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王八蛋(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王八蛋(一更)字體大小: A+
     

    沉迷情愛修為能有多高?兔子精打不過,便呼叫外援,長流水收到信從京城匆匆趕至,正好趕上雲澗孔或痛下殺手,用一計瞞天過海,救下兔子精。

    對兔子精情許書生的事,長流水是很不贊同的。

    這其間,兩人有巨大分歧在。

    長流水是妖界的小妖,甭管修為高低,出身上,他是看不起凡人的。而兔子精是凡間土生土長,受的是凡間的精怪思想。也不知為什麼,許是凡間的靈物修鍊必須要化成人形才算有所大成,使得他們潛意識覺得人是比他們更高等的存在,而與人結成良緣,赫然成了修正果的最好方式。

    談一場美美的戀愛就修成正果了,還有比這更美妙的事嗎?

    可居心險惡的過來人們,向來只歌頌愛情的美好,不會告訴後來人,愛情就是一坨屎粑粑,只有頭上那一點點是蜜糖做的餌,下頭全是砒霜。

    長流水不懂愛情,但他看不上愚蠢奸惡的凡人,他曾經勸過兔子精,可惜兩人不是同一國,兔子精就是不聽。

    他趕到時,兔子精已無力支撐,索性直接做了決定,假裝兔子精殊死一搏,重傷兩人,他帶著兔子精死遁。

    因而,在雲澗孔或看來,任務已經完成,書生看破了兔子精的真面目,兔子精也身死,他們回來交差領銀子,一切圓滿。

    只是身受重傷,不得不停留養傷才沒立時趕回來,這會兒,還在路上呢。

    長流水要帶她遠走,兔子精哭哭啼啼,非得說夫妻一場她得回報。

    要讓她夫君得償所願。

    什麼願?

    自然是與那位真正的貴女結為連理。

    當日,她打聽過的,知道人家有婚約,那就退婚呀。

    怎麼退婚?

    她想了個昏招:只要未婚夫出事,娶不成,不就行了?

    長流水戲文唱得好,卻沒學會戲文里的人情世故和世態炎涼,竟答應了。

    兩人探得玉鵬起的行蹤,長流水跟戲班一提,葫蘆班便來了氿泉。

    長流水將事情一番解釋:「就是這樣,我們沒想害人。只是打算讓他昏迷,等婚約解除了,再將他喚醒。」

    這話說得他自己都臉紅,是,他心裡是這樣想的,也是依計劃做的,可誰想到兔子精竟在銀針上塗毒呢?

    她想做什麼?

    「她想做什麼?她想報復。」杜三繆抱著胳膊,萬分瞧不上兩人,一個蠢,一個毒。

    「玉鵬起出了事,他家不可能不追究。到時這隻黑心兔子將原委一曝,他家找不到一個精怪報仇,不能找別人?第一個找上的就是辜負了她的好夫君。不要說你在人間這些年,不懂權勢人家的霸道不講理。」

    長流水默,他是看過,但沒想到...

    「書生償命,那位從頭到尾無辜的小姐也難免被遷怒,間接害了自己的未婚夫,還被人頂著自己的樣子做出世俗不容的行為,又沾染了妖怪,估計也沒得命在。」

    「而玉鵬起,中了這毒,也活不過幾年吧。」

    「嘖嘖,你一隻小小兔子,心肝是毒做的嗎?騙你的夫君、騙你的朋友,事情敗露讓無辜的人為你的矇騙和怒氣送命。」

    「小兔子,你這樣肉肉可不好吃哦。」

    兔子精本能害怕杜三繆以及其他幾個人,她往後退著腳尖,求救的看向長流水,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飽含淚水,楚楚可憐。

    長流水皺眉:「小蓉,你為什麼在針上塗毒?」

    並不是讓人立時死的劇毒,而是令人生不如死的慢性毒,可見她是不想要他命的。

    為什麼?

    兔子精緊咬嘴唇,拒絕回答。

    孟償冷笑:「她不敢說,她怕說出來你就不認她這個朋友了。」

    妖界來的人,在凡界精怪眼裡便是天人了,多大的金大腿啊。這青蛟,看著笨,卻也有底線,不是是非不分草菅人命的。這樣的人不會與陰毒之人為伍。

    她陰暗歹毒的一面,是萬萬不能讓他瞧見的。

    所以,用慢性毒,等玉鵬起發作時,他們早離了這個地方。

    孟償冷笑著道:「事情推衍一番,並不難想。玉鵬起不死,婚約就要繼續。等新娘過了門,玉鵬起毒發,變成瘋子或傻子,新娘的日子會好過?」

    「她自己不幸福便要毀了人家姑娘的一輩子幸福。」

    兔子精猛的一咬,嘴裡嘗到腥味。

    長流水震驚:「小蓉,你真是如此想的?他只是一個凡人而已,你好好修行日後——」

    「哪有什麼日後!」小蓉猛抬頭,赤紅著雙眼,嘴角掛著一絲血,往日柔軟溫和的臉龐變得扭曲猙獰:「我根基低劣,你知道為修成人形我用了多長時間吃了多少苦?什麼清心苦修千年得道踏上仙途,我活得到那時候嗎?」

    「你若是將我當朋友,那你帶我去妖界啊!」

    「還不是看不起我。」

    長流水痛心:「你這樣想我?我早與你說過,你好好修行,等你修為再高些,你現在去妖界等於自尋死路,你——」

    「你閉嘴!」兔子精大吼:「你們男人都是只想佔便宜不負責的王八蛋!」

    嗖嗖嗖嗖,淪為吃瓜群眾的四人目光箭一般射在長流水身上: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長流水好無辜,怎麼就全是我的錯了?

    「我對你多殷勤,你嘴上說是我的朋友,我都要死了你才來,也沒殺了那兩個天師給我報仇。」

    長流水莫名其妙,你沒死,我給你報的什麼仇。況且,天師天職便是捉妖,你做錯事在先。

    「我對那個男人多好,吃我的喝我的睡我的,一朝得知我是妖精,翻臉無情,還要天師收了我。」

    眾:呃,人家是凡人,凡人接受不來和異形通婚,有此反應也不為過吧。好吧,要人殺你是過了些,但你也要殺他啊。

    兔子精血淚控訴:「你們都不是好東西!」

    切,說得好像她多白蓮花似的。

    杜三繆:「全世界都對不起你唄,你也不用惺惺作態,憑你所作所為,今日到了這,你是有來無回。不如自我了斷,給你留個全屍。」

    兔子精憤怒,可對上杜三繆深深的眼神,不自覺瑟縮。

    等級的壓制,一個念頭就能讓她暴斃。

    轉頭向長流水,乞求:「阿郎,我沒害死任何人,我會改的。」

    長流水看著她,眼裡有不忍。

    杜三繆涼涼:「你以為他就能逃過?你們倆是一個鍋里的肉,誰也別想走。」

    長流水唰看向他,為什麼我也要?

    杜三繆緩緩吐出四個字:「助紂為虐。」

    東福有些不忍心,主要這蛟太傻,這會兒兔子精都暴露出黑暗本性了,他竟沒倒戈相向?

    提點:「我若是你,就去六族公會,該認錯認錯,該領罰領罰。這兔子,罪行足夠以死相償。」

    天規嚴苛,即便她沒能殺害性命,但犯到他們手裡,是不可能放過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