅。

    雲不飄尷尬:「叔——」

    城主猛抬手,止住她說話,嗅了半天,抬頭,眼裡飽含熱淚,那淚水,叫做:遭雷劈喲好東西落到別人家。

    「叔——」

    城主不理她,提著衣裳往回跑,跑到王座前,跳上去,站在上頭仰起脖子喊——

    「開會了——開會了——開、會、了——」

    金光一閃,人消失了!

    雲不飄震驚:「大哥?」

    羅金也將將回神:「啊——沒事,城主去見其他城主了。」

    從來沒見城主這麼急過。

    「那我怎麼辦啊?」

    羅金:「我送你去無端小築?」

    「不會再有刺客吧?」

    「不會,城裡過了好幾遍了,絕對沒有漏網之魚。」

    這就好。

    「我想去往生殿看書。」

    那也行。

    羅金送她去往生殿,雲不飄放心的在城中穿梭,背著手溜達,不停跟人打招呼,大爺大娘,大叔大嬸,大哥大嫂,不時停下來參兩句家長里短,或支一步臭棋。

    別人也不嫌棄,和氣團團。

    雲不飄舒心:「這才是人過的日子啊。」

    羅金無語,活人還真沒這股舒適勁兒,哪個活著的時候不汲汲營營,也就死了才放鬆下來。

    眼見快到往生殿,羅金側耳聽了聽:「飄飄公主,城主回來了。」

    城主催得很急,羅金沒讓她再溜達回去,扶著她胳膊縮地成寸,瞬間回了城主大殿。

    雲不飄走進去,裡頭一片祥瑞金光,每一片金光里站著一個人,有男有女,皆望著她。

    目光火熱。

    打了個哆嗦。

    城主也在金光中,抬手招呼:「快來,見過幽冥主。」

    啊?幽冥主也在?

    金光自動列位兩邊,兩兩相對,閃出最正中的人來。

    一個白頭髮白須面色紅潤的老爺爺。

    老爺爺和藹的看著她,氣質和槐樹下下棋的老頭子們沒什麼不同,只除了金光閃閃。

    話說,為什麼他們都金光閃閃?

    她是不是也弄個什麼特效?

    「飄飄公主,聽說你種活了善種。」

    被這麼多人注視,雲不飄心底忐忑,結結巴巴:「還、還不確定。」

    幽冥主笑開,這孩子,一看就膽小,乖乖巧巧的。

    他道:「我們能去一觀嗎?」

    雲不飄不知該如何作答,這該是外交事件吧?

    眼珠一轉:「無端殿歡迎各位長輩前來,只是幽境——」

    她想說冥主那老匹夫,但——會不會讓人覺得自己不尊老呀?

    幽冥主一笑,和和氣氣道:「幽冥本一體,你是主人家,你歡迎我們,我們當然要上門恭祝。」

    話里意思,管冥主那老匹夫作甚。

    雲不飄開心:「好,那我回去準備準備。」

    好歹把屋頂修一修。

    就聽幽冥主道:「不必麻煩,我們這就隨你去。」

    說完,一股柔和不容抗拒的力道將她扶到幽冥主身邊,進入金光里,近距離感受大佬的魅力——幽冥主應該是自己來這之後遇見的地位最高的人吧?

    腦子裡一片混沌,不自覺問:「您比卿未衍厲害吧?」

    幽冥主哈哈哈,其他光團里也哈哈哈。

    永泰城主嗔道:「怎麼拿幽冥主跟個小輩比。」

    啊,那就是厲害了。

    雲不飄不好意思笑笑:「那您比冥主呢?」

    這次幽冥主親自回復她:「當然我厲害。」

    這話帶了意氣之爭。

    雲不飄便認為他比他厲害好了。

    她還想該如何帶他們去無端殿呢,腳下生風,眼前驟然變得黑暗,熟悉的幽境氣息撲面而來,金光縮成一層薄膜,似將他們裹在氣泡中,往後一望,黑暗中一長串金色大珍珠。

    她想起橙七給她的那顆人頭大的白珍珠了,她讓橙七把他們的像刻在上面,也不知刻得怎樣了。

    「他們都是城主。」幽冥主的聲音響在身畔:「幽境有三十六殿,冥境有一百零八城,便是這一百零八城,管著輪迴善惡賞罰之事。」

    輪迴時論善惡?

    「可是,若這輩子做好人受苦,下輩子做惡卻享福,這不是起了壞的作用?」

    幽冥主詫異看她一眼,似是想不到這時候她會與他論這個。

    道:「善惡皆有報,為惡,消耗的是福報,福報耗盡,惡不能容,便有現世報。生死簿上,壽終正寢的少,因苦難疾病災厄而來的多,一世一世的疊加,也只有生死簿能記清善惡多少。」

    他道:「你站在活人的角度看便覺得不公,孟婆湯一灌忘前塵,覺著所有因果該了結在當世。但你站在魂魄的角度看呢?」

    什麼?

    「這一世,上一世,下一世,世世皆是那條魂,我們眼中,魂才是成立的存在,陽間轉生,不過是歷練。」

    「這樣說,你可容易理解一下?」

    雲不飄驚呆,嘴巴半天合不上:「難道生的本質的是死,活著,只是亡靈的夢境?亡靈,才是真正的活人?」

    幽冥主高深莫測:「枉他是人是仙,是妖是魔,不過浮遊哉,浮生一夢。」

    雲不飄啊啊,實在轉不過這生死大彎來。

    永泰城主旁邊同僚憐憫:「咱家老大又給人洗腦了。」

    另一邊:「老大出馬,沒有人能逃脫。」

    永泰城主:「未必,這個飄飄公主啊,邪乎。」

    三人就聽雲不飄問:「輪迴是入夢的話,那表示還是有辦法將以前所經歷的一切都恢復的?那是什麼時候恢復?是不是有個最終審判,在靈魂將要逝去的時候?那靈魂逝去是真正的消散還是又去了另一個我們身為魂魄也不知道的層面?在那個層面眼中,我們是不是也是一個夢?死亡是遊歷,活著是遊歷時做的夢?那存在究竟有沒有盡頭?」

    幽冥主:「...」

    所有城主:「...」

    這什麼孩子,小小年紀就要想這些自己等人也不曾想過的迷宮問題,腦子不疼嗎?

    雲不飄沒覺得疼,但有些發暈,這些一環套一環的問題,太消耗腦力了。

    有些昏昏沉沉。

    一隻大手落在頭頂,清涼的力量灌注。

    「不要思考這種無法得到解答的問題,會瘋魔的,至少,現在的你還不能思考。」

    幽冥主內心也震驚,現在的孩子都這樣智慧了嗎?

    這是要拍死前浪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