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研究(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研究(二更)字體大小: A+
     

    兀獸,生於幽冥,居於幽冥,喜食——生氣。

    「這個秘密大概只有我一個知道,」魅無端頓了頓:「在幽冥的。」

    他說起當年的事:「最後那神秘高人警告我,若是亂說話,在我說出之前,我會自爆。給我下了禁制吧。」

    「啊,那你還告訴我。」雲不飄嚇得拉著他看上看下,緊張不已。

    魅無端心中溫暖,安撫她道:「沒事沒事,或許他是騙我的,也或許已經失效,我這不是沒事吧。我本也沒想過告訴別人,告訴你,因為你是我的傳承人,這秘密也算咱的傳家寶了,一代傳一代,老天都不能奪別人家業吧。」

    雲不飄無語:「頭兒你就亂扯。你放心,我也不會告訴別人。」

    魅無端:「兀獸不出幽冥,外人來得少,遇到的更少,因此兀獸只能吃夜遊和別的幽冥獸,應該不會有人知道這個秘密吧。我就怕啊,兀獸啊,身子橫躺下去打幾個滾一座城池都滾平了——」

    空氣一時靜默,兩人大眼瞪小眼。

    雲不飄心尖顫顫:「兀獸,出不了幽冥吧?」

    魅無端苦惱:「它沒出過,但有沒有那個能力出——」

    嘶——

    假如能出,假如有人發現這個秘密,都不要這人如何運作,只要開闢一個專門的通道,兀獸就能聞著她的味追到氿泉去。

    這混獸,可不管天罰不天罰,氿泉無數無辜性命,她不敢賭。

    「我再也不來幽冥了!」雲不飄信誓旦旦。

    魅無端:「你是公主——」

    「我不當了。你換人吧。」

    魅無端咳咳。

    雲不飄炸毛:「頭兒!」

    魅無端哎呀:「我是看重你呀,保護你啊,當初我也沒想到會有這事,總之,我已經拿我老命給你鋪了前途記檔幽冥,只要你活著,你就是無端殿唯一的公主。只要我一死,你立即榮升宮主。」

    「...我、謝、謝、你!」

    「應該的。」

    「...」

    雲不飄想哭:「我還小,我脆弱的雙肩擔不起重重的擔子呀。」

    魅無端自覺好心做壞事:「當時不是想著你有個高身份,陰陽兩道都不敢輕易動你嘛,誰知道——」他搓搓手。

    雲不飄立即道:「不怪你,是我太優秀。真是,幽冥里長出的凶獸吃什麼生氣?難道黑暗給了它生命它偏偏嚮往光明?」

    說完看著眼前山一樣的戰利品,發獃。

    魅無端不敢打擾。

    智腦,掃描。

    智腦:我掃...掃不動,皮太厚。

    雲不飄眼一閃:「頭兒,我要解剖它。」

    明白了,放著我來。

    魅無端費了老鼻子力,老腰險些斷掉,斷掉幾十根大刀斧頭,才將兀獸從頭到尾剖開兩半,扶著腰無力的擺擺手,放出一大堆皮毛墊子往裡一砸,示意雲不飄隨意,不要打擾他。

    雲不飄同情又愧疚,智腦掃描斷層,顯示這兀獸一身外皮,其堅硬程度絕不遜於末世里最高等級的變異犀牛,具體超出多少智腦也不知道,給她的結果是:很高很高很高,後頭跟著長長長長的省略號。

    不過這個世界的能量體系明顯高於末世,倒也不足為奇。

    掃描,雲不飄從這頭跑到那頭,轉過去再跑回來,來來回回的跑,舉著手腕。

    魅無端懶懶的看了眼,呼呼大睡。

    不知過去多久,被搖醒,對上雲不飄亮到詭異的眼神。

    本能一哆嗦。

    這眼神里的炙熱,能把天燒塌。

    這是怎麼了?

    雲不飄迫不及待:「頭兒,快來幫我,幫我把這塊割下來。」

    魅無端被拉著過去,看她嘴裡所說的那一塊。

    懵。

    兀獸體內主體成白灰微紅,其中縱向的一條墨綠色雖然細卻尤為的顯眼,雲不飄要的,就是這個。

    「就這深色的一條,精華所在啊,頭兒,一定要小心,不能浪費一分,也不能摻了別的一分。」雲不飄緊緊抓著他的手腕子,激動到微微顫抖:「頭兒,一定、一定、手要穩啊。」

    跟他要拆的是雷符似的。

    「什麼東西?這麼要緊?」沒問為什麼雲不飄前一刻還不知道兀獸是什麼東西這一刻就把價值功效搞清楚。

    哪個公主沒個本領了。

    雲不飄神秘兮兮:「關係到咱無端殿以後的大進項。」

    什麼?

    下意識,魅無端來了句:「我想做多少衣裳就能做多少衣裳?」

    「嗯嗯嗯,」雲不飄點頭如啄米,嗯哼哼的笑:「我要讓冥主那老傢伙都求著你。」

    什麼?!

    痴人說夢吧?

    雲不飄笑出一臉油光:「一雪前恥的機會就在眼前,頭兒,不要大意的上吧!」

    魅無端黑線,你老子我又不是四爪著地的小動物,還上,上頭了吧你。

    不過這小心眼兒的,還記恨冥主呢。做的對,哪個公主還沒個脾氣了。

    魅無端不再問,任命的拿出一柄長長的大刀來,薄薄的刀刃雪亮一片,僅僅看著就生出刀刃上的光劈過來劈在兩眼之間的錯覺。

    好刀,做細活。

    一下手,魅無端深感難辦,看著石頭一樣的內壁,抓上去卻滑溜不沾手,刀刃砍上去十下有八次被滑開。幸好它形狀細長,剖兩半的時候沒砍中它,得以完整的出現在同一半身軀上。

    魅無端苦臉。

    雲不飄在腦袋缺口那裡用瓶子灌琥珀色的液體,看到這一幕喊:「頭兒,你試試連著裡頭一層先割下來,再把不要的割下去。」

    魅無端心道,自家崽修鍊不行腦子靈活呀,唉,只能當個出謀劃策的小公主呢。

    像她說的,找到墨色開始的地方,神識控制大刀先割到後面再一層薄薄的肉,順著感覺往下滑,果然好割很多。

    長長的一帶墨色,其實並不多,只佔了兀獸體長的五分之一左右,從脖子稍微下一些的地方,割了不到百米長,寬五米,厚度大約三米的一塊。

    精華啊。

    割出來平鋪,魅無端換了胳膊長的細刀,一條一條的刮。

    忽然想到什麼:「上頭該過年了,不然我先送你回去。」

    雲研究員表示任何節日都不能和重要的研究項目比,堅決搖頭。

    「你不想橙七和暗妖?」魅無端取笑問道。

    雲不飄想也不想:「研究出結果再說。」

    魅無端:「...你不怕他們跑了?」

    一入研究莫得感情的雲研究員頭也不抬:「無所謂。」

    魅無端:「...」

    愁。崽子喜歡上人,愁。不喜歡人,更愁。

    墨傾城:「...」

    果然是個要麼濫情要麼無情的渣。

    雲不飄孜孜不倦的進行著暗無天日的鑽研,氿泉城裡火紅一片正式過年。

    老闆不在,員工也要熱熱鬧鬧過個大年。

    洒掃,採買,布置,各種年食,忙得不可開交。

    茶樓人少,可學院人多呀,那麼多孩子,單給她們做過年的新衣裳,學院的員工已經忙不過來,更不用說別的大宗和零零碎碎的小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