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送嫁(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送嫁(一更)字體大小: A+
     

    作為娘家人,她們陪著新娘子。

    今日的問芳,格外容光煥發和嬌艷,她與榮余進展神速中感情竟也在短短一月內突飛猛進,彷彿這些年的顛倒流離全回報而來。愛情滋潤下,問芳嬌美的如最怒放的花朵。

    看得兩人眼紅不已。

    於心心:「什麼時候我也能抱得佳人歸。」

    她的維維,打扮起來該有多好看。

    雲不飄想起一事:「我算你的娘家人還是孟維的娘家人?」

    於心心:「你當然是媒人。」

    雲不飄點頭,媒人就媒人吧,自己好像的確有這方面的潛質。

    大紅嫁衣流光溢彩,這也是托於家的路子拿到的,除了有些平民的不能用的裝飾和圖案,問芳的一身堪稱最豪華美麗,腰上一圈鴿子蛋大的明珠都令一般富貴人家望而卻步。花冠上的各色寶石更是光彩奪目。

    當初看到嫁衣,問芳驚嚇,這也太過,綉上鳳凰就是皇后的嫁衣至尊版。

    穿不起,不敢穿。

    奈何雲不飄開口:「穿著吧,這是我給你的嫁妝,幾塊靈石就換來了。」

    看上去很美,但沒有修鍊的價值,裡頭靈氣沒得几絲,雲不飄跟東福一說,不知他去哪裡一抓一大把。花冠還是東福親手做的呢,時間太趕,鑲嵌上這麼多寶石老手藝人也趕不出來,但在東福很簡單,在他手下,金銀柔軟似泥,拉絲比頭髮都細。

    雲不飄與看著花冠流口水的環珠道:「等你成親,也給你做。」

    環珠笑開花,絲毫不羞澀:「我喜歡粉色的寶石。」

    問芳嗔笑:「正頭娘子哪有用粉的,不拘紅藍綠,都得是正色。」

    環珠撇嘴:「我便是用了粉的淡的,他敢給我動歪心思。我一心對他,他就不能二意,不然我打趴他。師傅,你嫁了人可不要忍氣吞聲捨不得打,不然我和琳琅也能給他揍趴下。」

    孟婆婆拿了東西進來正好聽到這句,先說環珠:「大喜的日子說這些。」又對問芳說道:「環珠說的有道理,這兩人過日子,能互相體諒最好,怕就怕一方忍讓另一方得寸進尺。咱又不是沒錢沒必要受那口氣。」

    再道:「榮公子應該不是那種蠢男人,咱問芳的好日子在後頭呢。有委屈就說,兩口子說開才好勁兒往一處使。他敢欺負你,你回來,咱娘家人多。」

    問芳眼發脹,打趣:「那可真是欺負了他,他那邊可沒人。」

    孟婆婆指著她對大家笑:「還沒嫁過去就心疼,不錯不錯,你心疼他,他也心疼你。」

    「方才我在外頭,四公子跟我講,榮公子讓他捎話,囑咐你多少吃點熱乎的,別餓著。」

    時下婚禮從天不亮忙到天黑透,過程極其冗長,為了避免中間如廁的麻煩,新娘子一口水都不喝的,有的甚至從前一天就開始辟穀,拼的就是毅力。而新郎面對的卻是流水一樣的敬酒,拼的也是個毅力。

    因著兩邊都簡單,有些環節便可省卻,而兩家距離近,到時花轎會從城中繞一圈再回來,繞到吉時便可。這樣,問芳也是天將明便起來穿衣上妝。

    拼體力拚毅力。

    榮余這話捎的,暖心。

    孟婆婆端出一碗小餛飩,不多六隻:「皮帶水的吃,湯便不要喝了。」

    吃罷又用香露漱了口。

    再整理整理,前院鞭炮響起。

    來迎親了。

    關卡一:孟償、孟維。

    兩人皆是有真才學的人,一個又有歲月積累,出的題一道比一道難,難於上青天,饒是榮余天才驚艷絕倫,不是在學院里得幾位先生點撥,恐怕真應付不來孟償的曲意暗藏和孟維的天馬行空。

    險險擦過。

    讚許看向孟維:「以後一起做學問。」

    潛心鑽研,必成一方大家。

    至於孟償,算了,本能告訴他不是同道中人。

    第二關卡伴娘關。

    幾人沒怎麼為難他,只是在門前放了很多一人環抱的瓮缸,讓他搬一邊去便是了。

    並,等距排列成桃花形。

    榮余:...我搬。

    三十年了,為了能娶上媳婦,山我也搬。

    搬了山,吟了詩,琳琅背著問芳送上轎,依依不捨,拿著帘子說話。

    「師傅,我已經在你家近鄰買了宅子,等我成親就帶艾草搬過去。」

    問芳眼泛紅,這是當自己孩子養大的,如今自己出嫁,捨不得哇,幸好以後住隔壁,就當孩子大了成家了分了院子吧。

    琳琅又道:「環珠在你家另一邊買了宅。我們給師傅養老。」

    問芳眼淚都要忍不住了,這兩個孩子,怎麼提前誰也不說一聲呢?

    琳琅抬頭看榮余:「師傅,以後你不順心在自己院里喊一聲,我們立即就到。」

    問芳:「...」

    榮余:...我是不是也該收上倆弟子,正好把前後也包圓?

    問芳噗嗤一笑,推他:「好了,多大的人了,等師傅安頓好了就回來忙你和艾草的事。」

    琳琅紅了臉:「嗯,讓她給師傅磕頭。」

    不是問芳,他和環珠早死了,給了一條命,親母無疑了。

    吹吹打打,花轎遠去,帶著熱鬧的人群。

    娘家人站在大門口看,莫名感傷。

    於心心:「忽然不想嫁人了。」

    她捨不得爹娘捨不得離開家。

    雲不飄立即道:「好啊,孟維給我了啊。」

    「喂,還是不是姐妹?」於心心怒視。

    雲不飄理所當然道:「好姐妹才給你收拾爛攤子。」

    「你都有暗妖橙七了,為什麼要挖我的牆腳?」

    「是你說不要的。再說,好看的男孩子,誰會嫌多。」

    對啊,好看的男孩子,誰會嫌多?

    那怎麼就不要他?

    聽聽這鬼扯的理由——上天示警!

    上天它有這麼閑?!

    簡直要懷疑自己的耳朵。

    「你說什麼?」

    魅無端神情淡漠眼神挑剔帶著嫌棄,年紀輕輕的,怎麼耳朵不好使呢?那他老人家受累再說一遍。

    「昨天你前腳與我家飄飄提親,後腳我家飄飄頭上炸了雷。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你八字不好克我家飄飄。幸好上天警示啊,不然真嫁過來你剋死我家飄飄怎麼辦?這婚事不成,你走吧。」

    最後三個死,好特么的無情無義無理取鬧。

    對!無理取鬧!

    不成就不成,敢不敢找個像樣的借口?哪怕不用借口直接拒絕也比這荒謬荒唐的借口好。

    還上天警示?她雲不飄是上天親閨女?真是親閨女用得著劈她劈成炭?

    別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

    劈成那熊樣,說上天看不過她糟蹋他更可信吧?

    都蘭閉了閉眼:「宮主,你、我,」他指指自己,再手心向上引向魅無端:「我們都清楚,這樁婚事,不是兒女私情,而是妖族與夜遊,妖界與幽冥的一樁聯姻。」

    深呼吸,不是干係甚大,他絕對要摔杯而去。

    第一次啊,人生第一次求婚啊,這樣拒絕,這是朝他臉上甩嘴巴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