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操不完的心(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操不完的心(二更)字體大小: A+
     

    「兩個大男人呢?他們決鬥死一個也就算了,萬一求而不得要殺你呢?」

    雲不飄驚呆,是你想太多還是我想太少?

    「不、不至於吧?」

    「至於。我問你,要你選一個,只能選一個,你選哪個?」玉鵬起嚴肅,趁著那倆還未沉迷太深,早選擇早了斷。

    雲不飄抬起右手,橙七,抬起左手,暗妖,橙七還是暗妖,左手還是右手?

    「啊,好難啊,」蹲地抱頭:「兩個都要不行嗎?」

    玉鵬起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難以抉擇,就把危險扼殺在搖籃里啊,牢牢把握他們的命門啊。」

    雲不飄獃獃抬頭:「他們有什麼命門?」

    玉鵬起恨鐵不成鋼:「我哪能知道啊,我要能知道我就替你下手了,你娘那邊知不知道?」

    雲不飄認真的想,頭兒有沒有好辦法?

    忍無可忍墨傾城:夠了,你想他倆再不見你,你就作。

    這種話題,竟認真討論,腦子不長心也不長嗎?

    雲不飄一個回神,唰站起,大義凜然:「哥你太看不起我了,我,一定,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跟我!」

    轉身大步離去,心痛得無法呼吸,真沒有那樣的好法子?

    「誒誒,你啊,小姑娘就是心軟。」玉鵬起追。

    而那頭於心心迫不及待的找到老於,獻上雲不飄的「良策」。

    老於驚呆了,一口氣差點兒沒喘上來:「你真嫌咱老於家富貴太久是吧?」

    於心心撒嬌:「還不是怪你,你非讓孟維學你,還得學個十成十,爹,你是第一富、第一富!他他他,他是讀書人。」

    老於冷漠臉:「怪你爹我太能幹把你養太好咯?」

    攆她:「你還是太閑,這樣,回去給我做一份城西發展計劃書來,看那裡做什麼生意怎樣布局能讓投入翻十倍。」

    於心心不聽:「總之,你放寬要求,不然,我就去找飄飄,用邪術。」

    「嘿,你自己都知道那是邪術。還給人種蠱,你怎麼不直接找個奴才?握著他的賣身契一輩子不敢反你。」

    「那怎麼一樣。」於心心嘟嘴:「我要的是兩情相悅——」

    「真兩情相悅用不著歪門邪道。」

    這種事不可能做的,律法和良心都不讓做。

    揮手攆人:「你再胡鬧我就把孟維趕走,」見她眼睛一瞪要發飆:「不然我就把你說的這些話原汁原味告訴他,看他還敢不敢娶你。」

    「爹,你、你無賴!」於心心跺腳。

    老於老謀深算:「算你傻,送上門的把柄我不用那我不是傻?」

    「爹,我和你是敵人嗎?」

    「我和拱菜的豬是敵人。」老於叉扶粗圓的腰,器宇軒昂。

    於心心完敗,咬牙切齒:「你等著,我這就回去寫計劃書。」

    內心也是對孟維學商絕望,還不如自己來,自己可是世家,有優良的遺傳。

    「我這就走,你等著吧,明年這個時候——等等,爹,你讓我寫哪的?」

    「城西。」

    「不,不是,城西還是一片荒原,官府沒意向開發吧?」

    老於慢悠悠道:「早晚的事,你先做著。」

    「不是,官府沒個指引,我拿什麼參考?」

    老於涼涼一眼:做不了就別做呀,做不到無中生有你還從的什麼商還當什麼第一女富豪還肖想什麼娶第一美?

    於心心咬牙:算你狠,等著。

    等著就等著。

    於心心馬不停蹄回家閉關咬筆桿,老於片刻不歇的跑到末來茶樓找雲不飄。

    不是問罪,而是——

    「飄飄啊,有沒有那種一旦對哪個動了情就能情根深種一輩子的葯啊?當然當然,我說的是真的彼此喜歡的前提下,就是對這份喜歡上個保險,一輩子那種?」

    雲不飄不好意思:「都是我跟心心瞎說,你別當真。我家裡已經教育過我了,這些邪術不能用的。」

    「不不不,這怎能算邪術呢?無中生有,違背別人的真實心意,當然不行。但咱說的是,小男女彼此喜歡上了,結親了,誒,這樣,這樣可不是邪術了,這叫對新人未來一生的美好祝福,白頭到老呀。」

    雲不飄眨眨眼,哦,原來還能這樣理解。

    「這是好事呀,啊,有沒有這種葯?」

    雲不飄望天想啊想,想啊想,指出弊端:「可萬一婚後兩個人覺得不合適呢?不離嗎?」

    老於不解:「一直喜歡一直愛,怎麼會不合適呢?」

    雲不飄再想啊想,給他舉例:「萬一是個黑心白眼狼,策反了你閨女要掏光你的家產呢?」

    老於張嘴。

    「請注意,策反了心心喲,你確定你精明的商人大腦能對心心有效?你會懷疑心心?」

    老於張開的嘴慢慢合上。

    「萬一是食古不化半分本事沒有的迂腐書生,不肯接受你的救濟,非拉著心心過賣紅薯苦日子的呢?」

    老於遲疑:「孟維他看著不是那樣的人吧...」

    「現在不是,成了親心態可就不一樣了。心心現在是外人,他禮遇有加。變成自己人了,誰知道他是人是狗。再說,你知道有種人吧,對外人彬彬有禮,對自己人卻苛刻嚴厲。」

    老於點頭,這種人還不少呢,都是沒本事要面子的窩囊廢。

    雲不飄再再舉例:「若是兩個人都是戀愛腦,喜歡虐戀情深呢?天天吵架打架,打了好好了打,不正經過日子呢?」

    「萬一家暴呢?萬一不談情愛的納妾生兒子呢?萬一——」

    「停停停——」老於深呼吸再深呼吸,覺得喘不上氣,雲不飄說的這些他稍微一想就頭暈:「我說的是讓男的對女的情根深種。」

    「另外,有沒有什麼葯能讓人吃下一下就沒感情的?」

    雲不飄看著他笑:「老於,你是要操控心心的感情呀,你替她成親生子呀?」

    「...」

    老於艱難一笑:「我著相了,唉,你還不懂,父母對兒女,一輩子操不完的心。冬天怕她凍著夏天怕她冷,春秋又擔心她不高興。一輩子喲,放不了手。」

    雲不飄安慰:「心心沒想外嫁,孟維也要在氿泉安家,家庭也簡單,你能照看一輩子了。」

    老於坐在椅子里背脊挺不直,抬手捏捏兩眼之間:「求神拜佛讓她遇上個好人,還求這好人一輩子待她好。」

    「唉,上輩子的債喲,她要不想嫁我養她一輩子,她要嫁了,飛出我手心了,還怎麼保護她。」

    雲不飄目前理解不了這種情感,小孩長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後果也自己承擔,不就嫁人嘛,有什麼好怕。大不了,錯了再改。

    她道:「老於你怕什麼,孟維敢對她不好,你就帶他看你家金山,再不好,你就把金山推倒砸死他。再告上官府,說他弄倒你家金山摔壞你家金子。」

    「至於心心,江山代代美人出,遲早會移情別戀的。」

    老於:...說得我家心心薄情寡義似的,但...好像挺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