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所圖(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所圖(一更)字體大小: A+
     

    墨傾城想說,感情不是較量,她和卿未衍之間外部介入的太多,她和卿未衍都是犧牲品,她的悲劇,不是因為感情而是——太複雜。

    但在雲不飄眼裡,她就是個失敗案例有什麼資格對她苦口婆心!

    氣死了。

    兩個人都氣死了,看她,還一副我就知道你摳門你眼瞎的討厭樣。

    卿未衍咬牙切齒,自我安慰:「夏蟲不可語冰。」

    雲不飄:「你說什麼?」

    「井蛙不可語海。」

    這句她聽懂了。

    「哈,卿未衍不可語愛。」

    轟——

    卿未衍抬起了手。

    雲不飄仰面,你敢動我一根寒毛!

    卿未衍冷笑,你也配!

    嗖,人飛上去,奔著天邊最美的雲彩,唰唰唰,劍氣連發。

    被驚動趕出來的都蘭:「卿未衍,你打上門來,發的什麼神經。」

    卿未衍:「你在凡人城池開闢空間,違反了六族公約。」

    又是一陣強拆,都蘭怒,他可是送上賄賂得了通融的,迎戰成一團。

    聞著動靜來的商未明:「這是怎麼了?上趕著給我打工?缺錢了?」

    打吧打吧,不礙著凡人,隨便你們打。

    「你看,情緒多麼不穩定,這樣的男人,要不得啊。」雲不飄抓緊時間挑撥離間。

    墨傾城心累:「你怎麼老跟他過不去。」

    雲不飄哈哈:「你怎麼老忘不了他?」

    「我——你強詞奪理,這是一回事嗎?」

    「怎麼不是一回事?你有多難忘掉他,我就有多難與他過得去!」

    真是、不講理。

    墨傾城:「跟他過不去你有什麼好處?」

    雲不飄:「我倍爽兒!」

    墨傾城:敗給你了。

    「有那個閑心氣他,不如想想眼下的事,方才他說了,都蘭只是個開頭。」

    雲不飄哈一聲:「我怕求娶我的人多?」

    「...」

    高空上,都蘭怒目:「我來是找雲不飄,你橫插一杠算什麼。」

    卿未衍冷笑:「說的好聽,若不是墨傾城在雲不飄身上,你會多看她一眼?」

    都蘭氣笑:「算起來,墨傾城算是我的表妹,她落得如此下場,儘管是天命如此,但你也是那落石的一員。」

    卿未衍眯眼:「天命?當初你們拿著天命說事,逼死墨傾城,如今又盯上雲不飄,又是天命讓你們不得不?」

    都蘭冷笑:「墨傾城臨死前對面站的是你,你才是最大的兇手。」他上下打量卿未衍,譏笑:「墨傾城死掉,你才是得了那天大便宜的人啊。」

    卿未衍不為所動,冷靜猜測:「天大的便宜,你怎不說是奔墨傾城來?你們狐族冷心無情,只有天大的好處才能讓你將婚事許出。寧願殘殺骨血的狐族盯上一個普通的夜遊弱女子,看來,這天大的好處也著落在她身上吧。」

    都蘭雙眉挑起:「不信你不知道,卿未衍,當初你站在墨傾城對立面,不也是服從天命?如今天命轉移,你日日守在氿泉,真是為守護墨傾城?你早早便知道其中變動了吧。」

    打著真愛的幌子奪寶罷了。

    卿未衍不需要跟他解釋:「妖族出動,別人,也該來了吧。」

    都蘭雙眼冷漠:「是啊,接下來,端看誰本事了。」

    他後退,俯視腳下的氿泉城,眸底風起雲湧:「這夜遊,運氣倒好,把自己藏在無數凡人中,愣是讓人不敢輕舉妄動。運氣更好的是,你們轟轟烈烈一回倒是給她掙了生路,這次,大家知道來硬的沒成只能來軟的了。」

    來硬的逼死了墨傾城好處也沒落在自己頭上,天機變得明顯,接下來,對雲不飄,他們只能來軟的。

    這樣也好,打打殺殺多不好,小女孩就該打扮得漂漂亮亮開開心心的,不是嗎?

    卿未衍回去召開三巨頭大會,事到如今,有些話需要挑明了。

    「他們要得雲不飄的真心。」

    商未明嘬著腮幫子啵的一聲:「那丫頭哪來的心。」

    魅無端白他一眼,看卿未衍:「怎麼說?」

    卿未衍抬頭看天:「當日傾城——那樣的詛咒,顯然是要將一身修為功力盡數給我,我猜測,這是她自己的意思。」

    商未明白眼一聲切。

    「但誰能說清自己心底的意念究竟是自己真實意願還是天命的安排?」

    天命最會的,不就是讓人相信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到頭來還是跳不出天命的棋盤嗎?

    「她把一切給我,我的修為已是上仙之巔,兩者疊加,我在深受刺激下——」

    卿未衍嘴張張合合,面部陡然通紅,青色血管浮現,似扛著大山。

    兩人嚇一跳,忙阻止:「我們都知道了,你不用說了。」

    卿未衍閉上嘴,半天,緩過來。

    他深呼吸一口:「你們都當我得了天大的好處,但只有我才感知到,我與傾城不會分開。」

    兩人一震,他的意思是——墨傾城一死,他也活不了多久?

    「傾城詛咒我的那一刻,我感知的更加清晰,有什麼在湧進來,可也有什麼也在抽離,若她不在了,卿未衍也不會再存在。」

    存下來的,還不知是什麼鬼東西。

    「所以——」魅無端凝重:「你意思是說,墨傾城的特殊,轉移到飄飄身上了?」

    那詛咒,那神秘的湧進卿未衍體內的東西,就在墨傾城體內?還是神魂中?

    他家飄飄——

    卿未衍:「詛咒未成,天命的安排打破,如今傾城在雲不飄體內分不出,轉移不轉移有何區別?」

    魅無端心塞。

    「如今很明朗了,以前他們以為要逼死傾城就能得好處,現在,他們認定拿下雲不飄就能得。」卿未衍敲擊桌面:「宗門得的推衍,天命有變,但我、傾城仍在其中,多了個雲不飄,雲不飄的命數——推不出。」

    魅無端驕傲一挺胸。

    「顯然,妖界,狐族,或許推出了更多,或者不同。」

    卿未衍說道:「狐族已經到來,沆瀣一氣的魔族定然不會缺席。」

    商未明意味不明的低聲笑:「當年終余山圍剿墨傾城的三族,在氿泉再次聚齊了。」

    卿未衍心臟一縮。

    商未明似笑非笑:「沖雲不飄,其實還是沖墨傾城,不知這次墨傾城有沒有第二條命拋。」

    心臟很疼。

    魅無端生氣:「連累我家飄飄。」

    商未明掃他眼,得了吧,就你家飄飄那個來歷,或許墨傾城也在替她擋災。

    且她那個腦子,那個得罪人的功力,不是墨傾城事乾重大的緣故,得被人捏死多少次了。

    嘶,這樣一想,兩人真是相輔相成啊。

    商未明兀自笑起來,笑得兩人臉色都不好,他想到什麼笑得更大聲。

    「還真心呢,就雲不飄那個奇奇怪怪的腦子,吃癟的不一定誰。」

    卿未衍她都看不上,都蘭在她眼裡也不美,偏偏稀罕兩個小混混,真若是得雲不飄者得天下,嘖嘖,這些世家公子們眼睜睜看著自己比不上昔日里自己正眼都不瞧一眼的小人物,嘖嘖,有得熱鬧瞧嘍。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