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二十章 起早(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二十章 起早(一更)字體大小: A+
     

    「叔,你派了多少隊出去?」

    玉臨陌白牙閃閃:「一隊十人,一百隊。」

    雲不飄甘拜下風,挖苦:「若是時間允許,您不得把整個大央全圈起來啊。」

    玉臨陌白牙更閃:「只要你同意,我這就派人去圈。」

    還是不要了。

    「叔,我頭次覺著,假如你從商,成就絕對比老於高。」

    老於,玉臨陌熟,新城合作很多項目呢。

    他道:「於老爺是個人才,如果不是他堅決推拒,我是很想請他到戶部為官的。」

    可惜,於家祖訓,為商不做官,玉臨陌只能遺憾了。

    雲不飄搖搖頭,這地圈的,山都圈進來了。

    「對了叔,地方這麼這麼大,沒有充足的人,你要考慮移民嗎?」

    玉臨陌一愣,旋即頭大如斗,這一樁接一樁的,根本不給他反應時間。

    是啊,城建起來,得有人啊,裡頭原本的人口鄉村變城鎮,但離城鎮的人口密度遠遠不足啊。

    雲不飄眼睛放光:「叔,鼓勵生育哇。」

    玉臨陌:「你有什麼高招?」

    雲不飄:「鼓勵生女。」

    什麼?

    玉臨陌不由失笑:「現在女孩子也是壯勞力了,沒人再丟棄女嬰,不用鼓勵也一樣的生。」

    也是,這本來便不能選擇,只要生下來不拋棄,性別比列便能持平。

    「那鼓勵再嫁。」

    玉臨陌滋味難辨:「不用鼓勵如今也沒幾個守寡了。」

    如今的守寡不叫守寡,叫做自己過日子,膝下無子?慈幼局裡收養呀,甚至人市上買。總之,能讓自己過得舒服些誰樂意看別人眼色。

    也不知道氿泉還能不能再現一座貞潔牌坊。

    雲不飄:「從別的地方遷。」

    玉臨陌:「別的地方不就空了?」

    雲不飄:「天災地動時不有災民嘛。」

    玉臨陌瞪眼:「盼著好事吧。且災后也要返回原籍的,不然災后怎麼重建?」

    好吧,那就只有一個法子了。

    「從別的國家偷渡吧。」

    買是不可能買的,太多銀子朝廷掏不起。

    玉臨陌遲疑:「可他們畢竟不是大央子民。」

    雲不飄:「住久了不就是了嘛,老百姓不是只管誰讓他們吃飽過上好日子,才不管上頭皇帝姓什麼呢。」

    玉臨陌:跟你說話心窩子疼。

    「我再想想辦法吧,你先把腕錶開了。」

    雲不飄只能當著他的面在自己的智腦上點點劃劃。

    「好了。」

    就這樣簡單?!

    玉臨陌瞪大眼,莫名感覺委屈是怎麼回事?自己心心念念年都沒過好,原來你只是動動手指頭。

    怎麼只是動動手指頭,知道這裡頭多少代的智慧結晶嗎?

    雲不飄提醒他:「世上沒有隻得便宜的事,看似你們得了便利,但——」

    「我們需要付出什麼?」玉臨陌痛快道,他心中自有一桿秤,當然知道仙人的便宜不好沾,早想問雲不飄這句話。

    雲不飄搖搖頭:「原本我弄出這個來,是感謝你們的收留,咱們公平交換。如今你主動要求這個,我暫時沒什麼需要,但你一定要記著,欠債得還,天公地道。我要你還是為你好。」

    玉臨陌點頭:「你們的規矩我懂。」笑了笑:「只要你要的我給得起。」

    雲不飄笑:「當然,我也不是得寸進尺的,若是給金銀能抹平我要金銀也行。我回去問問前輩,看這其中怎麼對我們雙方都便利。」

    這當然好。

    玉臨陌:「人口多了需要的腕錶也多。」

    「找我便是。」

    回去躺下沒過多久,雲不飄便被前院的動靜折騰起來。

    孟婆婆在折騰,相親此類喜慶活動,年紀越大越沉不住氣。像人家當事人問芳淡定的很,不急不緩該做什麼做什麼。而環珠更是不想離開舒適的被窩。

    幸好此時是溫暖的春天,若是寒冷的冬天,暖和的被窩它不香嗎?要什麼男人!

    孟婆婆絮絮叨叨將兩人叫起來,來回兩間房的跑,給她們挑衣裳擇首飾,身上掛的香囊都拿出十幾種來嗅了又嗅選不出哪個才好。

    環珠打了個哈欠有了精神,笑侃孟婆婆:「婆婆,我感覺我和師傅就是你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問芳也笑著附和:「嫁不出去,愁懷了婆婆。」

    孟婆婆哎喲哎喲:「若真有這麼兩個女兒,我招婿。」嘀咕:「反正你們就嫁在氿泉,跟招婿差不多啦。」

    她道:「昨晚上我這左眼皮就跳個不停,現在還跳呢,我有預感,今個兒事一定能成。說不準王妃找了十幾二十個的給你們看,你們可得睜大眼瞧好了。嫁人可是一輩子的大事,這女人嫁人啊...」

    巴拉巴拉巴拉,從前堂到后廚,從樓上到樓下。雲不飄打著哈欠進來,坐下,頹然的趴在桌面上。

    「我們去做客的,為什麼要起這麼早。」

    孟償過來坐下:「我跟你去吧。聽說王府請了葫蘆班,長流水親自登台。長流水啊,仰慕許久啊。」

    誰?

    「第一旦,那嗓子,那唱腔,絕了。據聞其聲可上九天下三府,餘音不絕,潸然淚下。一雙水袖更是如夢如幻。長流水,是他第一次登台唱的曲,一鳴驚人,大家都叫他長流水。」

    「女的?」

    「男的。」

    雲不飄來了興緻:「長得怎樣?」

    孟償:「誰知道呢。長流水出道即頂峰,演的少,來往皆是京中貴族,聽王府人說時,我還驚訝呢。想不到葫蘆班來了氿泉。可能是王府請來的?」

    雲不飄:「連你都聽過名頭,必然差不了。那你隨我一起去。」

    東福和杜三繆也過來坐下:「我們也一起。」

    雲不飄略一想:「不要了,王府有規矩,外男不能入內。」對孟償:「你和他倆一起隱身跟著我吧。不要讓王妃難做。」

    對哦,凡人的破規矩。

    孟償點頭:「也行,隱身我還能更近欣賞呢。」

    起身去廚房端飯,四人一桌吃得稀里嘩啦,孟婆婆最喜歡他們這些肚裡沒底的,每次看他們如此吃總是對自己的廚藝信心滿滿呢。

    吃完飯,東方天際太陽才露臉,王府說派人來接,當然不會來這麼早。

    雲不飄昏昏沉沉,想睡回籠覺,但家裡三個女人嘰嘰喳喳,她甩甩頭乾脆出來前門走到水邊。

    昨天金螺衣那一哭,漲了水,也不知她哭的是淡水還是鹹水。拿出幾隻試管,取水樣,回頭做個記錄,跟以後的再對比。

    「雲小友。」身後傳來禮貌的招呼聲。

    雲不飄動作一停,從容裝好試管,才站起轉身。

    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頭兒,背脊挺直,含笑看著她。

    看上去很友好。

    雲不飄看眼會仙樓,孟償說被一群人傻錢多的陣法師包了,想來這位就是其中一個。

    這會兒卿未衍魅無端和商未明都不在城裡,這三個也不知怎麼回事,回來露了會兒臉又走了,神神秘秘的。

    看來是看家護院的不在,某些人按捺不住了。

    看家護院的:...你說我們是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