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安心(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安心(一更)字體大小: A+
     

    對於這樣的神操作,橙七無法評說。你告示貼滿全城能警告個誰?誰真正怕這個呀,就像暗妖,刺殺過多少人不被人知道誰是買兇真主啊。

    不用想多,日後刺殺暗殺他們兩個的必是源源不斷了。

    看眼前人,等著被誇呢,真是,時而聰慧時而犯傻,真不曉得她腦袋怎麼長的。

    不過,來就來唄,正好反殺,左右來的都是敵人。

    至於說顏面風言風語什麼的,他們早都不在乎了。

    於是想開的橙七笑眯眯:「我給你帶了很多深海的特產,有腦袋大的珍珠呢。」

    雲不飄哇出來,拉著橙七分寶貝。

    暗妖自己一個人孤單單躺在床上,小小的房間並不大,也不是很高,橙七蓋得不走心,也就牢固些,內里裝飾...全無,窗戶倒是選的位置好,也大,半床陽光灑落,曬得人懶洋洋的。

    他聽得雲不飄大驚小怪的聲音,再看屋裡空蕩蕩,想笑。

    女孩子啊。

    他不是沒見過女孩子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喜歡就進入他的生活,讓他周圍充滿她的痕迹,比如給他布置屋子,插花掛畫鋪地毯。

    就像圍剿,讓他周圍全是她的存在彷彿就能讓他心裡也全是她似的。

    說什麼習慣了便愛上了。

    可愛上了也會不再愛。

    雲不飄從來不會做這些細節上的事情,當然,大概是因為她自己便不是這種細膩的人,她的屋子裡也不見充滿少女心思的多餘裝飾,有的,全是實用的。

    簡單,效用,未免枯燥。

    但這份枯燥有的人覺得乏味,有的人卻感到安心。

    此刻,他在自己的屋子裡,聽到外頭時大的驚呼時小的碎語,便覺得很安心。

    沒誰比一個刺客更需要距離。

    他安心的閉上眼,終於沉沉睡去,再不擔心狂風吹去他的臉。

    天殺的橙七。

    墨傾城也來看寶貝,雲不飄拿起一樣又一樣,橙七抓了把大珍珠放在缽里研磨,說自己和暗妖如何搞定仇家的驚險刺激。

    雲不飄聽得神往:「咱這離海太遠,海啊,我還未見過乾淨的大海呢,只聽說海洋健康的時候可波瀾壯闊了,海底景色瑰麗神奇,還有海洋動物奇異奇特,可惜,我沒見識到。」

    她見過末世的海,鐵青渾濁,捧在手裡看不見手心的,兇殘的變異海獸奇形怪狀,特別丑,也特別難殺。

    影視資料里的大海,令人懷疑是否真實存在過。

    她嚮往道:「假如我能親自去看一看,我一定要在海水裡游一游。可惜了,這輩子怕也不可能。」

    墨傾城不由愧疚:「都是因為我...」

    「這怪不著你呀,再說,能活下來,我已經很滿足了呀。」雲不飄嫣然一笑,小小的臉上,大大的滿足。

    橙七溫柔看著她,抬手揉她一腦袋珍珠粉:「我們可以找找你回家的路。」

    「不要了,肯定找不到的。」雲不飄直接拒絕:「再說,我也不想回去。」

    橙七微微睜大眼睛,不太相信,這樣的性子,身邊必有溫暖的家人才養得出來,不想念嗎。

    雲不飄看著他,不好意思吐了吐舌:「我的家鄉,出了變故變得很糟糕,大家千辛萬苦搬離呢,不搬便活不下去了。我是在搬家的路上出意外來到這裡的,老家是不能回的,新家——我也不知道新家在哪。」

    她嘆口氣:「我年紀小,聽大人說老家原來可好看了,但我親眼見到的,很糟糕。沒了我們的生存空間,好些族人不想走卻不能不走。」

    她自言自語:「也不知道如今老家那裡怎樣了,畢竟是起源故鄉,還有辦法的話也不會放棄。上頭意思,先找地方安頓,以後看有沒有辦法挽救吧。」

    橙七好奇問:「是被魔氣入侵了嗎?」

    他說的魔氣,不是魔族修鍊產生的靈力,而是一種敗壞的毒氣,出現在哪裡哪裡生機流逝,魔族也聞之色變的那種。

    或者稱之為死氣。

    雲不飄想了想:「差不多吧,染上那個人和動植物都會變異,變得很兇殘很嗜血,毫無人性。」

    橙七想了下:「聽著和魔氣是差不多,不能驅逐嗎?用我們這裡的法子呢?」

    雲不飄給缽里灑了把珍珠:「不知道,缺乏樣本沒法做實驗,不過我希望那麼可怕的東西千萬不要出現。這個世界多美好。」

    陽光灑下,她的睫毛投下一排淡淡的影,她平靜而平淡的說著話,心底也平靜而平淡,聽得兩人不自覺隨著沉靜。

    仔細一想便是顛沛流離坎坷的過往吧,她卻渾然不提一句辛苦,彷彿習慣了風雨雪霜,是因為從未體會真正和平美好的生活嗎?

    所以,面對全新世界,哪怕被人附體,被人圍困,被人算計,她都更在乎美好的一面嗎?

    吸收了黑暗,嚮往著光明。

    墨傾城鄭重許諾:「以後,等我們沒了這些麻煩,我帶你看遍這世上所有美好,嘗過所有你沒嘗過的味道。」

    雲不飄眼睛晶亮,笑起來:「那可說定了。」

    橙七:「說定了,我們一起。」

    三人愉快笑起來,笑聲飄揚,這一刻,無憂無慮。

    看酸了某個人。

    卿未衍就不明白了,傾城是不打算要自己了嗎?憑什麼要帶她去看世間繁華?

    他硬邦邦過來:「君無儔來了。」

    他一來,墨傾城自動下線,現場氣氛一下冷下去。

    雲不飄仰著臉,傻乎乎:「誰?」

    橙七淡笑:「君無儔,魔族少主,也是追殺我們的主力。」

    瞭然了。

    「來求娶我的?找頭兒去了?長得怎麼樣?」

    卿未衍轉身回自己屋了。

    「哎,你什麼態度啊,又不是我求著你說。」

    橙七阻攔她追上去:「我和你說。這個君無儔,不是個東西,他追求過傾城,死纏爛打,傾城拒絕多次,他便來殺傾城。此人心機深沉陰毒,他說的每一句話你都不要信。」

    雲不飄:「他誇我漂亮呢?」

    「...這種大實話誰都看得出來。」

    雲不飄喜滋滋:「那你看我現在有沒有比之前更漂亮?」

    「有。」必須的有。

    雲不飄開心到飛起:「問芳嫁人了。」

    橙七一愣,這是暗示...她也到了年紀?是要他...

    不太合適!

    便聽她道:「都是我的功勞。」

    橙七昂一聲:「辛苦飄飄了。」

    不太懂她什麼意思。

    雲不飄喜滋滋道:「我是桃花仙了。」

    啊?

    橙七轉動腦筋,試探:「飄飄——喜歡——做媒人?」

    成就良緣,自己便很有成就感嗎?

    雲不飄:「我覺著吧,我福運很旺。」

    對,你說是就是了。

    「你看,我來了,原本要死的,不死了。原本嫁不出去的,也成親了。」

    橙七眨眨眼。

    墨傾城:「直接說,別老拿我說事。」

    「我覺著吧,我運氣很好,很旺身邊人,你旺我旺大家旺。」

    然後呢?

    「他們是不是竊取我的運道?」

    啥?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