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零九章 我恨(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零九章 我恨(二更)字體大小: A+
     

    城主就是城主,一出手不同凡響,力壓眾官兵的刺客到他手裡,一個照面,被砸了一記金光大印,肉眼可見的黑氣迅速收回體內,現出原形。

    正巧雲不飄拉著羅金蹬蹬蹬上來,看到倒在地上不時抽搐的黑皮人形物。

    黑皮,麻麻賴賴的黑,跟墨汁塗的癩蛤蟆皮似的,大概的人形,有腦袋軀幹和四肢,但不協調,一根胳膊長一根胳膊短,一條腿粗一條腿細,腦袋上長著的也不是頭髮,看不出什麼的一團。

    嘔,就這物件變成好看的小哥哥盯上她的?

    突然想回家,無比強烈的思念橙七和暗妖,她需要洗眼睛。

    本想上去踹一腳的,看那黏黏膩膩的皮膚...

    「叔,你問問,他為什麼吃我?」

    圍著里三層外三層的官差聽得這一聲「叔」,眼珠子都瞪出來。

    這是幽境的人吧?喊城主叔——難道是城主老相好的閨女?

    城主威嚴掃視一圈,咳:「你自己問,他又不是聽不懂。」

    那邊羅金急忙去解救文老頭,一群粗枝大葉的,就沒一個想著先給人鬆綁。

    雲不飄猶豫,她不嫌臟,但她怕有毒,左右一掃,正好看到羅金把文老頭從車上扶下來,解開的繩子扔在地上。她撿起繩子,幾股擰一股,啪的抽上去。

    「說,你殺我幹嘛?你怎麼找上我?」

    那刺客倒沒端架子你讓我說我非不說,當場痛快道:「我沒想殺你。」

    啊?

    「我看你長得好看想讓你當我婆娘。」

    啊?!

    我殺了你——

    「狗屁!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分明是想吃了我!」

    刺客:「婆娘不就是吃的?」

    雲不飄:「...你怎麼就偏偏找上我?」

    難道因為我最美?

    然後人家刺客說了:「你看上去就很好吃。」

    第一反應,一驚,不由自主捏把腰,難道這段時間她吃太多長肉了?

    圍觀的人群莫名喜感。

    雲不飄氣:「你知道我是誰嗎?」

    刺客:「你是我婆娘。」

    得,什麼也不用問了。

    雲不飄轉身:「叔,這人怎麼處理?」

    城主:「挫骨揚灰,灰飛煙滅。」

    那她就放心了。

    親眼看著刺客沒了,雲不飄提出告辭。

    簡直想給她辦個歡送宴呢。

    雲不飄特地給文老頭留下一箱子香餅讓他補身體:「文大爺,等我下次來再來看你。」

    文老頭看看溢滿箱子的香餅,再摸摸腦門上的大包,委實不知自己是希望再見她還是不希望。

    交給緣分吧。

    雲不飄直接出現在自己房間,分身瞬間融合,敲門聲響起,不是魅無端,魅無端才不會敲門。

    那就是橙七還是暗妖?

    孟償推開門見她變臉似的瞬間收起驚喜,只剩公事公辦:「你來幹嘛?」

    孟償:...有本事辭了我!

    雲不飄:好呀,我這就給你上菜。

    孟償:我不吃,我有骨氣!

    「你那麼久不回來,一回來我不得來看看你呀。」

    「哎呀,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你讓開。」雲不飄推開孟償要走,想到什麼:「孟維和他娘沒事了吧?」

    「沒事了,魅爺回來后把毒和蠱一併解了,只是小花身體太虛,好好養著就是。」

    雲不飄揶揄:「小花,你這取的什麼名字,不怕人家害臊。」

    「有什麼好害臊,我是長輩,長輩賜福,賤名好養活,我是為她好。」

    「好好好,你們覺得好就行。」雲不飄迫不及待往旁邊二層小樓去。

    孟償無語:「兩個都不在。」

    雲不飄停下,轉身瞪他:「不早說。」

    「你看不到?」

    有大陣呢。

    雲不飄一「看」,兩人竟不在氿泉,無比失落。

    「唉,我在冥府看著一個好醜的人,髒了眼髒了耳朵髒了心,急需看美男子凈化心靈。」

    孟償把自己的臉遞上去。

    雲不飄一掌推開,自作多情。

    「哎哎哎,我跟你說,你不喜歡看好看的男子嘛,城外真來了好幾個長得不差的。」

    城外?

    雲不飄才提起的興緻被城外兩個字打散。

    她撇撇嘴:「如果是墨傾城的人,自己就進來了。既然進不來,那就說明是與墨傾城立場對立的,長得再好看有什麼用,難道剝了皮做燈籠?」

    墨傾城莫名感動,為了她,美色都能放棄。

    孟償兩手摸胳膊:「說得這麼嚇人,你去幹什麼了?」

    「冥府里的燈籠都是皮子做的,人死了臭皮囊一具,廢物利用嘛。」

    忽然,孟償沉默。

    他低沉開口:「你知道我的屍身在哪裡嗎?」

    雲不飄見他如此,收了心,也鄭重起來:「哪裡?難道現在還在?」

    孟償從貼身的懷裡拿出一個灰撲撲的小牌子來,看著像木頭又像劣等的玉石,駁雜暗沉,幾道裂紋。

    一個激靈,她是夜遊,看到某些東西無師自通。

    這東西,分明就是骨灰煉的。

    孟償:「這就是。」

    果然。

    他苦笑:「魅爺特地帶回來給我的,這樣的小牌子,那陣里還有很多,全毀了,自然被那邪陣牽制的人也解脫了。」

    「很久以前,有個凡間的道士,發現自己有靈根,便欲踏上仙途。可惜他發現的晚,年歲大了,靈根也算不得好,若貿然進入仙途,只怕走不了多遠。他起了邪念,翻閱古書,竟東拼西湊無師自通的弄出這麼一個邪陣來。」

    「由此可見此人智慧非凡,於陣法上頗有天分,可惜,誤入歧途。」

    「這邪陣便是彙集凡人昌盛家族之不絕氣運,變成他本身之運氣,從而使他逢凶化吉仙途直上。」

    「邪陣畢竟是邪陣,必有天譴,於是他設陣中陣,表面上那些氣運是被轉移到別人家,而天罰也因此落在那些借運的人家,從而讓他逃過劫數。」

    「可惜,天網恢恢。但數百年無辜之人——」孟償嘲諷:「修仙路,白骨路,讓那樣的人做人上人,生靈之悲哀。」

    雲不飄:「...」只能道:「你努力,以後專殺那種人渣。」

    孟償扯扯嘴角,無力一笑:「選中我家,原來是因為我家雖然當時不顯,但本該從我崛起,成為名臣望族,富貴綿延,呵,就因為被他窺見祖墳氣運,一族之人凋零。」

    他深深注視雲不飄眼睛:「飄飄,我恨。」

    雲不飄靜靜看著他,半晌,輕笑:「你該恨。」

    孟償慢慢笑起來:「你不怕我變壞人?」

    得知真相后,多少個夜裡他無聲嘶吼,恨不得變身狂魔殺盡世間一切不平。

    雲不飄聳肩攤手:「好像我就是壞人才被人圍城似的。我身體里還住著個人人得而誅之的女魔頭呢。」

    墨傾城:好吧,此刻我是你的工具人。

    「他死都死了,你再恨也不能讓人再活一回你來殺一回吧,這樣,你想修鍊我讓頭兒教你。」

    「你知道嗎?那人有個兒子。」孟償慢慢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