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合謀(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合謀(二更)字體大小: A+
     

    「以前就有人攔我路獻殷勤,現在更是上門正式求娶,他們是不是想搶我的桃花運?」

    墨傾城:「...」

    橙七:「...」

    開頭還算個正經的開頭,邏輯也算正經的邏輯,可結論怎麼就那麼的出其不意和詭異呢?

    雲不飄信誓旦旦:「除了墨傾城,我自己也是有值得被人惦記的地方的。」

    橙七隻能:「很對。」

    然後呢?

    然後——

    雲不飄不好意思:「橙七一定要好好保護我呀。」

    ...

    墨傾城恨不得跳出來揪她頭髮,你丫繞那麼一大圈就為說這個?你直接說不行不行嗎?還以為你堪破什麼驚天真相呢!

    橙七哈哈笑起來,笑聲驚動睡著的暗妖,側耳聽了一下,動了動唇,復睡過去。

    雲不飄奉上自己的狗頭,讓橙七盡情的揉,珍珠粉閃爍出七彩的光芒。

    「我一定會保護好飄飄你,還有暗妖,我們都會保護好你。」

    哎呀呀,這便是承諾了吧。

    雲不飄心底開花,再次邀約:「暗妖好些,咱們一起去看桃花呀。」

    橙七:「好。」

    管它什麼時節,反正只要想看,不拘桃花梨花的,讓它開就是了。

    老桃樹:你以為你是誰,我只聽飄飄的。

    天際雲霞內。

    都蘭君無儔隔案對坐,一個坐的端正不移,一個斜靠風流。

    君無儔薄唇譏嘲:「都蘭少主早來一步竟一無所獲嗎?」

    都蘭心道,我早來都沒佔得便宜,不見得你便比我強了。

    「無儔少主儘管去,不必謙讓。」

    說來鬱悶,直到現在,他都沒能在魅無端面前將來意說清楚,人家不聽呢。

    抬眼,希望這位有收穫吧。

    君無儔對都蘭眼裡的嘲弄視而不見,從來都是敵手,朋友只是假象。

    若不是情勢,他倒是很希望嘗一嘗狐丹的味道,還有純正的狐族正統鮮血的味道...

    「都杉還好吧?」君無儔直刺人心:「還活著吧。」

    都蘭眉頭都不皺一下:「無儔少主閑操心不如關心下自己,說不得哪日落得如我兄長般下場。」

    儘管他以往不出來,但也知道他兄長為何變成那副樣子,以及,眼前人招惹的並不比他兄長少。

    若是有機會,那些人,必定也會對君無儔出手。

    都蘭低頭飲茶,碧色的茶水倒映墨中染綠的眸子,送上門來,囂張狂妄,唔,不如給他們個機會...不動聲色思索暗算的可能。

    君無儔突然嗤笑:「你比都杉無趣多了,冰著一張臉學那卿未衍嗎?怎麼?你中意墨傾城?哦,墨傾城是你表妹,表哥表妹,你們狐族不正喜歡近支血脈結合?哎呀,看我,說的什麼胡話,墨傾城沒了肉身只剩一道殘魂了。」

    他歪過來,身子探過大半几案,漆黑泛金的銳利眸子緊盯都蘭,像一條伺機而動咬住敵人咽喉的魔蛇。

    「說來,你們狐族有重塑法身的秘法吧,怎樣,想過復活墨傾城?」

    被劇毒的蛇死亡凝視,都蘭波瀾不驚,淡淡開口:「若能重塑那等血脈,狐族早一統妖界。」

    「哈哈哈哈,」君無儔向後一倒:「墨傾城的血啊,」他舔舐嘴唇,貪婪的懷念:「太美妙了,可惜,她滑不溜手,最後還自爆了。」

    太可惜了,那樣的芳香,那樣的純美,他只是嘗到一絲絲已是蝕骨的難忘。

    喃喃:「那雲不飄的味道,應該也不差吧。」

    都蘭看他一眼,心底冷笑,盡情去品嘗吧。

    自己酸得不行的卿未衍回屋裡慪完氣,還是老老實實出來,坐到兩個笑侃不停的人對面。

    半天,人家誰都沒看他一眼!

    氣人。

    「橙七,我要殺君無儔。」

    橙七終於看向他,漫不經心:「你去唄。」

    「聯手。」

    橙七開始正視他。

    雲不飄懵懂:「不是,他還沒來和我求親呢。」

    卿未衍轉向她,面無表情:「他吃人。」

    雲不飄一個激靈,想起在永泰城,那個夜半偷襲她的人,說娶她做老婆就是為了吃她。

    那還是不要了。

    當機立斷:「那我這幾天就不出去了,等你們解決了他告訴我。」

    還真是...識時務。

    橙七對她道:「有次傾城落他手裡,差點被他吃掉,那是個噬食一切鮮活生靈的變態。修為越高,血統越純,越是他的盤中餐。」

    「我們原先設計好幾次,可惜都被他逃了過去,此人,比都杉難對付。」

    雲不飄瞬間想到喪屍,也是吃一切活的,嫌惡不已:「殺他。一定殺他。」

    橙七皺眉:「在這裡不行,打起來難免波及凡人,得用什麼借口將他引開。」

    卿未衍:「都蘭。」

    橙七挑眉:「一次拿倆?不像你的風格,都蘭可從未得罪過你。」

    卿未衍道:「君無儔也是都蘭的競爭對手,他會很樂意將之除去。」

    橙七輕笑:「既然未衍上仙心中已有成算,那引君入瓮的環節便交給未衍上仙了。此次,有了未衍上仙的協助,想來必能將其一擊擊殺。」

    卿未衍點頭:「我來安排,你助暗妖快些恢復。」

    就這樣談好了。

    雲不飄想,自己也要出一份力,她舉手道:「我有雷符,很好用的。」

    卿未衍望著她一言難盡:「你的雷符不也是我給你的?」

    「我可以借給你,你再多還我便是了。」

    呵,這生意做得真不虧。

    「那你先借我吧。」

    自己就是那上趕著的冤大頭。

    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算計即便知道了也不會在意的君無儔上門來。

    都蘭走得高冷公子范,他走的便是霸道邪肆的路子。

    不見魅無端,帖子也不遞,直接出現在會仙樓下,在雲不飄路過的時候,斜倚路邊花樹。

    其實他本想直接出現在茶樓後院或者雲不飄屋外甚至屋內,可惜,有卿未衍設下的結界,有修為的人不得允許進不去的。

    卿未衍的結界...他破不開。

    哼,多管閑事,早晚吃了他。

    寬鬆深衣,大長腿交叉修長有力,袍子領口開得很低,裡頭沒穿衣裳,分明的胸線勃發張揚。

    他對雲不飄深邃一笑,露出兩排過白的牙。

    雲不飄一個哆嗦,他吃人!

    嗖,扭頭就跑。

    我的媽,我不該出來的。

    君無儔瞬間錯愕,他無敵男性的魅力,至於讓她花容失色?難道她喜歡的是都蘭那樣不扛打的小白臉?

    小麥色它不香嗎?

    沉下臉,瞬移,擋住去路。

    「飄飄公主,你跑什麼?」

    低沉磁性的聲音並未讓雲不飄沉迷,她緊閉雙眼尖聲大叫:「卿未衍——」

    卿未衍瞬間出現在兩人之間,將兩人擠開,君無儔只得後退一步,雲不飄縮在他身後,抓著他衣角,緊張兮兮鑽出半個腦袋,偷看君無儔。

    君無儔一個媚眼拋過來。

    雲不飄哆嗦,臉一白想吐的模樣。

    「快趕他走,一點兒都比不上都蘭。」

    君無儔臉一僵,殺氣瀰漫,那隻狡猾的狐狸自己不成便說他壞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