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零三章 憨憨公主(加更求月票,謝大家的支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零三章 憨憨公主(加更求月票,謝大家的支持)字體大小: A+
     

    苗縣令猛的住腳,臉上扭曲出幾分古怪的笑意。

    對啊,要想碾壓各國學術團,大央文采從來高人一等,但!跟眾學子比來比去相比,還有一條更碾壓絕殺之路啊——女子才藝!

    不說什麼琴棋書畫,咱就比認字!哪個敢說他們國家像氿泉這般三歲女兒拿出來都認識幾十上百字的?還會背詩呢。

    等等!

    便是女子學的琴棋書畫——不信他們學術交流團帶女子來。

    那麼——有很大打臉空間吶。

    熱血沸騰。

    苗縣令急切:「知道縣主什麼時候回來?」

    加,加課,在腕錶上加課!

    問芳果斷:「不知。」看他一眼,小小鄙夷,別什麼事都找我家姑娘,一群大男人力氣沒比女子高了,這智商就跟著跌了?

    看懂眼神的苗縣令訕訕:「問芳姑娘,我有急事,就不留下品茗了,那蓮心茶,幫我包上兩包,多少錢?」

    問芳笑笑:「自家採的蓮子,不值當幾個錢,就當我家姑娘請你。」

    別以為我沒看見你捏錢袋子,癟癟的怕是沒幾個銅板吧。

    苗縣令厚顏:「多謝。」

    他也沒辦法呀,夫人歡快的回京了,帶不上他,卻沒忘了帶上銀子。家裡角角落落都摳遍了,一張銀票都沒找出來,唯有的銀子銅板,他得省吃儉用。

    真是,不是不明白婦人的小心思,無非是什麼男人有錢就變壞,但,他有那個變壞的時間?把他餓死了,她歡喜做寡婦嗎?

    等等——這幾日跑作坊時聽到的民聲——當真有合離后的婦人宣揚不再嫁一個人過輕省自在!

    天啦,他發現一個很不好的苗頭啊!

    快去找王爺。

    「啊,問芳姑娘,咱們加個號,你們姑娘一回來,勞煩你立即通知我,不管白天還是黑夜,我都馬上趕過來。拜託。」

    問芳大大方方和他加了號,看著他夾著兩袋茶葉匆匆小跑離去。

    「大家可真忙啊。」她感慨。

    沒錯,她可真忙,瞎忙。透明旁觀的卿未衍如此想。

    那邊羅金看著一臉賴皮笑的雲不飄也是無語。

    瞎貓碰上死耗子,卿未衍還真給雲不飄找著了上次的城主府。城主一看,雲不飄又要來?這次一定要拿喬。可這回送進來的拜帖不對啊,怎麼是個活人的?還是個稀罕的上仙。這便不是自家親戚走動了,這是外交啊。

    搞不懂怎麼突然親戚變外交,短短几天那丫頭就嫁出去了?

    讓羅金出來看情況。

    羅金想先隔著路口問一問的,誰想對面忽的鑽過來,還順手把路口給抹上了。

    嘿。這事兒辦得。

    就聽人道:「大哥,別來無恙,走,咱去買房子。」

    愣是讓前世皇帝的心腹如今城主的紅人傻在當地,一下子反應不來。

    為逃命,雲不飄再次情商上線,兩口大箱子放出來:「大哥,給你帶的貨,我親自送來了。」

    迷人的香氣鑽出來,羅金抽抽鼻子,對面前這人沒了轍兒。

    來都來了,總不能再轟出去。

    只得收了禮,暗含希冀的問:「你只是來送這個的吧?」

    雲不飄點頭:「順手買個房。」

    羅金一哽。

    她拿出一對象牙雕花卉的細長瓶:「大哥,這個,能換一套房嗎?」

    羅金頭疼,東西是好東西,能入城主眼,但——

    「飄飄公主,上次我不是跟你說了嘛,沒有長住這回事,還買房,不可能的。城主不會批。」

    於是雲不飄道:「這對瓶子送城主怎樣?」

    「...」

    雲不飄再拿一對獸耳夜光瓶:「加上這個?」

    「...」

    再來一對寶光閃閃的鳳尾瓶:「夠不夠賄賂?」

    羅金哎喲哎喲,幹嘛說的這麼直白,他覷雲不飄神色,大約心裡有了數。

    「飄飄公主,你知道這些物件和平常的不一樣吧?」

    雲不飄便道:「知道呀,這不是凡人用得起的。」

    羅金無語,這位真不知道。

    「何止凡人用不起,這東西,便是五族,便是你們——幽境的人,都用不上,只有我們冥境才用得。」

    雲不飄驚訝:「為什麼?」

    「香火,只有冥境能吸收。這些,便是香火極濃的寶貝啊。我看看,你看這瓶子底上的印。」

    雲不飄去看,羅金手裡瓶子放倒,露出平滑底部上一個似乎是圖騰的細紋刻,龍形。

    「看到了吧,這是皇室的印記,這東西,是祭祀之物,享了不知多少年的一國之供奉,這香火濃得喲。」

    又拿一個,翻過來沒找到,正過來,示意她看瓶子內壁:「這記號,應該是傳世大家族的,這味道,醇厚又清正,嘖,余香不斷,這是從人家祠堂里偷的?」

    雲不飄甩鍋:「別人送我的,我可不知道來路。」

    「嘖嘖,家大業大,少不了蠹蟲。」羅金感嘆。

    雲不飄好奇問:「香火,能做什麼用?」

    羅金看著她,笑開:「飄飄公主你可真是,這都不知道還敢往咱冥境來,你可真是膽大。」

    雲不飄跟著笑:「我來我叔家我怕什麼。」

    羅金:「...」

    他道:「香火,你就當你們修鍊用的靈力吧。你們修鍊的是靈力,我們呢,也有,但也能用香火代替,實際上,我們更喜歡香火,這東西啊,暖和。」

    他想想道:「和佛門說的信力有些像。你讓我講個透徹我也講不來,就這樣理解吧。」

    雲不飄點點頭:「哦,一種區別於靈力的能量。」

    能量?

    羅金笑笑:「你看,你說這話我也不明白,反正啊,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咱心裡明白就行。飄飄公主,這些東西啊,你先收起來,你親自給城主看,你的要求呢,也親自給城主說,我呀,做不了主。」

    雲不飄老老實實收瓶子,瞥見羅金臉上心疼的模樣,轉手將那對象牙雕的給他。

    「大哥拿著,我還有很多。」

    很多,這憨憨公主說很多就是很多,那,城主應該很開心吧。

    老子開心個屁!

    糟心的城主坐在高高王座上,看著下頭面無表情,眼底沉沉眸色流淌。

    下頭雲不飄乖乖站好一臉討好。

    這是示威!欺人太甚!

    區區一個小公主,敢拿錢砸他,豈有此理!

    可東西都是好東西啊,他也搜刮不來的好東西啊...

    這是洗劫了人間各大宗祠嗎?

    心好累...心好窮...

    要面子,不答應,可他的寶貝啊。

    不要面子,答應,可...大不了拿寶貝把臉面掙回來!

    心中主意下定,城主慣例矜持一下。

    「這個,事情很難辦呀,畢竟,你不是冥境的人——」

    「叔,我是你親大侄女,直系、近親,誰說我不是冥境的人我找他理論去。」雲不飄擼袖子叉腰:「叔,你該不是怕冥主那老傢伙吧?」

    城主:我特么才開個頭!還有,你見縫插針的挑撥冥主和冥境的關係是何居心?

    「誒,不對啊。」雲不飄回過味來:「為什麼幽境的頭頭叫冥主?那冥境的頭頭叫什麼?該不會叫——幽主吧?哇——我猜對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