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送別(一更,新一年快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送別(一更,新一年快樂)字體大小: A+
     

    多疑的人總是懷疑所有人都在害他,從不看自己配不配。

    反正雲不飄一句無心的評價,讓君無儔記恨上都蘭。

    只能說,妖魔兩邊長久以來的芥蒂讓他們之間不可能存在信任,況且,這也算不得疑心生暗鬼,若有機會,他們一定會樂意弄死彼此的。

    卿未衍心裡默默叫聲好,讓他生氣讓他起疑,才更有利於之後的動作。

    「你先回去。」他對雲不飄道。

    雲不飄搖他衣角:「他擋著路了。」

    卿未衍揚聲喊橙七。

    橙七信步走出來,繞過君無儔,走到卿未衍身後,拉住雲不飄的小手,繞過兩人,進了茶樓。

    從頭到尾沒看君無儔一眼。

    而雲不飄也不再看他一眼,但那特意別向相反方向的臉,還有捂住口鼻的一隻手,和皺在一起的眉眼,君無儔只覺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辱。

    好,很好,你們都很好。

    他看著卿未衍,挑釁一笑:「上次與未衍上仙切磋,還是十年前。」

    卿未衍冷淡:「十年後你還是打不過我。」

    呼——氣死了,打不打得過,打過再說。

    兩人飛出去打架了,君無儔倒想立即發作呢,可他真當場動怒,不說城裡城外隱藏的人會出手,老天都降下雷來劈他。

    呵,螻蟻而已,真不知道上天為什麼這麼保護凡人。

    雲不飄坐在茶樓里發愁,茶樓仍未營業,倒不怕驚著客人。

    「這生意是做不下去了,以前來的畢竟都是人,還算守規矩。今天這個,一看就不是人,萬一他獸性大發,傷了客人,怎麼能行。算了算了,茶樓關門算了,大家也不能住這了,正好都買了宅子,住各自家裡去。若不想分開,都住我新宅,我還是住這,正好幫我看家了。」

    橙七也覺得往後不會安寧,同意她的決定。

    末來茶樓關門了,以後不再接待客人了。

    消息放出去,成為不大不小的八卦。

    大家倒並不怎麼意外,畢竟人家是皇帝親封的縣主,開門做生意,不登大雅之堂,估計只是貴女閑時的消遣,果然吧,不開了,找著更好玩的了。

    大戶人家好可惜,少了一條巴結縣主的路子呢,儘管他們日日去茶樓也見不著縣主。

    玉鵬起來和雲不飄告辭,必須回去成親了,不然媳婦要被人搶走了。

    「此一去不知何時再見。」玉鵬起捨不得哇,不是親妹子,但比親妹子處得自在舒服啊:「你真不去京城?」

    讓皇帝親自來迎,有些難。

    雲不飄只能道:「回吧回吧,等你和新嫂子一起來度蜜月,宅子都給你準備好了。」

    玉鵬起:「你不送我嗎?」

    雲不飄心道,我送你,我怕有人要送我上路。

    「離別徒惹傷悲,哥,你快去快回,叔手下缺人,要我看,你帶著嫂子外放來氿泉唄,氿泉哪裡比京城差呀。」

    勸不走她,反而自己要被她拖家帶口的勸來了,玉鵬起立即打住,氿泉女人真打男人的,自己還是趕緊走吧。

    送走玉鵬起,雲不飄又送走一位故人。

    王棠兒。

    王棠兒請植物送來消息,要見雲不飄最後一面。

    雲不飄愕然,不免心虛又愧疚,她好久沒去看王棠兒了,明知道她時日無多...

    王棠兒身形已經透明到幾乎看不見,見她來了眼神很平靜,一如往日,彷彿這只是她普通的一天。

    她對她道:「我覺得自己很幸福,我沒有什麼大的追求,沒有渴望融入別人或希望別人靠近我,飄飄,我最幸福的就是最後這段時光,在這裡,只有我和海棠樹,我過的很舒心很安靜,很滿足。」

    所以,你要笑著送我走。

    雲不飄鼻子發酸,明明沒多少交往,明明看慣了生死,但此時,看著這個安靜的女孩子,說著安靜的話,明知她是真的滿足和幸福,她仍是覺得傷心。

    不知道為什麼的傷心,或者,是因為王棠兒是一個安靜而美好的女孩子,儘管微不足道,連小小院子的牆都跨不出去,但她開放在這裡,柔軟的脆弱的,靜默的順從的,像草叢深掩下的小花,開在無人知的地方,凋在無人曉的時刻。

    「真的不考慮一下嗎?現在還來得及。」

    王棠兒搖頭:「不了,飄飄,我覺得,我已經追求到了生命的本真,就在最後的時光,我似乎抓到了些什麼...我有東西留給你。」

    王棠兒飛起來,與海棠樹平齊,她張開雙臂,望著雲不飄,透明身形后,老矣的海棠樹綻開花苞,王棠兒柔柔一笑,樹上花苞綻放,粉的紅的激烈燃燒,燒透她最後的輪廓,花朵爭相恐后鑽出來,層層疊疊,長過水潭,蔓延庭院,包圍了雲不飄。

    雲不飄眼睛酸澀,有什麼要流出來。

    忽的一陣風起,花瓣剎那揚起旋轉,雲不飄在紅色旋渦中,一動不動。

    從高空望去,這裡彷彿翻滾著一隻巨大的紅色繡球。

    漸漸繡球縮小,一層一層的花瓣壓縮了進去,繡球越發紅得熱烈,最後驟然一縮。

    一片火紅的花瓣擦過雲不飄臉頰,沾染濕潤的氣息,緩緩落在她的手心。

    雲不飄托舉右手,看手心裡這萬千凝成的一片,上頭載著一滴水珠,邊緣捲起,捲成一粒小小的圓潤的種子。

    純正的紅色,熱烈而溫暖,不會傷人。

    像王棠兒一般。

    手指握起,雲不飄緩緩閉上眼,心念動,下一秒身形消失。

    商未明府里,魅無端驚訝咦了聲,道了句有事先走,踏上幽冥路,回歸無端殿。

    無端殿仍是殿破人稀,稀稀拉拉的人被雲不飄支出來,遠遠著看。

    雲不飄在破壁殘桓間轉悠,微低著頭,一言不發,遠遠的就能感受到她情緒不高。

    眾人見到魅無端,紛紛打招呼。

    一個道:「宮主,咱家真破,好歹給小公主收拾間像樣的屋子,每次小公主回來連個睡覺的地方都沒有。」

    「就是啊,曾經咱無端殿也是壯觀大氣,要不是宮主你發神經強拆——」

    「是啊是啊,早知今日,多少留些家底嘛——」

    「前些天別個宮的公子公主還結伴來這邊玩呢,看不起咱——」

    你一句,我一句。

    魅無端越聽臉越黑,低吼:「你們就在家閑呆著?不出去掙錢嗎?」

    眾人又是斜眼又是撇嘴,聽聽您這話,這誰的孩子誰養不是,再說,唯一的公主未來的宮主,不得舉國之力供養?他們豁出老命也養不起吶。

    魅無端氣惱:「滾滾滾,都給老子打工去,不掙到錢不準回來。」

    眾人無語,攤上這樣的主子也是不講理了,好吧好吧,掙錢去。

    等人走了,魅無端小心飛過去,不敢攔著她,跟著她的腳步走。

    「出什麼事了,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回來了?誰惹你了?」

    雲不飄停下,手伸出,給他看。

    魅無端一瞧,驚咦一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