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致歉(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致歉(二更)字體大小: A+
     

    這種事還用思考嗎?肯定是跟雲不飄有關啊。

    於是玉臨陌百忙之中,抽出時間,親自去見雲不飄。

    大晚上的,主動加班,玉臨陌絕對是皇帝的好幫手國朝的好臣工。

    雲不飄心虛:「就幫朋友個小忙,我也沒想到演變成如此。」

    於是玉臨陌問她:「你跑什麼?你大大方方下來承認你是縣主不行嗎?」

    雲不飄:「啊?那我怎麼解釋那些花瓣?」

    「堂堂皇室縣主不需要解釋。」玉臨陌霸氣道:「再說,民間變戲法的多得是。」

    變戲法的。

    雲不飄懊惱:「當時傻了,沒想到這個。叔,我還沒見過變戲法的。」

    意思,讓我見識見識唄。

    「...去找你嬸,她會安排。」

    雲不飄笑了,憨憨:「謝謝叔。」

    玉臨陌心裡呵了聲,道:「看來你很閑,想來是腕錶之事有結果了。不用等到明天了,現在就告訴我吧。」

    雲不飄一呆:「明天才第二天吧?」

    玉臨陌:「從昨天開始算,今晚過了子時就是第三天。」

    「我說的三日後。」

    「爬樹爬的不錯嘛。」

    「...行,我給你設,但你給我個城牆範圍。」

    玉臨陌先問:「幾天?」

    「給我個城牆,立刻就成。」

    於是玉臨陌道:「明天一早我就帶人畫城牆。畫的城牆也算城牆。」

    至於真的城牆,沒錢,先把別地挖的土石倒那做個樣子後頭再說吧。

    雲不飄只得答應,畢竟這以後是自己的人。

    她語重心長:「叔,咱仔細著來,一定把城建好了。」

    玉臨陌莫名其妙:「當然,我是王爺,要對氿泉對朝廷對陛下負責的。」

    雲不飄點點頭,以後你還會對我負責呢。

    玉臨陌滿意了,回去對請願書一揮手,建吧,土地公土地婆都供了,再供個桃花仙子好歹是鄰居。

    再說,她還掛著皇室身份呢,自家人,相當於百姓給立長生牌,給皇室添光。

    就是這桃花仙子管姻緣...她自己還單著吧?

    玉臨陌囑咐衛啟慧:「請雲不飄來家玩,弄些雜耍說書戲班子給她瞧,皇家的姑娘,什麼不該見過。」再囑咐:「問問她的個人情況,有沒有瞧上誰家男子,不是咱這類人的也便算了,若是氿泉里的,你給操操心。」

    任誰大半夜的被喊起來脾氣都不會好,虧得衛啟慧能裝,又事關雲不飄,她精神一振,八卦上頭。

    「怎麼,她是想嫁人了?」

    玉臨陌便將白日里雲不飄鬧的烏龍與她說,肚裡狂笑的衛啟慧徹底精神了。

    她道:「別說,管著姻緣的月老沒個月婆婆,為人傳信的紅線女也沒個相公,為別人奔波的神仙自己都是單的呢。她被當成桃花仙,可別把自己給剩了。」

    玉臨陌一個大男人不好跟她八卦這些:「所以你問問,若有咱們能出力的便幫一幫。」

    衛啟慧點頭:「王爺,先用些宵夜再躺下?」

    這一天天累得狗似的,別說,她覺得還挺好,白日里清凈晚上睡得香。只別叫醒她。

    玉臨陌搖頭:「我回來與你說一聲,換身衣裳就走,得找人畫城牆。」

    衛啟慧披著衣裳起來,體貼的給他找衣裳:「我給王爺裝幾套,萬一哪日你趕不回來在外頭也有得換。」

    裡衣中衣外裳披風大氅,鞋襪褻褲。

    衛啟慧打包的動作行雲流水乾脆利落,玉臨陌嘴巴張了張,我每晚都回啊。

    總覺得哪裡不太對想不出來。

    第二天一早,丹十二娘和金螺衣來拜訪雲不飄,兩人只敢在前頭茶樓包間里坐著,後頭凌厲的氣息凡人感受不到,她們這樣柔弱的小妖精卻是如坐針氈不敢越雷池一步。

    等雲不飄過來,丹十二娘先不好意思的道歉:「對不住啊飄飄,昨天,我見事情不好先帶螺衣走了,把你一人留下。」

    因為大家彼此心知肚明,那樣的陣仗她們都可以獨自應對,一個障眼法而已,算不得大事。

    雲不飄沒放心上,她好奇看著金螺衣紅腫的雙眼:「這是怎麼了?」

    丹十二娘無奈:「昨天我看她要哭,才顧不上和你說一聲就跑。」

    金螺衣一聽,啪嘰一滴淚下來,丹十二娘眉毛一抖,吼:「停下!」

    嚇雲不飄一跳。

    金螺衣朝天仰臉,控制淚水。

    丹十二娘頭疼的扶額,指著金螺衣:「她有毛病,一傷心就哭,一哭就發大水,昨天我匆匆帶她離開就是因為這個。我的園子都被她淹了。」

    雲不飄哇:「真的假的?」

    金螺衣兩手分別按著眼角,眼淚洶湧而下:「我委屈。」

    「又來了。」丹十二娘煩躁一聲:「我先帶她回去,等她穩定了再來。」

    雲不飄卻稀奇的拉住金螺衣衣角:「別走啊,我家門前就是湖,走,咱去看看你多能哭。」

    丹十二娘想,自己只是說人家未必信,還以為自己找的借口呢,不如讓她親眼看看,證明昨天自己匆匆離去真的是迫不得已。

    「走。閉上眼,到湖邊你再哭。」她兇狠道,一看便是沒少為她收拾爛攤子。

    隱身跟在後頭的杜三繆:「哎,那蝸牛真的挺能哭?」

    東福:「是田螺。我怎麼知道,我一個大男人去看女孩子哭要不要臉。」

    三人來到湖邊,設了個障眼結界,丹十二娘把金螺衣往水裡一推:「哭吧。」

    金螺衣坐倒,水淹到脖子,哇一聲大哭起來。

    毫無美感律動可言。

    雲不飄津津有味蹲在水邊,看她,看水,看岸。

    只見她眼淚越來越洶湧,越來越蓬勃,從一滴滴到一行行到寬闊一道。

    丹十二娘手一招,一株牡丹從土裡鑽出來,開出碩大的花朵擠在一起,她優雅的落座。

    雲不飄看了眼,默默抬起屁股,像模像樣的也招手,一棵藤蔓鑽出來,也開出大朵的白色花朵拼成座位,她同樣優雅的坐下去。

    哼,誰還不是個小仙女了。

    看得丹十二娘遮嘴悶笑:「飄飄,你很好,不要學別人。」

    雲不飄眼一眯:「你說我東施效顰?」

    丹十二娘眨眨眼:「什麼意思?」

    雲不飄悶哼,這個詞,還是別人說她的呢,那個換男友跟換衣服似的女的,自己不就是想模仿偷師一下嘛,她就哈哈大笑說自己東施效顰,她特地去查了字典的。

    呸,你才東施,你還南施北施。

    沒等到她回答,自己大概參悟意思,丹十二娘笑:「飄飄,你很棒的,不知道多少人羨慕你呢,做你自己就很好。」

    有人羨慕她?

    這可真是——

    「羨慕我什麼?」雲不飄捧著臉。

    「羨慕你厲害呀,你看,」丹十二娘豎著手掌:「卿未衍,感天動地第一美男——」

    「停停停,他怎麼是第一美男了?」雲不飄覺得好笑:「他長那樣,看見就不想吃飯。第一美該是我家橙七暗妖那樣的才對吧。」

    丹十二娘:...就是這樣,好氣哦,第一美男圍著她轉多少女孩子的夢想,偏偏她不自知。氣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