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零二章 窮酸與壕富(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二百零二章 窮酸與壕富(二更)字體大小: A+
     

    「我不在的日子,你照顧好大家,我的員工,我便宜哥哥,暗妖橙七,我的好朋友們,還有我認識的人,還有我不認識的這一城的人。」

    你直接說全城的人和非人不就得了?

    當然得說明白。

    「還有我素未謀面的皇伯伯、便宜父親、沒過門的便宜嫂子、去幫我未來嫂子解決問題的天師,哦,對了,你還得盯著他們的差事,一定不能讓那兔子精傷害到我便宜大嫂——」

    至於什麼兔子精的事,他自己去查吧。

    「你要是不照顧好他們,我就跟墨傾城說,沒有能力的男人就跟不——」

    「舉」發出半個音,預感不好的卿未衍立即封了她的嘴,心驚肉跳。

    「你是女孩子!」

    雲不飄瞟他,瞟得恍然大悟,用眼神說:被我說中了?

    我——口吐芬芳!

    卿未衍磨著牙:「你放心的去吧,只要你不出幽冥,他們還沒那個本事打到幽冥去。」

    已經猜到她的打算。

    雲不飄憂傷:「就怕冥主那老東西出賣我。」

    等等!

    幽冥也不全是冥主的地盤啊,多的是人不聽冥主的使喚。比如,敵人,再比如——冥境!

    對啊,她不是只能去無端殿,她跟城主叔說過,再去拜訪的。

    雖然才沒過幾天,但這麼可愛的自己,他們一定喜歡並想念吧!

    一把抓住卿未衍袖子,伸出手,手心朝上:「上次我去冥境,我家頭兒準備的香餅,還有一對瓶子,很受歡迎。」

    意思,你明白吧?

    卿未衍默默運氣,半天,問她一句:「你知道嗎,你是我遇見的最厚臉皮的人。」

    他涵養好,可他再忍不住了!

    雲不飄驚訝:「那你還真是見識少。」

    別的不說,她這臉皮,別說末世研究所外了,同隊伍里她都是最矜持的那個。搶項目,奪資源,盜數據,某些時候,大家拼的就是誰更沒節操。

    臉皮,誰不認識誰啊,算個屁。

    卿未衍:「...」

    只能去準備。

    不得不說,卿未衍比魅無端有錢太多,一樣的香餅子,一出手便是十大箱。成雙的瓶子,龍鳳、虎狼、燕雀、游魚等,天上飛水裡游地上跑,或古樸或精美,堆成一座小山。

    窮飄飄看得眼裡心裡一起酸。

    越來越深刻認識到自家無端殿是多窮。

    突然:「啊,我的會仙樓只收金子,是不是被他們沾了我便宜?」

    卿未衍看她一眼,挪開目光,你才反應來。

    好嘔。

    她傳話給孟償:「給我改價,會仙樓,一人半個時辰收取一顆靈石,點心茶水你看著定價吧。」

    孟償迴音:「哪門子的心血來潮,靈石收了你也沒用。」

    「總比金子更值錢。」

    孟償:「其實不好換,你發靈石當工資其實對他們就是石頭。」

    雲不飄:「...你想法子,總之,我要他們割肉。」

    哦,這樣說他就懂了嘛。

    「行,交給我。」

    這是又被欺負了吧?

    吸吸鼻子,雲不飄感覺自己吸入的空氣都是窮酸窮酸的。

    「頭兒不在,我不知道怎麼去冥境,上次他投了拜帖,我沒有,你來。」

    卿未衍:...我是你爹嗎?!

    罷了,送佛送到西。

    但能送到哪個西,就說不好了。

    雲不飄也不知道她城主叔姓誰名誰啊,能說出長什麼樣,可卿未衍不知道哪個長哪個樣啊。

    看運氣吧。

    一點靈光從他指縫逼出,在雲不飄手上點了點,卿未衍無聲念訣,手指結印,一個拳頭大的黑洞從空氣中打開,靈光化為流螢鑽了進去。

    「等吧。」

    兩人枯等。

    「咳,那個,你說的陣法師,什麼時候來呀?」

    雲不飄忽然想到,萬一一年兩年才來呢?她豈不是被他坑了?

    卿未衍蔑視她一眼,看得她又要炸毛。

    「因為商未明和魅無端都不在,他們才抓著空子要來。哦,對了,忘了告訴你,為了讓護著你的人遲些到,他們做了手腳。」

    雲不飄炸開:「刺殺會長和我家頭兒?」

    「可能吧,總之會絆住他們的腳。以他們兩人的聰明才智,不會不覺察到蹊蹺,應該會立即返回,但肯定會有變故意外發生。」

    雲不飄磨牙:「卑鄙。」

    疑惑:「你應該樂見其成吧?他們來研究我,無非是將墨傾城和我剝離,你不想?」

    卿未衍冷笑:「你真天真。分開你和她,我當然樂意。只是要看什麼手段,如果他們要將你變成傀儡通過你控制傾城——」

    給你個自行體會的眼神。

    嗖嗖的小陰風往雲不飄脖子里灌。

    「不會吧,你們不是自詡正義人士?」

    卿未衍自嘲扯了扯嘴角:「因為你在他們眼中是邪魔。」

    什麼?!

    欺人太甚!

    她雲不飄飄飄小公主是多麼善良美好的存在!

    「我——走!」

    感受到身邊黑洞有熟悉的氣息透出,雲不飄果斷將口中芬芳咽回,不等那頭的人出聲,拎著裙子往裡鑽,向後招手。

    「一定一定幫我照顧好,不然我變鬼也不會放過你。」

    人玄幻的鑽進小洞里,洞口嗖一下合上。

    「縣主——縣主——」

    若有似無的聲音,咦,誰在叫我?

    苗縣令風一樣跑過來,急剎車,踉踉蹌蹌將那團空氣抱在懷中,抱了個寂寞。

    又沒趕上。

    「又是晚來一步。」懊惱的捶胸頓足。

    旁邊三步,卿未衍靜靜的打量他。

    苗縣令看不到他,自言自語:「又跑了,我都來不及說,完了,王爺一定會剝了我的皮。」

    問芳步子從容跟過來:「早跟你說了,縣主很忙,我們都來不及說話的,沒追上吧?」

    苗縣令嘆氣:「又去歷生死劫了?她都歷了多少次了?老天都不嫌她麻煩嗎?」

    「那誰知道呢,仙人的事情我們怎麼想得到。」問芳看他一臉苦相想笑:「大人不如坐下來喝盞茶,去年採的蓮心茶,用的正是前頭大湖裡的蓮子,比別地的蓮子別有一番風味。」

    「好吧,是要去去心火。」苗縣令跟著問芳往前走:「對了,再給我包上些,我給王爺帶些去,他也火大。」

    問芳隨口一句:「值當王爺火大,得是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沒什麼不好說。

    「都是錢鬧的。朝廷同意了外邦來大央交流文化的學術團,他們指明要住在氿泉,一住最少也要幾個月吧,這麼多人吃喝用行,既要彰顯咱們大央的大度寬容,又不能失了大央的威嚴尊貴,這裡頭全是錢。最當先的,他們來了住哪兒?要建行館。得多少錢?從戶部要,戶部尚書已經拿著繩子上朝了。」

    什麼意思?

    「誰跟他要錢他弔死在誰面前。」

    噗嗤,問芳忍不住笑起來,這些個大人,也有這樣沒正形的一面。不過,說到文化交流——

    「大人,到時不知有沒有女子的文化交流?女子也能參加男子一般的比賽嗎?比文章,比辯論?琴棋書畫總可以女子參加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