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一十章 吃雞(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一十章 吃雞(一更)字體大小: A+
     

    雲不飄啊一聲:「你想殺他兒子呀。父債子償。當爹的不是好人,兒子應該也不會好吧。」

    「嗯。也不幹凈。」

    那有什麼好說,殺。

    「他就在城外,長得很好,飄飄,你記著你的話,可不能因為見著他的臭皮囊就阻攔我報仇。」

    雲不飄:...我是那樣不靠譜的人?

    可她跟去一看,若不是心中還有是非原則以及對家人的偏護,憑那小臉長的,不定她就昏聵一回。

    「啊,這臉是怎麼生出的啊,鍾靈毓秀啊。」她如此誇讚,又惋惜:「可惜不幹人事。」

    只看臉,他就是天地間搖曳的那一朵白蓮花。

    可惜,大小也是一個公主,法眼天眼什麼的小技能自動上線,定睛一看便看出這年輕男子身上纏繞著不少黑線,黑粉黑粉的,也就是說,桃花孽。

    這小子仗著一張臉沒少禍禍女孩子,甚至,男孩子。

    拍孟償的肩:「不要大意的上吧,為民除害。」

    孟償悶悶:「我打不過他。」

    「...」

    眼角掠過一道熟悉的人影,雲不飄驚喜揮手:「暗妖、暗妖,這裡、這裡。」

    暗妖落在城牆,上下打量她:「你回來了。」

    「嗯嗯嗯,暗妖,你看,那個人,穿藍衣裳長得最好看的那個。」雲不飄指著目標。

    暗妖隨之望去,皺眉,又看上一個?

    「孟償打不過他,你去抓了他,讓孟償弄死他。」

    哦,原來不是看上。

    暗妖看孟償,孟償卑微笑。

    「行吧,你跟我來。」

    暗妖躍下城牆,孟償緊隨其後。

    雲不飄朝外坐在城牆上,一盪一盪晃著兩條小細腿。她的視野,分為兩層:一層,地面,大片的土地和田野,山坡和道路,行人馬車朝氣蓬勃。一層在上面百米外,小樓宅院乃至帳篷和其他奇奇怪怪的移動洞府,五族飛在其間,這會兒不少人目光都瞄著她。

    這便是監視她的人了。

    第二層正對城門處,一片空地,大概是他們自發組成的街道鬧市區,進行各種日常交易,以及,打擂台。

    方才暗妖就是從擂台上下來的。

    那個面白心黑的,也在擂台附近。

    這會兒暗妖躍下城牆飛上半空,暗夜的鷹般掠過,準確無誤抓住目標閃電掠走,孟償都追不上他,遠遠跟在後頭跑。

    一群圍觀群眾跳出很多人也追去。

    雲不飄看了幾眼,扭頭去找橙七。

    她的橙七呢?她要洗眼睛。

    正找著,面前一陣利風襲來,她額前的發沒被吹動一絲,大陣將她護得死死的。

    是個少女,一面之緣,那個被卿未衍帶來見墨傾城被她揍了的靈寵。

    「你怎麼可以讓暗妖去抓萬師兄,暗妖他——不是好人!他會折磨死萬師兄的。」

    俏麗的小臉通紅,氣憤的樣子看上去竟還有幾分可愛。

    雲不飄定定看她幾秒,不解:「你不是喜歡卿未衍?怎麼變了心又喜歡什麼萬師兄了?」

    哦,卿未衍不在城裡,頭兒和會長也都不在。

    真是的,自己不過是去度個假,怎麼人人都擅自離崗?太不自律了。

    小臉一白又一紅:「你你你、你瞎說什麼,誰喜歡他了?」

    這個他,也不知她說的是卿未衍還是那萬師兄。

    「哎呀,你怎麼還坐著不動呀,你快叫暗妖停手呀,別傷著萬師兄。」

    雲不飄甚是看不上她,傻子,暗妖弄死他還是救你一命呢,什麼底細都不清楚就去隨便喜歡人,不知道他是披著人皮的惡鬼嗎?

    墨傾城:是誰第一眼就喜歡上陌生男子的?還一喜歡就喜歡倆。

    雲不飄:我是那樣衝動不理智的人?知道他們是你的朋友我才喜歡的,我是信得過你的人品。

    墨傾城:我謝謝你。

    兩人意識交流,都沒將眼前這個昔日的舊人提起。

    小靈寵還在跺腳發脾氣。

    「你真身是什麼?」雲不飄突然問。

    「啊?」少女一愣:「什麼時候了你還問這個。」但她不無驕傲:「我可是青鸞,很難得的。」

    「哦,青鸞啊。」雲不飄嘴角彎彎,慢慢咧開一個笑容,越來越大。

    少女覺得怪怪:「你笑什麼?」

    「我笑你,啊,青鸞,是很高貴的鳥吧,我還——沒、吃、過、呢。」

    少女臉色大變,直覺後退,晚了。

    后心劇痛,嘴裡噴出血紅的花,她怔怔轉頭,叫了一聲:「橙七——」

    腦袋一歪,眼睛合不上,猶帶對世間的懵懂和留戀。

    橙七右手抓著她脖子,將偷襲的左手拿出,手指間光芒收起。

    「叛徒,沒顧上收拾你,自己倒跑來找死。」

    雲不飄歡快晃著兩條腿伸開雙臂:「橙七橙七橙七。」

    橙七看著她的模樣忍不住笑起來,笑容在陽光下灑了一層金。

    他晃晃手裡的獵物,對雲不飄道:「不要看這個,回去我收拾好了,今晚吃鍋子。」

    雲不飄嗯嗯嗯:「你先去把人入土為安,再抓只野雞回來煮鍋子。」

    橙七一頓,明白了,吃人她是接受不了的,不過不要她看過程,她還能噴噴香吃雞的。

    所以,君子遠庖廚。

    笑了。

    「好,我弄好了再喊你。」

    雲不飄好開心,還是橙七最體貼。

    橙七再看一眼,這次看的是墨傾城。

    雲不飄理解道:「放心吧,她很好,我會勸她多吃雞。」

    橙七又笑了,抓著要變幻的獵物進了城。

    雲不飄爬起來,毫無形象的拍拍屁股,也要走人。

    突然智腦響了,咦,誰呀,用這個,她都沒用過這功能。

    當然是苗縣令。

    「不管你要幹嘛,等我,一定等我,我現在就要見你!」

    通話接通,不管不顧吼出這句話,確定沒掛,苗縣令才問她在哪。

    「南城門。」

    怎麼跑那去了,苗縣令嘀咕一句,讓她等著。

    雲不飄等啊等,很快看見下頭一匹快馬咵咵咵疾馳而來,苗縣令翻身下馬蹬蹬蹬跑上來,拄著膝蓋,換氣。

    雲不飄好笑等他喘勻。

    「下來,上頭危險,你坐那裡幹嘛?」

    苗縣令扶著高高的城牆往下看,滿意點頭:「盛世太平啊。」

    他眼裡看不到第二層世界,就在他說盛世太平的時候,上頭擂台上輸的那個血吐三米摔下來。

    這樣也好,互不干涉何必看見了自生煩惱。

    雲不飄笑嘻嘻向里跳下來:「好久沒見,你好像——瘦了。」

    真瘦了,原本苗縣令便不胖,這年關一過,膘沒貼上反而更掉許多,顴骨都扎人了。

    苗縣令虛扶一把:「為新城心力交瘁啊,再找不著你,王爺能把我拆吧拆吧當柴燒了。」

    好朋友關心一把:「你去度劫了?度了幾個?怎麼這次要這麼長時間?」

    「哎,可別提了,差點兒被人刺殺嘍,幸好我警覺。還被噁心一把,我想,趕緊回來吧,好歹看著你們眼舒坦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