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變故(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變故(一更)字體大小: A+
     

    長流水是個男子,只是妝面一畫,羅裙一系,鳳眼櫻唇,楚腰一握,任誰都覺得這是一位風華絕世的女子。

    見過六宮粉黛的衛啟慧都不由迷了眼,一時失了神。

    只是雲不飄和屋頂上仨法眼看得清清楚楚:這位根本不是人。

    他們的眼中,長流水頭上有角,背後有尾,手上有鱗。

    分明是一隻小青蛟。

    孟償不可置信:「做戲子體驗人生呢?」

    東福狐疑,掃量不停:「雖然是個小妖,但看他頭上的角,從妖界來的吧。」

    杜三繆勾著一邊唇角:「有意思。不會是奔著雲不飄來的吧?」

    孟償:「應該不會,我在京城的時候聽說的他,出名好幾年了。」

    雲不飄才來兩年不到呢。

    「你們說,他是不是沖著飄飄來的?認出飄飄身份了嗎?」

    東福:「看他妖力,不夠格。他發現不了咱們,飄飄不想他看出什麼的話,大陣會掩蓋她的氣息。」

    杜三繆:「往下看吧。」

    長流水蓮步輕移到台中,水袖一揚一甩,做淑女照水姿態,從這邊能清晰看到他在水中倒影,看得見他低垂的臉上無盡的溫柔與情絲。

    衛啟慧和雲不飄都看見了,不由一愣,莫名心底軟了一塊。

    屋頂上三個人視力更好,東福摸胳膊,這是個男的,要是個女的,自己被這麼看上一眼,怕是晚上要睡不著。

    接著,長流水朱唇輕啟:「綺夢相盼佳期,流水不復年華,鶯歌——」

    嘶——台上台下,聽戲的、看人的,全耳朵一支棱,耳底暖暖涼涼,涼涼又暖暖。

    這是什麼神仙聲音。

    衛啟慧攥著小手帕,不停驚嘆:「我的天,我怕是要喜歡上聽戲了,聽了這樣的唱腔,還能聽得進別人的去?怪不得長流水不常登台,這是不給別的戲班子留活路啊。」

    目光緊緊黏在長流水水袖上,跟著一動一靜,一靜一動。

    雲不飄也是同樣的情形,眼珠子恨不得黏在人家身上去,這次,她不是被顏值征服,而是被聲線唱腔和身段征服。

    太美了,太有魅力了。

    她就應該多接觸接觸這類的文化瑰寶嘛。

    心裡已經在琢磨,要不要請葫蘆班去茶樓常駐。

    長流水對著水面唱,清潤婉轉的聲音在湖面上玉珠一樣彈跳滾動,帶著濕濕的水汽,直撞進人心底去。

    周圍一片靜謐,連樹上的鳥,草里的蟲,水裡的魚,都停了下來,唯恐自己發出聲響混淆掉這天籟之音。

    眾人皆聽得如痴如醉,連杜三繆這根老油條都搖頭晃腦手指輕輕扣著拍子,五族也有歌舞,但這樣的戲腔卻是沒有的,不得不說,如今乍一聽,還是很耳目一新別有一番滋味的。

    長流水在台上慢慢動作,眾人眼珠子跟著他彷彿跟著一起在大花園裡賞景,看見黃的牡丹紅的芍藥白的荷,又看到秋風起寒霜降,百木凋零沒了顏色。

    心裡不覺悲涼傷感。

    主人客人聽得入迷,下人還是要有眼色的,該換茶換茶,該上點心上點心。

    一隊綠衣丫鬟低頭捧著托盤無聲靠近,屏著息不敢發出一絲聲音,唯恐驚動聽戲入迷的人。

    玉鵬起痴痴的看著台上,心裡想的卻是自家未婚妻。

    相思,離開京城快一年了,原本這會兒,人該是他親親媳婦了,不定孩子都懷上了,可現在——

    愁。

    他都不知道怎麼跟雲不飄說。

    信寫回去了,兩人青梅竹馬感情甚篤,玉鵬起向來在未婚妻面前有什麼說什麼(或許這正是人家姑娘多年經營想要的效果),直接與她說了氿泉的事,表明自己很著急回去,急著回去成親。

    莫名婚事延後心裡不能不生氣,見他如此表態,姑娘當然很開心,回信說好啊,並主動表示,作為未來嫂子,她有義務和小姑子搞好關係,想回來成親那就趕緊著,成了親就來拜會小姑子。

    這可把玉鵬起嚇得不輕。

    他在家裡行四,用不著他守家業,若未婚妻真想來,家裡未必不放行。

    而此時此刻,他才想起要命的一件事——凡是在氿泉住過的女子,力氣都長了...當然,他也清楚,他自己也受了影響,以後流著他血脈的女兒孫女外孫女的,全都會力大如男,但!這跟媳婦不一樣啊!

    總之一想這事,他就皮子緊頭皮也緊,小拳拳什麼的,以前是情調,以後...

    他好希望等離開氿泉以後再也不來了,尤其不能讓他未婚妻踏入一步!

    動人天籟聽著,玉鵬起胡思亂想,沒留意從身後過來的婢女,更不會發現那婢女手指間夾著一根銀針,借著身體遮擋,銀針從手指間飛出,無聲射向玉鵬起後腦。

    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對面台上吸引,她出手又快,銀針細小,該刺殺成功的。

    但用一個「該」字,便說明篤定的事情發生了變故。

    銀針定在玉鵬起後腦勺離著一寸的距離,不動了!

    綠衣女吃驚,左右一掃,並未發現什麼,心中驚懼,卻更是下了狠心,右手一揚,指頭突漲長長的指甲,唰——

    跟那銀針一樣定住了。

    綠衣女更是驚恐,目光一溜,與旁邊看過來的目光撞個正著。

    雲不飄扭頭看她,神情很是不虞,這麼動聽的聲音都澆滅不了你殺人的心?小姑娘殺心很重嘛。

    哦——雲不飄多看一眼——不是人呀。

    可你不是人的為什麼要殺人?

    綠衣女想後退,可整個人被無形的力道四面八方擠壓,動不了,嘴巴張開也沒有聲音。

    雲不飄飛快掃過衛啟慧等人,見她們仍沉浸在戲曲中,便不欲驚動她們,手不經意的一揚。

    屋頂上三人從綠衣女出場已經發現,戲腔雖好,但看出其真身後反而感覺平平了,若你真是個凡人呢,現在是你仗著自身優勢欺負凡人,心中起了輕蔑,便沒像別人那樣沉醉。

    綠衣女射出銀針的時候,三人也想出手,只是慢了一步,現在看到雲不飄的手勢,知道她意思是讓他們將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弄走,孟償道了聲我去。

    他是夜遊,想用附身的法子讓綠衣女自己走下來,只是不等他靠近,忽然旁邊一聲驚呼——

    衛啟慧驚叫:「飛過來了,飛過來了——」

    原來戲台上正唱著的長流水突然飛身而起,扯著兩條長長的水袖踏水而來。

    六七米的距離,不過踩了一下就躍過來,長流水踏上平台,衛啟慧一臉驚懼。

    下意識:「抓刺客——」

    嘩,全亂了。

    「救命呀——」

    「保護王妃——」

    有的抱頭鼠竄,有的忠心護主。

    玉鵬起第一反應站起來,銀針被撞落,他一步跨到雲不飄身邊,雲不飄一推,他便不由自主站到衛啟慧前頭。

    榮余吃驚,擋在問芳後頭,問芳白著臉將環珠拉過去。

    雲不飄黑了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