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開戰(加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末世來的桃花仙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開戰(加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魅無端以實際行動告訴她,幽冥,沒有真正的友誼。

    前一秒,派人去下戰書,下一秒,魅無端給她配裝備,輕便防禦力又高的鎧甲,不能引人注意外頭再罩一層普通的。各種護身的法寶貼身藏,還有傷害大挪移,足足三道。

    魅無端好可惜:「咱是在幽冥,若是在陽界,我可以把你受到的傷害轉到卿未衍身上去。」

    雲不飄伸著胳膊翻白眼:「人家可願意。」

    「他有什麼不願意,人家保護的是墨傾城。」魅無端:「可惜了,要他倆是夜遊,你老子我有十分把握把他倆利用得透透的。」

    一直旁觀的墨傾城:「...」

    雲不飄摸了個蘋果啃:「頭兒,分開我和墨傾城才是終極保命大法。你有頭緒沒?」

    魅無端愁:「沒,除非時光倒流,乾脆把她殺死在娘胎里。」

    墨傾城:為什麼是殺我?

    下一秒,雲不飄:「對,紅顏薄命,她太漂亮了,命得多薄。」

    墨傾城:原來我毀在一張臉上?

    魅無端給她裝備好,兩手一擠,擠住她的臉,雲不飄費力咽下蘋果。

    「像你這樣就很好,又漂亮又可愛,一看就有福氣。」

    雲不飄:...我胖了?

    魅無端左右端詳,轉過身掏啊掏,掏半天,掏出一套繁瑣的大衣裳來,那種鋪開佔滿半間屋的,比量半天,點點頭,手指一捏,穿針引線。

    雲不飄下巴要掉:「頭兒,你幹嘛?」

    魅無端:「給你穿,咱們去叫戰,你要擺出公主的威儀來。」

    雲不飄咕嘟一口,黑紅濃烈的大衣裳:「頭兒,這是你的吧?」

    「嗯,早年置辦的,太花哨,沒穿幾次,正好改給你。」

    「...咱家好窮啊。」雲不飄憂傷,別人家妹妹穿姐姐的,或者女兒穿娘的,她家,女兒穿爹的!

    窮,窮到地底了。

    魅無端小尷尬:「這不是時間來不及嘛,好料子難尋,先湊合湊合,過後我再給你做新的。」看她一眼:「這顏色是濃了些,不過有氣勢啊。以後給你做粉紅的,小姑娘穿得粉粉嫩嫩最好看。」

    雲不飄嗯嗯點頭:「橙七說用卿未衍種的花給我染布做衣裳呢,現在還沒做出來。」

    「嗯,橙七那小子上道,就是心眼太多。你喜歡他沒關係,說說笑笑玩玩樂樂,可不能像墨傾城那個死心眼,一顆真心送出去,最後還送人頭不算,傻啦吧唧還給祝福。長點兒心眼。」

    墨傾城:...

    雲不飄點著頭:「我知道的,頭兒,我再喜歡橙七暗妖他們也重不過你去。」

    頓時,老父親笑得眼角皺紋都出來,閨女沒白養。

    公主裝一套,雲不飄覺得怕不是有幾十斤,瞧鏡里的人,美滋滋,公主風華,聞風喪膽呀。

    有那麼一絲禍亂天下的意思了。

    豪華大車,幽冥龍獸拉行,魅無端大手一揮。

    「出發——」

    浩浩蕩蕩——說不上多的軍隊,帶著浩浩蕩蕩的氣勢急行軍,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原本便不生草。

    雲不飄坐在車輦上往下張望,漸漸看到下頭有山有地有河流,就是沒有綠色。

    順手把蘋果核扔了下去。

    她可不是亂扔垃圾,她扔下的,是綠的希望。

    魅無端知道她有木系的「法術」,道:「沒用的,曬不到光,長不出來。下頭也沒有土,扎不了根。」

    雲不飄發愁:「就這景,免費也沒人來旅遊。頭兒,幽冥就沒哪裡好看嗎?」

    「幽境有幾處秘境還行,冥境里有花,彼岸花大片大片的,還有些別的,雖然少,也算多姿多彩了。對了,冥境有時候彼岸花泛濫,會請專人剷除。剷除彼岸花挺費勁的,你有沒有興趣?我讓人弄些來,看能不能在無端殿種活。」

    雲不飄詫異:「彼岸花不稀罕嗎?」

    「稀罕什麼呀,對咱們沒什麼用處,那玩意兒地上光禿禿一根桿,底下的根龐大錯綜,不拔乾淨閃下一角,又能長出一大片來。你要不要?」

    雲不飄:「要。就要根,只要根活不怕長不出來。彼岸花可以種的話,那我能不能——」嫁接呢?

    接下來的時間,雲不飄陷入思索。

    魅無端看看沒了聲響的人,笑笑,這種專註的小樣子,曾經他是多麼喜歡。

    第一次見到雲不飄,那雙黑亮的大眼睛轉來轉去,全然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像極了當年他抱過襁褓里的——

    魅無端搖搖頭,嘴裡發苦,默道,這是老天對自己的補償,這一次,自己一定會守護好。

    一直到得辟渾殿,雲不飄才被叫醒,一臉茫然的左顧右盼:「啊,這就是辟渾殿?看著比咱家有錢。」

    魅無端沉默一瞬:「你放心,哪個幽冥殿都比咱家有錢,就是你炸了的懸花殿,碎片掃掃也是一大筆錢。」

    雲不飄:...很驕傲嗎?

    魅無端站在車輦上,與一個高大偉岸的男人遙遙相對,霸氣痞氣狂放:「不需要解釋,是男人就打。」

    沙辟渾苦笑,慢慢飛過來,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停下;「那個徒弟,我已經殺了。」

    什麼?!

    爺倆兒同款瞪大眼,被驚到的貓似的。

    沙辟渾忍不住一笑,苦惱道:「我是有結親之意——」

    「等等!不需要解釋,打一仗再說。」

    沙辟渾定定看他一陣,痛快點頭:「好。」

    目光一偏,落在雲不飄身上,怎麼說呢,小奶貓披上虎皮眼睛瞪再大那也是小奶貓。

    悻悻,這還是個小崽子吧,若是自己早先見上一面,大概是起不了結親的意思。

    太小,太...稚嫩。

    娶回來也得先養著,養孩子,太麻煩了。

    既然他非得要打,那就打,男人嘛,哪有不打架的,等打完了再說。

    於是,兩大幽冥殿就這樣浩浩蕩蕩開赴戰場,陣營分明,鼓聲震天,殺了起來。

    廝殺一開始,魅無端一拍座下,立時四面牆壁外加一個頂升起來,合上。

    他高聲點了兩個人:「你們保護公主。」

    小房子里,端坐的雲不飄已經換成一具以假亂真的傀儡。

    真的雲不飄以一副普通兵丁的形象出現在車后,頭部護甲把臉擋的嚴嚴實實,只露一雙眼睛。

    魅無端傳音:「安排好了,你帶他們一百人去撿漏,遇到危險趕緊跑。」

    雲不飄覺得自己被小看:「卿未衍給了我雷符的。頭兒,不然我掉頭回辟渾殿,炸他個出其不意。」

    老腰一閃,魅無端磨牙:「咱跟辟渾殿沒到那地步。一用雷符不就暴露了你?不到萬不得已不能用。」

    雲不飄失望:「那我還有什麼手段?」

    「你會割俘虜的頭就行,快去快去。」

    雲不飄嘆氣:「走吧,找品階最低的去。」

    手下們:對,最低,小公主的安全第一位。

    一行人悄無聲息的從後頭溜出戰場,雲不飄左右一望,憑直覺選定一個安全的方向。

    「走這邊。」

    大家都聽她的。

    直覺可真准,飛了半天一隻敵人都沒遇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