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零六章 不回(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零六章 不回(一更)字體大小: A+
     

    初春的暖陽照耀小院,勃勃生機在陽光在土壤在人心裡萌發,卿未衍心裡卻平靜無波毫無溫度。

    這個院子里笑、鬧、爭執、氣惱,都在這一方小天地中,他們何曾影響過外界影響過那遙遠的修真界一分,但,不是他們偏安一隅事情便不會找他們的。

    就像當初驟然天塌的傾城,她甚至連母親的身世都不知道便直接被人栽上魔女的名頭喊打喊殺,讓她認罪,她何罪之有?

    解釋,抗爭,沒用的。

    那些人想要的只是他們所想,他們不在乎他們劍尖指向是否無辜是否冤枉。

    得不到他們想要他們會一直殺殺殺,殺到最後哪怕一無所獲他們也是正義的一方,得個好名聲。

    卿未衍胸中濁氣上升,這骯髒的世界,該來一場滔天洪水滌洗乾淨。

    眼中冷意漣漣,他不是與他們站在一起,只是背負自己的責任。

    「你們研究大陣,無人阻攔,但打著這名頭做些其他不該做的事——」冰冷的殺意迸發,卿未衍嘴角微勾:「希望你們的陣能護住你們。」

    對面幾人眼中光芒閃爍,其他的打算,他們當然有,但——打不過,他們皮很脆的,專業人士都不抗打。

    當先一人拱手,正氣浩然:「我們是來破陣的,此等逆天大陣為天不容,不然上天不會連下雷霆。我等順應天意,望未衍上仙不要阻攔。破陣,自然要看陣心。」

    卿未衍不加掩飾的輕鄙:「諸位破古陣的時候莫非也是先進的陣中找到的陣心?」

    狗屁啊。

    誰說破陣非得先進去把陣心找出來啊,若是如此,還破陣做什麼?破陣不就是因為進不去?

    一群人不免訕訕:「此陣不同以往。」

    卿未衍冷笑:「諸位篤定必須從陣心下手?哪個可以發誓?」

    誓不是隨便發的,他們也怕遭雷劈,但是——

    卿未衍再冷笑:「她可不是無名小卒,是幽冥公主。」

    聽得眾人又是一陣牙疼,修鍊無日月,凡間不過一年半的時光在他們眼裡算什麼,通常趕一趟長途都不止這個時間,可那小小夜遊愣是在這一年半的時光里長成了公主。

    對視,不免埋怨,早知道,早來了。

    那時候,都覺得一個小小夜遊不配他們出手,便是陰差陽錯成了陣又如何?是他們沒出手。

    卿未衍態度很明顯,破陣,可以,拿出你們的真本事來。

    一群被世人捧著的大陣法師已經很沒面子,再爭執下去豈不是明說他們破不了陣?

    反正身在陣中這一點已經很好,用那種痛惜與敗類同流合污的隕落人才的眼神,高高在上的憐憫了卿未衍,琢磨破陣去了。

    卿未衍:...神經病。

    這陣一破,便是半個月過去,毫無進展。

    一行人商量,不行,還得見陣心。

    可恨卿未衍守得嚴實,那就——偷。

    一夥在前吸引火力,一夥在後明面上的偷,再有一夥打算從地底摸進去,再一個人望風。

    計劃很周祥,想象很美好,也順利將卿未衍從屋裡引了出來,只是不待他們將卿未衍引走,啊啊接連兩聲慘叫。

    從湖底彈出兩個人來,流星反竄一樣射入高空,遠遠遠遠的不知落到哪裡去。

    肯定不在氿泉便是了。

    卿未衍瞬間黑臉,長劍一掃,前頭的幾個哎喲哎喲,再一掃,後頭還沒動作的幾個也哼唧哼唧。

    外頭望風的看看前頭,看看後頭,再瞭望遠方,竟不知該先去救哪幾個。

    被彈走的兩個摔得鼻青臉腫,倒是沒有傷筋動骨,自己飛了回來,只是,等他們回到氿泉再想進來時,發現被排斥了。

    勃然大怒:「我們可是有公會上頭授予的暢行牌。你們敢攔,是要被驅逐公會嗎?」

    老曾一臉抱歉的連連作揖:「真是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但真不是我們六族公會攔您,是這大陣攔您啊。」

    什麼?

    被大陣攔了?

    不信,上前試,果然一層無形的結界阻擋著兩人進入,旁邊別人可以進,六族公會給的暢行證也能伸進去,但他們兩個不行,只有他們兩個。

    臉沉如鐵。

    交換一個眼色,明白了,大陣自動護主,因為他們對陣心產生不好的意圖,所以在湖底挖坑的時候直接被陣法彈出。

    好氣。

    進不去了,讓裡頭同行出來商議。

    若此陣靈敏如此,便是他們見到陣心又如何?豈不是她一個念頭他們便要被丟出去?

    那便兵分兩隊,一隊在裡頭研究,一隊從外頭突破。

    研究著研究著,又是半個月過去,時間進入陽春三月。

    草長鶯飛,少男少女們踏青遊玩。

    魅無端黑著臉回了來,見坑底躺著雲不飄好生生的,臉色才緩了緩。

    卿未衍問他:「你不是能走幽冥路?」

    魅無端咬牙切齒:「冥主那個老東西,老子早晚弄死他。」

    知道雲不飄不在幽境,不在氿泉,那便只會在冥境。而去冥境,顯然是卿未衍幫的忙。

    「謝了。」

    卿未衍搖搖頭:「我也是幫傾城。」

    魅無端不耐煩:「你幫了飄飄老子就要謝你,娘們唧唧不痛快。」

    卿未衍:「...」問道:「你自己回來的?商師兄呢?」

    「去公會總部鬧了。」魅無端揉揉額頭,這一個多月來,兩人過得那叫驚險萬分精彩刺激,毫不懷疑,背後的黑手分明是沖取他們的命而來。

    「六族公會內部肯定發生了什麼,風雨欲來啊。」魅無端深深看他一眼。

    卿未衍面色淡定:「天下大勢,誰也逃不過去。」

    魅無端露出一絲兇狠的笑意:「我只是要保住飄飄。」

    卿未衍眼眸微垂,輕聲:「當初,我也只是想保住傾城。」

    魅無端鄙夷,你那也叫保護。

    卿未衍轉身,離開。

    魅無端無聲一呸:「這倆人到底怎麼回事。」

    一個癲狂瘋魔,一個問心無愧。

    嘖嘖,神經。

    繼而發愁,他是不是得去把自家崽給接回來?自己得親自跑一趟?那豈不是給冥府的人低頭?

    當然,崽子重要,面子——算了,寫個書信去總可以。

    於是在永泰城過鹹魚生活的雲不飄收到來自老父親酸里酸氣的信:是不是該回家了?

    雲不飄不懂兩邊時間怎麼比例,問了羅金,直接回信:還沒玩夠。

    羅金把信給遞出去,魅無端一看,氣炸:你什麼時候回?

    雲不飄想了想,落筆:玉臨陌死前一刻。

    魅無端一看莫名其妙,怎麼牽扯到那個凡人王爺?自己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叫來孟償一問,什麼事也沒有啊,兩人沒碰面啊。專程去看了玉臨陌一趟,看得玉臨陌直打噴嚏,以為自己得了風寒,回府灌了濃濃一大碗薑湯。關鍵時刻,他可不能倒下。

    魅無端寫:他太老了,身子骨也不行,死後更難看。你不喜歡暗妖橙七了?

    信給羅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