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零五章 風雨(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零五章 風雨(二更)字體大小: A+
     

    至此,雲不飄安安心心在永泰冥城住了下來,每日早出晚歸這裡遊逛那裡參觀,城裡全是夜靈,她混進來比在氿泉還如魚得水,且城外可沒時刻虎視眈眈隨時準備抓住縫隙抓捕她的壞人,便不必分分秒秒分出神來感知危險,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且這裡的民風竟比上頭更淳樸,大概那句老話說的對,心靜自然涼,大家心都不跳了,就惹不出大是非來,街頭最大的八卦無非是哪個不跟哪個好了又跟了哪個。便是這樣頭上戴色的事件,也不會鬧出人命官司,大家街頭打一架決出雌雄便罷。

    而常住居民都是心理年齡上的老人家,常常吐出富有人生哲理的話,幽默又風趣,雲不飄很能耐下性子跟老人家交流,去巷頭大樹下或是路邊攤一坐就是一天,竟也樂不思蜀。

    羅金時長來看她,每次來都能聞香餅子,他便殷勤的噓寒問暖,再將雲不飄的動靜帶回去。

    城主聽了嘲笑:「真體察民情了。」

    羅金打趣:「還真有幾分我活著那時候能臣的沉穩勁兒。」

    城主想笑:「她沉穩?」分明就是個憨憨。

    羅金卻道:「我說的可不是人年紀大了燥氣下沉,我說的是,天生的一股安靜勁兒,能靜下心來,謀定後動。」

    還謀定後動,你是不知道她多剛烈。

    決定讓雲不飄住下后,城主越想越不對味兒,她說她是躲冥主的?他怎麼那麼不信呢?

    派人去打聽。

    因為冥境敵視幽境,又看不起活物,因此,這麼一大專司魂魄輪迴之所,竟不問世事的猶如世外桃源,外頭爛大街的消息他們也不屑聽。

    這麼一打聽回來,好嘛,原來他竟是貪小便宜收下一個大麻煩。

    她雲不飄哪是躲冥主啊,哦,也是躲冥主,更是躲五族啊。

    嗬,他這是吃了個悶虧?

    不過是這樣一想,城主也沒認真放在心上,他還真能把個孩子趕走?真賴著不走來人交涉再說,他永泰城不惹事也不怕事。

    雲不飄在下頭過得怡然自得,上頭卻是腥風血雨。

    暗妖橙七放出藏寶圖不過是第一步,往昔被追殺被屠戮,那麼多兄弟倒下去這筆血賬不可能不算。三族眼裡他們是惡徒,自己看來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人,當然睚眥必報以十還一。

    當年墨傾城終余山自爆,他們逃出生天,暗中彙集殘部,偷偷的重整山河,活著就是為了復仇。後來得知墨傾城沒死,更要復仇殺光一切敵人。

    不用問,問就是殺。

    藏寶圖,藏的不止有寶,還有步步殺機。

    終余山就像一張大網張開,他們死去的兄弟期待敵人的血澆灌,活著的人已經埋伏在暗地裡等待魚上鉤。

    至於秘境,呵,他們可是能進去的,裡頭自然也準備了好東西讓他們有進無回。

    不止終余山,凡是敵人所在,都有他們的精心布局。

    天地大網拉動,恍若棋局格殺,本該停下的滑輪仍緩緩向前。

    腥風血雨阻隔在外,凡間的氿泉歲月依舊。

    卿未衍所說的陣師在雲不飄逃走後第二天就到了,商未明不在,他們拿著六族公會高層的命令順利進了城,可惜進了個寂寞。

    來都來了,總不能空手而歸。

    便等,等在會仙樓。

    將一座樓全包下來,不讓別人進,在裡頭打坐入定,時間便過得飛快。

    而孟償想著,來都來了,總不能讓自家空手不獲。這些人一看便是不缺錢的,正好完成雲不飄的營業任務,那就收個場地租賃費。

    他不知怎麼定價,專門請教杜三繆。

    杜三繆與這些自詡正道的正經人可尿不到一個壺裡,尤其其中兩個跟他的關係很不愉快,當然,是他單方面的不愉快,人家壓根不將他放在眼裡,這更氣人好不好!

    他心平氣和的建議:「這些都是有錢人,你收得少了才是看不起他們,一天一顆上品靈晶便很合適。這價錢,配得上他們。」

    五族通用貨幣,最小的是靈珠,那是切靈石剩下的邊角料,基本沒人用。最常用的是靈石,下中上。大金額交易靈石太重,便用靈晶,屬於大額貨幣,上等人士才用,品質也分下中上。靈晶之上還有靈玉,但那是連修鍊都捨不得用的珍惜物。

    一天一顆上品靈晶,孟償沒正經進入修仙大世界的也知道好貴的說。

    「這,是不是——太貴?」

    杜三繆笑意加深:「不試試怎麼知道呢?那些人很要面子的,你要得少他們會覺得你看不起他們。」

    是這樣嗎?

    本著試試就試試的不抱希望的態度,孟償與那十位陣法大師一提,果真人家問都不問一句每個人都拋給他一個小袋子,打開一瞧,裡頭俱躺著十枚晶晶亮的靈晶。

    濃郁的靈力撲面而來。

    孟償拴住袋子口,十個袋子裝進錢匣子里,上鎖。

    「哎你再給我吸一口。」杜三繆不滿,這麼小氣。

    孟償按著錢匣子看他:「雖然他們給得痛快,但他們看我的眼神在說我是貪婪之徒。」

    所以是不是定價定高了?

    杜三繆冷笑一聲:「你倒是良善,想想他們是來做什麼的。」

    做什麼?反正對雲不飄不善。

    孟償立即將公平交易的一點良知拋掉,顛顛顛跑回去通知:「超過十日還滯留,嚴重影響其他客人對我們的忠誠度,要加錢的。」

    杜三繆:做得對。

    孟償卻是背後冒冷汗:「我覺得他們想殺我。」

    他們不殺凡人,可他不是凡人。

    杜三繆:「你怕什麼,卿未衍在呢。」

    卿未衍就能得清凈嗎?他才是最忙的一個。

    因為雲不飄去冥府,氿泉里留著她一道魂呢。

    自從第一次出氿泉去幽冥,雲不飄分裂出另一個自己坐鎮后,之後每次離開自動分化,她消失,另一個留在坑底,她一回來,另一個自動融合進她身體。

    就是這樣方便。

    留下的這個安安靜靜在坑底睡覺。

    陣法團來氿泉不就是研究雲不飄研究大陣的嗎?雲不飄不在,大陣在啊,何況不是有個分身在嗎,不影響他們研究。

    卿未衍能讓他們隨便切片?當然要阻攔。

    吵了起來。

    「未衍上仙,過去與那魔女鬥爭,你表現一向良好,不失我名門正派的風範,怎麼如今又站到她那一邊?」說話的人痛心疾首:「未衍上仙,求仙大道容不得一步錯誤,一步錯步步錯,你有光明前途,為何執著於一個人人得而誅之的女魔頭呢?」

    有人義正言辭:「若你臨陣倒戈,怕是要被天下討伐,你太元門也要被天下人恥笑。」

    有人端的為他著想:「情之一字,委實害人。未衍上仙,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啊。」

    還有人疾言厲色:「若未衍上仙一意孤行,別怪我等聯合三族討伐之。」

    呵。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