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兔兔(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兔兔(二更)字體大小: A+
     

    原因無他,一柄彎曲的細劍捅在她脖子前,稍微往前一遞,她的小嫩脖子就會開花。

    長流水冰冷凝視隱身的孟償:「放了她,我帶她走,井水不犯河水。」

    孟償為難,要現身嗎?會不會嚇到人?

    下一秒他就沒了顧及,因為杜三繆和東福跳了下來,杜三繆拍拍他的肩。

    「沒事,都昏過去了。」

    孟償才發現,尖叫和混亂已經消失,近處的遠處的人都原地昏迷,恍若睡著。

    現身形,皺眉:「你不會不知道異族不可擾亂凡人生活吧?」

    混跡人間好多年,別說你不懂規矩。

    長流水冷漠:「我只要求帶她走。」

    杜三繆一嗤:「跟我們談條件?你知道她是誰?」指著雲不飄。

    長流水淡漠的眸子看向雲不飄,覺得自己好無辜的雲不飄眨了眨眼。

    「那個,你唱戲很好聽。」

    長流水:「...謝謝。」

    三人:...兩個腦子都有病。

    長流水:「但我不會放過你。讓我帶她走。」

    雲不飄:「我也不會放過你。她要刺殺我哥。」

    長流水:「不是刺殺,是讓他昏睡。」

    雲不飄:「誰信呀,那麼長的針。」

    兩人大有就「死」還是「睡」的問題展開一番熱烈討論的架勢。

    東福:「怪不得來凡界,這智商,根本在妖界混不下去。」

    看樣子不知道雲不飄的身份,但眼下這情景怎麼也可以看出她不是普通人吧。

    杜三繆捻著下巴:「扮豬吃虎?」

    孟償遺憾,這戲怕是不能再聽。

    雲不飄:「你回台上去,我就說是舞台特效,這女的,我們先帶走,天大的事,聽完戲再說。」

    長流水當然不願意:「你們要對她做什麼?」

    「不會做什麼,難道我們會吃紅燒兔頭?當然是紅燒兔肉好吃。」東福嘎嘎嘎,自以為很幽默。

    沒人捧場。

    不好笑嗎?

    細劍挨近一分,儘管自己捅不死,雲不飄也本能的向後仰。

    「你講不講理,分明是你們先動手。」

    長流水:「人我們沒傷到分毫,且我們並無惡意。」

    杜三繆懶懶:「再拖下去天都黑了。」

    看過一地的人,雲不飄立即決定轉移現場。

    「將她們喚醒,讓她們忘了方才之事,我與王妃說一聲,咱們先走。」

    左右今天的相看已經圓滿結束,聽戲看雜耍什麼的,明天再來。

    雲不飄說完,腰一擰,施施然從劍鋒邊走開,好笑看著長流水震驚的模樣一動不能動。

    東福過去拍他的臉:「到得新地頭也不知道打聽打聽地頭蛇,你是太蠢在家混不下去才來凡界裝相的吧。」

    長流水眼裡有瞬間的羞惱,他只是不以惡意揣測他人太赤誠好不好?

    下一秒,證明他是真的沒腦子。

    杜三繆撿起地上銀針,嗅了嗅,怪聲道:「針扎腦袋死不死咱不知道,但真扎進去了,最輕也是一輩子瘋魔的下場。」

    什麼?!

    雲不飄臉色一變,有毒,好狠的心!

    長流水也是臉色一變,他猶不信,眼神掙扎著去看那針。

    杜三繆輕笑著將針橫著送到他鼻下。

    長流水鼻子一嗅,登時向綠衣女望去,見她惶然的不敢對上他的目光,瞭然,胸中長嘆。

    東福輕鄙:「這便是凡間的小精小怪,上不得檯面,殺個人還要玩陰的。」

    小家子氣,成不了氣候。

    綠衣女聞此,又是憤怒又是悲痛又是痛恨又是絕望,可惜,一聲也發不出來。

    雲不飄:「抓緊換地方,抹了他們的記憶,不然被告到公會咱們都得受罰。」

    三人動作起來,只見水這邊,水那邊,看得見看不見的,全站了起來,木偶似的回到自己原先在的位置上,該站的站,該坐的坐,該動作的動作該唱的唱。虧得他們三個記得清清楚楚,哦,不是他們三個記得,是催動這些人按照本該的軌跡自己行動。

    杜三繆一個響指,所有人瞬間回神,彷彿什麼都不曾發生過,腦子裡,長流水的戲曲回蕩,好聽得回不過神。

    趁機,雲不飄湊到衛啟慧跟前:「嬸,他唱的太好聽了,我帶他家去慢慢聽。樓里還有事,我先回了啊。我帶他走了啊。哥,我走了啊。」

    衛啟慧啊啊幾聲,看著她火燒屁股的走了,沒帶上問芳和環珠,這是託付給她了?

    對了,長流水呢?從後台走了?

    搖搖頭,怪不得這長流水名氣大,唱的真好,唱的她都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玉鵬起叫了幾聲,沒喊住人。這就把人帶走了?還沒見著真面目呢,誰知道卸了妝什麼樣呀。

    場景換到茶樓後院。

    長流水和綠衣女雕塑一樣擺在地上,回來的四人不急著審,先逗頭說話。

    杜三繆:「我真沒吃過紅燒兔頭。」

    東福:「拉倒吧,你惡不噁心。」

    杜三繆:「紅燒鳥頭也沒吃過。」

    孟償:「蛟呢蛟呢。」

    兩人一道鄙夷:「誰還沒吃過呢。」

    孟償:...

    雲不飄:「這男的看著腦袋不好使。」

    三人同步驚奇:你能看出來?不是同類嗎?

    嘀咕半天,長流水臉越來越黑,綠衣女眼淚越流越多。

    終於,四個人轉向他們。

    雲不飄心念一動,大陣的束縛一下散去,兩人身體一松,踉蹌退了步,長流水沒立時說話,綠衣女眼珠子滾動,看向長流水動了動嘴,見他不說話也不動,她便低下了頭。

    扯著衣角,可憐兮兮。

    杜三繆冷笑,這蠢貨,被個小女子耍了。

    老話說的好,女人的危險,絕不在她的修為。

    「你就是那隻頂著我未來嫂子的臉跟書生私奔的兔子精?」雲不飄笑著看她,眼神卻很冷:「怎麼還沒被天師收去?」

    「好呀,原來是你讓天師來拆散的我們!」綠衣女一蹦三尺高,眼睛通紅,耳朵支棱著。

    嘿,還真是忘不了本性的兔子。

    就這定性,能和一個普通男子安生過一輩子?

    雲不飄真切不明白:「雲澗他們不是最好的捉妖師?怎麼讓她逃過了?還跑到氿泉來刺殺我哥,該不會他倆被這兔子咬死了吧。」

    問三人。

    三人表示不知道,沒看出那兩人那麼弱啊。這麼久不見人回來,也沒信傳來,可能真的殉職了吧。

    一路走好。

    「咳。」長流水開口了:「他們以為,小蓉死了。」

    裡頭故事很長。

    當日接了單,兩人是片刻不停的直奔江南,因為兔子精帶著書生歸隱田園,費了一番功夫才找到,找到先勸,兔子精不聽,便打了起來。

    期間,孔或道破兔子精身份,讓書生認清其真面目。

    那書生半輩子規規矩矩,哪成想身邊人是個毛茸茸的兔子,一時接受不了,大病一場。

    兔子精再靠近他,全被他或哭或斥,往日情分半分不顧,還叫囂讓天師收了她。

    兔子精怎能接受自己追求的幸福一下變得猙獰可怖,一邊纏上書生,一邊與天師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