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入冥(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入冥(一更)字體大小: A+
     

    於是等雲不飄出來,他咵嚓跪過去:「救命啊,孟維,還有他兒子,兒子的兒子,都靠你了。」

    雲不飄第一反應,她是睡了五十年嗎?孟維連孫子都折騰出來了?是於心心的種嗎?

    第二反應,憑什麼靠我?難道孟維要和自己生猴子?不行!朋友妻,不可欺。

    第三反應,咦,前頭那人影不是孟婆婆嘛,沒變化呀,好吧,自己想多了。

    「起來,別人還以為我多兇惡呢。」雲不飄看眼旁邊小樓,理了理頭髮,背過身來惡狠狠瞪。

    饒是大石壓心,孟償也反應過來,天啦,木頭開花了?

    利索爬起來:「飄飄飄飄,我好著急的,我弄了只夜靈上來,在冥境押了命的,有時間期限,過了十五不還我就要把我自己的小命賠上去。若是它死了,我也要賠上我自己。它一天比一天虛弱,我我我——今天都十三了。」

    「還有孟維,這事不解決,他的子孫後代也是碌碌無為早晚斷絕的命。」

    雲不飄嚇一跳,沒心思惦記小哥哥了,拉著他進屋裡:「怎麼回事?快跟我說。」

    孟維跳進裡頭,不等坐下吧啦吧啦說。

    「我不是去查小花身上咒的事嘛,順著線索找回冥境——」

    小花?孟氏?孟小花?

    雲不飄雙手按臉上使了使勁兒,才正容道:「繼續說。」

    「用了很多法子,求了很多人,大概知道我家是被算計了,我闔族的氣運被轉移到別人家了。」

    什麼?

    這樣天方夜譚的事?

    雲不飄氣憤一拍桌子:「誰家?我找他們去。」

    「死絕了。」孟償苦笑:「偷別人的氣運,還是一族之氣運,遭天譴的,已經滅族了。」

    雲不飄:「呃,幹得漂亮。那——」

    「可那什麼移花接木的邪陣還在,我家的血脈還在被針對。」

    什麼血脈?當然是孟維和孟小花。

    雲不飄又想笑,按臉。

    「等等,不對啊,借運的人都死絕了為什麼邪陣還沒消失?我聽著你的意思,這陣不是用來借運反而是針對你家的呢?」

    「正是如此。」

    孟償苦笑:「我猜,一定是我家無意中得罪了什麼了不得的人,這是什麼深仇大恨,讓我孟家血脈人丁凋零代代不得志。」

    雲不飄:「肯定是個小心眼兒。」

    「現在,只能把那人找出來,讓那人說出邪陣的事,我請了很多人,根本找不到邪陣所在,談何破陣。」

    雲不飄道:「你究竟死了多少年頭了?陣都不爛的?」

    孟維:「...三百多年吧。」

    三百多年,對凡人很長,十幾代人。

    雲不飄計算,十幾代人,一個家族,悄默聲便消失了,被有心人算計之下。

    「唉,越有本事越可怕啊。你說吧,我要怎麼幫你?」

    「我找到一個借運家族的魂,正是當年參與此事的,藉由他找出那個幕後黑手。但這事只能通過冥府。」

    一個魂而已,普通脆弱,仙人用的手段不合適,且他跟幕後黑手基本確定沒有什麼血緣上的關係,用追溯法術也不合適,但冥府有生前記錄啊,據說能詳細到一天吃幾頓,每頓吃什麼。

    假如能借閱冥府的記錄,抽絲剝繭,應該可以找到那人吧。

    「快快快,我們去冥境,先把你的小命保住。」雲不飄不敢再晚,現在已經是十三的晚上。

    「十五那天算不算?」

    孟償狂點頭:「算算算,算到十五三更。」

    三更啊,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到五更。

    雲不飄拐去隔壁:「我帶孟償去冥府,你去不去?」

    魅無端:「我就不去了,免得打起來。喏,給你準備送禮的。」

    什麼東西?

    兩個盒子,木製,黑色,透著歲月悠悠的古樸色澤,一個大,一個小。大的能裝下百來本厚書,小的能裝幾個橙子。

    橙子,哎呀,她還沒和橙七暗妖見個面呢。

    雲不飄控訴看眼孟償。

    孟償不明所以。

    魅無端打開大的,裡頭是一塊塊手心大手指厚的餅子,像金餅,但顏色比薑黃再沉一些,沉甸甸滿滿一箱子,堆得快要溢出來。

    「這是香餅,冥境的人喜食香火之氣,你拿著這個,當銀錁子使,打發小鬼的。」

    一說銀錁子,雲不飄便明白了,合上蓋,收起。

    魅無端再打開小的,裡頭並頭躺著一對瓶,這瓶子金紅描繪,造型奇特,頭部似鳳似燕,頸部修長,肚子不大彎出優美弧線,底座漆黑,整體寶光閃閃。

    「這對瓶,賄賂正主用,不過查個事,看到這對瓶,沒哪個會不心動。」魅無端合上,交給她,細叮嚀:「你這是到跟咱家關係不好的親叔伯家串門,害你倒不至於,但給你甩臉怕是逃不過。咱大度,不跟他們斤斤計較,你是個晚輩,有什麼話不好聽的就裝聽不懂,笑笑就過了,他們還真能跟你計較不成?辦完事就回來,不要節外生枝,受了氣也先忍著,等以後咱再找回來。」

    雲不飄嚴肅點頭:「放心,我尊敬老人家。」

    孟償已經一邊感動的眼淚汪汪,為了他,雲不飄受大委屈了。

    魅無端親自送兩人到冥境入口,一道拜帖飛進去,等人提著燈籠來接,目送兩人跟進去。

    來人是個中年往上的男子,面白無須,說話細聲細氣,看著魅無端皮笑肉不笑:「大人不用擔心,咱還能吃了公主不是。」

    沒覺著多善意。

    說完,走在兩人後頭,手裡燈籠一晃,魅無端什麼也看不見了。

    嘿,老東西,當本宮主不能過去揭你的皮是不是?

    男子舉著白得瘮人的燈籠往雲不飄臉上照,依舊皮笑肉不笑。

    「小公主長得好。」

    被誇當然高興,雲不飄摸把自己臉,毫無心機笑道:「大哥你長得也好看。」

    大哥——

    燈籠歪了歪,男子一時找不到該回什麼話,話說,咱家還活著的時候,還沒進宮那啥的時候,咳,後頭進了宮那了啥,麵皮也長得一等一的好,不然被選到皇帝身邊伺候呢。

    好久沒想到活著時候的事了,這時想起來,再看雲不飄,一臉傻白甜,倒不好意思陰陽怪氣了。

    他不說,雲不飄說,她東張西望:「大哥,我頭次來,冥境就這樣黑漆漆一團嗎?大家怎麼走路啊?早知道我提個燈籠來了。」

    她有手電筒,不好拿出來。

    男子扯扯嘴角:「你帶的燈籠可沒法用,我這燈籠,裡頭燃的可是魂油,燈芯是魂繩。」

    說完,炯炯盯著雲不飄的眼,看你害不害怕,是不是真害怕。大人說了,幽境那邊人心可黑,越能耐越不是人,一宮之公主,能是什麼好人?讓他防著點。

    雲不飄沒害怕,在害怕之前想到別的。

    「用魂魄煉的?」

    男子將燈籠往自己這邊撤了撤,從下往上照,臉白如敷幾十層粉:「年輕女子的魂魄,最好聞。」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