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長流水(心情不好加個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長流水(心情不好加個更)字體大小: A+
     

    「得虧他家窮得揭不開鍋,也沒一個出息的,太子黨沒找上他家。那正妻的娘家在太子一事中被抄了,幸虧這個親家沒出息啊,乾乾淨淨摘了出來。」

    衛啟慧唏噓:「這呀,就是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

    她道:「按說,禍不及出嫁女,可惜,侯府委實一窩慫包,朝廷沒說什麼呢,他們乾淨利落把人給——對外說的是病逝,可誰不知道裡頭的骯髒事。哼,這樣的人家,早沒落早乾淨。」

    「那正妻手上也不缺人命,算是遭了報應吧。」

    雲不飄聽完故事:「所以那和尚還俗了?」

    這有什麼干連?

    「他本就不是自願,你當他真和尚呀。且人家廟裡主持也好說話,放出話來,說人家只是俗家弟子。一肚子佛經,心嚮往紅塵,不然比他小個十歲的鵬起能知道他想娶妻?」

    雲不飄點頭:「家庭關係倒是簡單。」

    「是呀,乾乾淨淨清清白白,還是個那個。」衛啟慧輕輕拐她,吃吃的笑:「配你家問芳不虧吧。」

    雲不飄:「也得看過人她看得上才行。」

    衛啟慧道:「問芳遇著你是她這一生最大的幸運。」

    真心話。

    還有環珠,不是遇上雲不飄,她一個小丫頭能由著在那些往日里瞧不上她的人家裡選?

    兩人說了半天的話,下人來報,說戲班準備好了。

    衛啟慧笑道:「走,咱們去看看那傳說中的長流水。對了,今個兒沒外人,除了你我沒請別人。鵬起在外院招待榮余,等會兒若是榮余也來了,說明兩人看上了,那也不是外人了,一起聽個戲。」

    府里沒側妃,餘下那些女人她吩咐下去誰敢亂跑,也沒有需要避諱的小姐,連兩個兒子都還小不喜歡聽戲呢,因此這場大戲只有他們孤零零幾個人聽。

    倒也自在。

    戲台搭在湖邊檯子上,檯子本來便有的,為的便是王府設宴招待賓客,因此玉臨陌和衛啟慧一說,衛啟慧派人將戲班子一找,才這麼快請雲不飄過府。

    湖岸彎曲轉折,戲台在一處三面水的半島上,順著岸邊一彎再一彎,正好對著那處又是一個小半島,起來一座二層的廳,中間隔著一衣帶水,也就個六七米的距離。今天天氣好,人也少,微風吹不動柳葉,便在廳外的平台上鋪設了坐席。

    將對面看得清清楚楚。

    衛啟慧和雲不飄過來坐下后沒過久,問芳先回來,眉眼帶喜,看來她是滿意的。接著環珠也過了來,不過她卻是一臉遲鈍,陷在什麼里出不來的樣子,看來是看了太多挑花了眼。

    不急,她還小。

    然後玉鵬起帶著一個男子在丫鬟的領路下走來,雲不飄望了眼,第一眼看那榮余的頭髮,哦,有頭髮,抓在腦後,應該不是很長,才蓄了幾年的樣子,模樣嘛,有橙七暗妖珠玉在前,只能說,不醜。

    硬是比較的話,和玉鵬起比,能勝出一二。

    說是年紀三十左右,但看上去二十四五的樣子,比問芳看著大些。

    要知道,問芳年紀二十五六,但在茶樓養得瞧著才二十齣頭。

    不過身材不錯,高而清瘦。

    年紀外貌相當,家世扯平,才情有共同語言,經歷也相配,一個道姑一個和尚,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雲不飄暗自點頭,很門當戶對,順便促進兩大宗教和諧共榮,挺好。

    再看他走來之時,眼角餘光時不時往問芳那裡飛掠,而問芳袖裡手指頭捏啊捏。

    成了。

    雲不飄開心,招手:「哥,來這裡坐。」

    下人也是頗有心機的,知道今天的主題是什麼,安排座位上自然動了手腳。王妃和縣主肯定要在最前最好賞戲的位置,問芳環珠,玉鵬起榮余,雖然一共有六個人,但位置擺了八席。

    這會兒眉高眼低的一打量,玉鵬起自然坐在雲不飄旁邊好說話,而榮余就被引到問芳旁邊。

    好歹都不是毛頭小子青澀姑娘,兩人大大大方對視點頭。

    所有人都很開心,今日圓滿了不是。

    那就聽戲。

    一群小子上來翻跟頭熱場,七八歲的樣子,臉上塗著彩,個個機靈伶俐。

    雲不飄被他們滑稽的動作逗得哈哈笑,不禁動了心思:「才幾歲的孩子,跟著戲班東奔西走的,他們得上學啊。」

    衛啟慧白她一眼:「知道你心善,見不得孩子受苦,氿泉的孩子隨你調配,但這外來的,王爺也做不了主。人家戲班子養個孩子也不容易,你當學戲比學讀書簡單啊,好幾年才養起來能上台雜耍,肯定不會給你的。我們不能強權壓迫吧。」

    又道:「陛下親令,國朝各地免費啟蒙呢,他們四處流浪若有心的話也能學不少。」

    走到各地哪裡,大衙門小衙門跟前,都有識字牆有人教,只要不是自己懶,想學是一定能學成的。

    想到這,衛啟慧對丫鬟道:「叫幾個孩子來說說話。」

    從後台帶了兩個孩子過來,才六七歲,基本功沒練好不能上台的,小身子雖然瘦但走動間虎虎生風,看得出很結實並在貴人面前很能現。

    衛啟慧笑著讓人給他們點心吃,兩人拿著點心乖乖的不敢動。

    衛啟慧笑笑:「識不識字?」

    兩人眼睛一亮,一人一句的回。

    「識得的。」

    「原先不識。」

    「路上學的。」

    「班裡沒幾個人認字,也認不得幾個,沒人教。」

    「想學得送禮,沒錢。」

    「想都不敢想。」

    「路上有識字牆,一筆一劃很清楚,問問旁邊的人就知道念啥。」

    「我們練功的時候用手指頭比劃。」

    「在桌子凳子上比劃,在大車地上也能比劃。」

    「識得很多了。」

    「以後唱不了戲也能做記賬。」

    「誰學得多誰以後厲害。」

    衛啟慧笑,小孩子,心明著呢,讓人拿了一套啟蒙描紅的本子給他們,問了戲班裡孩子數,每人賞了一個銀錠子。

    道:「好好學,不拘是戲還是字。知道我身邊這是誰?這是氿泉縣主,便是氿泉縣主出的主意才有識字牆,你們才能學認字。」

    兩人眼睛晶亮,無聲一哇,激動崇拜看著雲不飄:見著大活人啦啦啦——

    雲不飄有些不好意思,清清嗓子:「好好學。」

    兩人跳著回去的。

    衛啟慧:「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雲不飄點頭:「被他們那樣看著,渾身都是勁。」

    衛啟慧一指台上:「長流水要出來了。」

    雲不飄忙往上頭瞧,只見伴著奏樂踩著節點,一隻手先從帘子後頭伸了出來,輕挽珠簾。

    雲不飄眨眨眼,想橙七暗妖了呢,咱家小哥哥的手指才是又白又細又長,哦,這個也不差。

    屋頂上,三個隱身的人也瞪大眼睛瞧。

    「這手長得不錯。」杜三繆客觀評價。

    「長得很不錯。」孟償也很客觀,並豎起自己的手給他們做參考。

    「我的手就很美。」

    兩人翻白眼。

    孟償便道:「跟誰比了,你們吃靈氣,凡人吃俗氣,咱們實話實話,我的手就是很好看,在凡人里,當年也是一雙君子手,迷倒多少少女心。」

    兩人:「好好,美,美得很。」

    孟償:「這長流水的手比我的還精緻,這簡直不是凡間能有。有這樣一隻手,便是臉長得不怎麼樣也能在梨園穩穩噹噹佔頭里。」

    兩人點頭,是,這手在凡人里確實美得出塵了。

    然後帘子揭開,一道纖細人影婷婷裊裊上來。

    三人並下頭雲不飄:哦~~~

    原來如此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