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要太陽(二更,新一年加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要太陽(二更,新一年加油)字體大小: A+
     

    善種?

    這竟是善種!

    「善種是什麼?」雲不飄疑惑。

    魅無端難言的看著她,不知該說什麼,這什麼都不懂的小東西,運氣可真好。

    不愧是自己看中的繼承人!

    「說說這東西怎麼來的。」

    雲不飄說了王棠兒的事。

    「原來如此,竟是一條善魂。」

    善魂?

    雲不飄:「十世善人?」

    魅無端搖頭:「你可知善種多難得,十世善人易找,純凈尚善的魂魄不可得,即便純凈尚善,沒有那一點悟性也結不出善果。」

    他盯著那粒海棠果,簡直要頂禮膜拜。

    「老子還以為只存在傳說中呢。」

    「那你就知道這是善果了?或者只是一顆有些奇異的海棠種子呢?」雲不飄反問。

    魅無端擺手:「你不懂,有些東西,咱有天生的直覺,修為越高,領悟越多,類似血脈傳承。」停了停:「你沒有,大概因為你做夜遊還短,又不在幽冥,又不缺生氣——」

    又沒有修為,這個還是不說了。

    「咦?或者是因為她在你的陣中你以萬物之生氣為陣,才有了這奇迹?」

    他說完,自我認同的連連點頭:「你因她果,她因你果,這便是善因善果。」

    雲不飄懵懂,來了句:「禮儀之邦。」

    魅無端抬眼看她,無語,什麼跟什麼。

    「帶著吧,好東西。」

    雲不飄搖頭:「我要種。」

    什麼?

    魅無端想象了下,想不出善果能種出什麼來。

    萬一什麼也種不出來,豈不是浪費?

    但云不飄堅持,她選了個好地方,拿出用兀獸煉製的萬能生長土來,填了滿滿一碗。

    心疼的魅無端趴在地上:「咱攏共才得多少,不是一撮撮就夠用?啊?省著些啊。」

    伸手去挖。

    被雲不飄拉住:「等會兒,咱們去抓兀獸。」

    什麼?

    這又是鬧得哪一出?

    雲不飄抿直嘴:「心情不好。」

    魅無端看她幾眼,鬆手,平了平。

    「行。」

    目睹親歷一條善魂的消逝,是會給人帶來不小的衝擊,發泄是有必要的。

    海棠種子種下,手撫平萬能土,輕輕撫摸,異能灌溉,良久,手底下並無動靜。

    魅無端旁觀半天:「種不出來吧。這不是真正的種子。」

    雲不飄不放棄:「不,我感應得到,它是有生命力的。」

    魅無端只能陪著。

    又過去半天。

    「或許,它是個蛋呢?」魅無端猜。

    雲不飄一呆,蛋?動物?

    「難不成我要坐在它上頭?」

    魅無端臉皮一抽,這是什麼樣的奇女子喲,你當你是老母雞嗎?

    忽然,手下傳來動靜。

    「動了,動了。」雲不飄驚喜叫道。

    魅無端睜圓眼睛,雲不飄的手輕輕震動,一點淡綠色鑽了出來,眨眼間竄到一尺高,又一尺,又一尺。

    雲不飄的手扶在眨眼長到筷子粗細的小樹樹根部,看它變成手指粗,手腕粗,胳膊粗,脖子粗,腰粗,水桶粗...呃,自己的形容詞簡直是道盡了一生啊。

    而魅無端卻是低頭、平視、抬頭、抬頭、再抬頭,最後躺...好像也是一生的寫照。

    他躺著,斜支胳膊,張著嘴,看那遮天蔽日哦,不,是遮蓋了他的無端殿的巨大海棠樹。

    綠意昂然,點點粉色綻放其間。

    手捂住嘴,又捂住眼,太明目張胆了,太明目張胆了,一下長這麼大讓他怎麼擋?怕不是整個幽冥都要知道他無端殿種出一棵海棠樹,一棵開滿花的海棠樹。

    頭疼。

    東西是好東西,就怕人來搶。

    雲不飄收回手,退出老遠左看右看,滿意的不得了,一想,做都做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細土覆過,萬千顆粒拋灑,魅無端哎哎哎來不及阻攔,雲不飄已經催動異能將無端殿所有地方和角角落落種滿植物。

    綠的紅的,白的藍的,黃的紫的,色彩繽紛,欣欣向榮。

    唯一美中不足的——

    「沒有太陽。」

    雲不飄炯炯望著魅無端。

    魅無端:...養崽子好難。

    「我去跟卿未衍要。」

    卿未衍:「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彼時,爺倆回到氿泉,魅無端直接踹開房門張口跟他要太陽。

    卿未衍才打了一架回來,還沒把自己收拾乾淨,只覺得無理取鬧異想天開。

    聽聽——太陽!

    當我是天呢?

    天也只有一個太陽會分給你?

    魅無端恬不知恥:「反正你給想法子吧,用在我的無端殿的,要夠亮,夠自然。」

    真是...不要臉。

    卿未衍道:「你們夜遊不是不喜歡太陽嗎?」

    「飄飄喜歡。」

    卿未衍扶額,鄭重建議:「考不考慮讓她不要做夜遊了,還陽吧,肉身我來找,包她滿意。」

    找個肉身可比造個太陽簡單多了。

    魅無端不開心,看不起誰呢,肉殼子他就找不到了?

    「說太陽就太陽,給月亮都不行的。」

    門外雲不飄聽見這話趕緊喊:「月亮也要啊。」

    魅無端:「配對,要倆。」

    卿未衍:「...」

    從前,他認為他的女朋友懂事得心疼,從來不胡攪蠻纏,現在,才明白,有些胡攪蠻纏是躲不過去的,甚至會變本加厲。

    可憑什麼呀,他們又不是他的女朋友!

    雲不飄立即大聲哼唧起來:「你看你看,這麼小氣的男人——」

    「閉嘴!」卿未衍惡狠狠,最近,他越發心浮氣躁了。

    想揍人,手心特別的癢。

    雲不飄脖子一縮變鵪鶉。

    魅無端:「你叫什麼叫,嚇著孩子了。」

    卿未衍心煩,誰家熊孩子這樣慣著?你們當大人的自己什麼本事不知道的什麼都敢應?這是要教出什麼玩意兒來!

    雲不飄摸過門邊,敵視的小眼神瞅他,說了幾個字:「玻蜜瑣。」

    魅無端:什麼東西?

    卿未衍一震:「傾城...」

    雲不飄哼哼:「她說,玻蜜瑣,有我要的東西,讓你去拿。」

    卿未衍不動。

    雲不飄晚娘臉:「你看吧,他不給,擺明要私吞——」

    「我去取。」

    雲不飄立即笑靨如花:「辛苦你啦。」

    就一句辛苦了?你說我壞話的時候怎麼滔滔不絕?

    不想看她,看就是心煩。

    他對魅無端傳音,魅無端臉色一變。

    雲不飄拉魅無端:「你們幹嘛?」

    「乖,接下來你就在家好好——不,你還是去無端殿——算了,你去永泰城吧。」

    什麼?一杆子支到永泰城?

    什麼陰謀詭計?

    呃,危險的事情她還是離遠遠的吧。

    於是,她伸手,沖卿未衍。

    「上門要帶禮吧。」

    卿未衍:...早晚、早早晚晚、他會狠狠揍她!

    雲不飄愉快的收拾行禮,跟心愛的橙七暗妖告別。

    「大哥,我又來了,快帶我去見永泰叔。」

    羅金笑得很為難,永泰叔,飄飄公主您好歹問問城主他的名諱吧。

    還有——

    您怎麼又來了?

    「你怎麼又來了?」城主很不想看見她,尤其離上次告別並沒過多少日子。

    雲不飄啊一聲:「我師傅有事情忙,顧不上我,就把我託管給叔你唄。」

    呵,並不信你的話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