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哭湖(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哭湖(一更)字體大小: A+
     

    接下來,兩個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審美觀,打倒對方扭曲的價值觀,吵來吵去,一時連大哭的金螺衣都忘了。

    可憐不得不旁聽的墨傾城面對諸如此類的對話:

    「未衍上仙一身氣質無人敵。」

    「呵,你是沒見過冰塊吧,要不要我送你一屋子?」

    「未衍上仙五官完美無可挑剔。」

    「誰還不是個漂亮的少年郎了,我家橙七不止完美還靈氣逼人。」

    「未衍上仙仙姿卓絕出手間山崩地陷。」

    「誰還不會搞個破壞了,我家暗妖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才是真男人。」

    「未衍上仙專一深情——」

    「得得得,他專一深情墨傾城怎麼跑到我這裡來?分明是個沒用的孬種。」

    「他是大勢所逼情非得已!」丹十二娘大吼。

    雲不飄呵回去:「沒用的男人,墊腳都冰得慌。」

    「你——決鬥吧。」

    「誰怕誰。」

    兩人在結界里跳來跳去,偏巧都是木系的,只見牡丹花一層,藤蔓一層,牡丹花壓上來,藤蔓壓下去,牡丹花嗖嗖發射,藤條呼呼掄圓,再配上旁邊一隻嗚嗚咽咽自帶迴音音效的螺——驚悚片的特質。

    茶樓後院屋頂,一群看熱鬧的,今天都沒出門,排排站千里眼順風耳。

    那個小結界,阻攔不了吃瓜八卦的心。

    商未明也抄著手在,戲謔卿未衍:「江湖處處是你的傳說。」

    卿未衍眉眼不動:「一群小女孩子的談資罷了。」

    他就是個沒得感情的工具人,哪天人家厭了,隨手就換一個,有什麼值得驕傲。

    只有傾城,才是真正將他放在心上的。

    橙七一臉溫柔:「想不到飄飄這樣看重我。」

    暗妖別他一眼,值得驕傲嗎?

    魅無端冷眼冷笑,真喜歡會這樣隨口拿出來跟人吵架,就像墨傾城,她會拿卿未衍出來跟別的女孩子比拼?

    分明是兩個不懂事的小孩比誰的玩具更好玩,這都看不清——等等。

    他抄著胳膊往橙七那邊靠了靠,慈藹一笑,橙七莫名後背發涼。

    「橙七呀,以前找沒找過女人呀?」

    橙七:「這個,這個,太忙,還沒...」

    可不是太忙嘛,從小到大為活著掙扎,感情這事,得看緣分,他的緣分還沒來。儘管他比暗妖聰明懂人心,但有些事不經歷是不知其中滋味的。

    果然如此。

    魅無端滿意,這樣大家都公平,沒哪箇舊情難忘爛賬找上門。

    他掃了暗妖一眼,沒說話,又去觀戰了。

    暗妖沒太看懂他的意思,但本能的不舒服。

    他也沒有過啊,你不問一問嗎?

    呵,就你這樣的腦袋,喜歡過別人才怪。

    那頭打了一天,終於消停,兩個小姑娘家能打出什麼花來,哦,應該說,除了花,什麼也沒打出來。

    最終不知是牡丹吞了藤蔓還是藤蔓淹了牡丹,噗噗噗全散開露出力竭跌坐在地大口喘氣的兩人來。

    魅無端多餘解釋:「小孩子玩鬧,我家飄飄沒認真對付她。」

    商未明無語,就這麼一隻小牡丹精,還認真對付,要臉吧。

    兩人打完了,往水裡一看,水上已經沒了人影,水下,波光蕩漾里躺著一隻碩大的金色的螺,反射著落日餘暉,甚是美麗。

    丹十二娘哈一聲:「可哭盡興了。」

    雲不飄去看水邊的岸,驚叫:「水面漲了,漲了一指厚。」這麼大的湖面呢:「她真能哭。」

    丹十二娘點點頭:「所以,見她要哭我忙拉著她走人,不然,能淹了那山。」

    想象一下後果,雲不飄心有餘悸:「那現在呢?你們還去找那書生?」

    丹十二娘頭疼:「看她吧。要我說,沒什麼意思,咱畢竟跟人不一樣,可她不知受過什麼蠱惑,非覺得得到一個凡人男子的真愛才能修成正果。」

    翻個白眼,認真修鍊它不香嗎?

    雲不飄八卦兮兮:「你呢?你有真愛嗎?」

    丹十二娘白她一眼:「你是傻的嗎?我又不是凡人,我都這樣大了,當然有過,不止一個呢。這在我們精怪一族交往很多朋友很正常的好吧。」

    又道:「我跑到凡間來,就是因為家裡追求的太多,煩不勝煩,我是來躲清靜的。」

    受到一萬點暴擊的雲不飄:...

    丹十二娘又說金螺衣:「她家也有很多男孩子喜歡她,可她死腦筋,非得找個凡人,不知中了什麼邪。」

    又是一萬點暴擊。

    她默默跟墨傾城道:「但凡我上輩子不是人,早脫單了吧。」

    她就沒遇到一個友好的環境!

    墨傾城:...

    丹十二娘歇了會兒,下水去撈金螺,一出水,金螺衣又變了回來。

    一雙眼睛只是泛紅微微腫脹,跟早上看到她時沒什麼二樣。

    這是多能哭。

    還有,這麼多的水是怎麼來的,藏在她身體里怎麼轉化的?

    真是奇妙啊。

    金螺衣抽抽噎噎,已經沒了淚:「我不甘心,我要再來一次。」

    丹十二娘冷冷戳破她的幻想:「死心吧,一看那書生就沒少遇到你這種主動往懷裡撲的,說不定,人家已經有了妻子未婚妻心上人的,才這麼警覺。」

    金螺衣又要哭:「那我去查清楚,若他真有了心上人,我從來不搶別人的夫君。」

    還好,是個好說話的。

    雲不飄好心建議:「昨天你撲到的那個,我看了長得其實也行,不然你考慮考慮。畢竟有了肌膚之親,大有文章可為。」

    「我是那樣將就的人?」金螺衣哀哀戚戚:「好吧,既然是你建議的,我去瞧瞧便是。」

    這一瞧,果然沒瞧上,說到底還不是看臉。

    可不看臉看什麼呢?圖錢財她比凡人有錢多了,圖才情她又聽不懂,也就只有看臉才算是彼此雙方的共同愛好。

    連唯一的共同愛好都沒有,當然不能在一起。

    而那黃玉書生,兩人也摸清了,人家果然有未婚妻,金螺衣果斷放棄目標另尋他人。此是后話。

    說回此時,丹十二娘和金螺衣與雲不飄陪過禮,貢獻了一湖水後走了,雲不飄回到茶樓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就她那個體積,加上她本體的體積,也盛不下那麼多水呀。難道她的殼另有乾坤,是個空間法寶,水都是從裡頭來的?」

    「靈力化成的。」橙七解惑:「封住她的靈力她便流不出那麼多淚了。」

    雲不飄一嚇:「別人打架才消耗靈力,她哭一哭就行?」

    「當然不是。」橙七好笑:「她們一族水生水長,天性是水。她一哭,靈力自動引動天地間的水靈氣,淚水便流個不停。這裡不缺水,若是在沙漠,她哭個不停,才要消耗自己的靈力呢。」

    雲不飄自動理解:「哦,儲水器。」

    橙七一愣,幾分訝然:「飄飄真聰明,確實有人用貝殼類煉製水系法寶。」

    被誇獎的雲不飄得意洋洋:「我不能修鍊,可我腦子靈活呀。橙七,你能不能幫我撈個大貝殼來,我想研究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